νPǒ18.cǒм 098、变态大魔王

经纪人守则(NPH) 作者:隔壁王麻子

νPǒ18.cǒм 098、变态大魔王

      面对着哭哭啼啼的宋雪柔,洛笑笑可谓是拿出了自己这辈子最大的耐心,循循善诱,才勉强从她嘴里问出了一些信息。
    秦京墨那些所谓的训练根本就只是sm的调教,他甚至都没告诉过宋雪柔,潜伏到秦瑞霄身边是要做些什么。
    而那个秦瑞霄,则更是一点都没有辜负洛笑笑对他的印象,在带走宋雪柔的当天晚上,他就在宋雪柔的身体里装了一个微型的电击器,他甚至还命令自己的手下当他的面调教宋雪柔。
    今天堂本静说她被绳子绑住了的话,其实是真的,那宽大和服之下的身体布满了青紫色的淤痕,红色的编织绳甚至都已经陷入了皮肉。
    洛笑笑大概掏空脑袋,也没法猜到她到底受到了什么样的虐待。
    和秦家这两个变态比起来,她身边的这些男人简直都成了小天使,卓冉那些play的水平,根本都不配给秦瑞霄提鞋。
    “洛姐,之前那些事情都是我不对,我现在知道错了,这次您能不能救救我?求求你了……”
    宋雪柔抽光了最后一张纸巾,满脸泪痕的伸出手想要拉住洛笑笑,但本能的排斥还是让她自觉的往后缩回了胳膊。
    感觉到洛笑笑的态度,宋雪柔的哭声变得更加哀怨,硬是拿出了一副你不点头我不休的派头。
    洛笑笑无奈的蹙起了眉头,抬手打断了她的啼哭。
    “首先你是腾飞旗下的艺人,这些也是你和自己的老板谈好的,如果我强行介入,那你现在得到的东西可都会被秦京墨收回去的。”
    瞧着眼前的宋雪柔逐渐露出纠结的神情,洛笑笑不由感叹的摇了摇头,或许这就是秦京墨选择她的原因吧,能把利益看的比自己的命更重要,也算是她的一个优点。
    “但是……你们拍完之后不就可以回国了吗?”宋雪柔抬眸望向洛笑笑,“到时候把我一起带回去,应该也可以吧?”
    “可秦京墨并没有说过你可以回去吧?跟我们走的话,你就要放弃现在拥有的一切了。”
    宋雪柔皱着眉头,视线渐渐低垂了下来,比起被秦家兄弟当成狗一样的折磨,她似乎更害怕失去秦京墨给她的光环。
    作为圈内的万年绿叶,现在能有成为腾飞一姐的机会,的确很难放弃吧。
    洛笑笑注视着她眼神中变化的情绪,忽然觉得自己好像成了秦京墨的帮凶,她轻咳一声,放软了语气道:“还有一周的时间,你可以慢慢考虑。”
    宋雪柔忙不迭的点着头,还没来得及说出一句谢谢,和室的障子门就被人从外推了开来。
    洛笑笑和宋雪柔连忙站起身,就瞧着几个全身素黑的男子进到屋内,利落的分站到两侧,躬身将秦瑞霄迎了进来。
    他还是穿着跟之前同样款式的西装,不过领间的扣子被松散的解开了几颗,从洛笑笑的身高隐约能瞧见他凸起的喉结和分明的锁骨线条。
    “拍完戏为什么没有回房间?”他眉眼低垂,望着宋雪柔。
    “我……我……”宋雪柔结结巴巴的看向对面的洛笑笑,似乎是在求救。~
    感受到身边投递来的视线,洛笑笑无奈的抿了抿唇,刚准备开口,就听到宋雪柔忽然惊叫一声瘫坐到了地上。
    “不要……啊……唔,我知道错了……”她双腿抽搐的弓起了身子,脸上的潮红几乎说明了一切。
    秦瑞霄面无表情的瞧着爬到自己脚边的女人,随手将遥控器丢给了身后的保镖,“带她回去玩吧,留一口气就行。”
    等到那些黑衣男子带着宋雪柔离开了房间,洛笑笑还没能完全从惊愕中反应过来。
    知道一个人变态,和亲眼见证一个人的变态,果然还是有所不同的。
    “不用惊讶,这种不听话的奴隶是要调教的,不介意我抽烟吧?”
    秦瑞霄从口袋里掏出了金属的烟盒,象征性的询问了一下,就自顾自的划燃火柴点着了烟卷。
    “听说,是你救了我弟弟?”他吐出烟雾,缓步走到了洛笑笑的面前,“真没想到你私底下和他关系那么好”
    即使面前的人摆出一副聊家常的姿态,洛笑笑身上的鸡皮疙瘩还是本能的立了起来。
    她咽了口唾沫,强扯着笑意回道:“只是他当时正好在我面前而已,换作其他人我也会那么做的……”
    为了增加这些话的真实性,洛笑笑还企图抬眸通过视线传递诚意。
    可谁成想,她刚一对上秦瑞霄的眼睛,脊梁骨就窜入了一阵凉意,浑身上下的血液都随之停滞了下来。
    “是吗?”秦瑞霄将夹着烟卷的手放到了身侧,侧着脑袋一寸寸的审视着她的瞳孔。
    静到甚至能听见心跳声的氛围,让洛笑笑不禁屏住了呼吸。
    男人盯了她半晌,才轻笑着调侃,“原本我还想备份大礼好好谢谢你的,现在看来,好像不用了。”
    “的确不用,我只是做了个应该做的,与人为善嘛。”洛笑笑客套的回应着,内心不由松了口气。
    秦瑞霄却轻挑着眼眉,用带着笑意的表情低声道:“但,你听过好人没好报吗?”
    再次被扼住呼吸的洛笑笑猛地抬眸望向他,只见男人半眯着眸子,一脸玩味的勾起了嘴角。
    “就当是我帮卫鸿教你的一课吧,不要随便做好人。”
    这听起更像是威胁吧,洛笑笑蹙着眉头,一时有些抓不准他话里的意思。
    秦瑞霄是听到她和宋雪柔刚刚的谈话了?还是秦京墨的那些事情他都知道了?这个好人是指她救了秦京墨,还是要帮宋雪柔呢?
    洛笑笑左思右想,脑袋里都搅成了一团浆糊也没能参透男人话里的深意,只得一言不发的点了点头,傻傻着陪笑。
    秦瑞霄瞧着她的反应,脸上的笑容明显有所收敛,眸中涌动的暗流似乎是在审视着她。
    又是半晌,他看腻了洛笑笑脸上那套程式化的笑容,撇开视线转身走向了门口,外头等候的人听到声音,忙为他拉开了障子门。
    秦瑞霄迈步走到门外,回头再一次对上了她的视线,这回,他眸中的冷漠已经跃然而出。
    如此明显的转变,就像是,一个孩子忽然发现手里的玩具可能不那么好玩了。
    等人走远之后,洛笑笑长出一口气,捂着狂跳不止的心脏,转眸思索了起来。
    他很明显不知道卫鸿和秦京墨私下已经达成了联盟,这句不要做好人,无论是指谁,最终肯定都是警告她不要亲近秦京墨,影响他的布局。
    洛笑笑咬住了下唇,开始将从宋雪柔那儿得来的消息和已知的部分串在一起。
    直至今天为止,秦家两兄弟都没有真正的碰过她,那么这个所谓的诱饵根本就只是博弈中的烟雾蛋而已。
    弟弟知道哥哥喜欢抢东西的癖好,刚好加以利用,而哥哥也知道弟弟是故意把人送给自己的,所以借机反馈一个被迷惑的假象。
    他们根本谁也没打算依靠宋雪柔做什么大事,他们只是在试探,对方是否还是自己从前所了解的那样。
    洛笑笑轻啧了一声,同为女人,看着宋雪柔为这种事受到凌辱,她多少还是觉得有些同情的,如果到时候宋雪柔愿意的话,洛笑笑还是希望能带走她的。
    不过,接下来的局势还是很迷茫啊,崇明说过宋雪柔失败之后就会让她去顶替,那现在的情况算什么呢?
    洛笑笑无奈的叹了口气,无论算什么都好,至少现在她有点看懂秦瑞霄的性格了。
    他喜欢聪明人,对于那些表面精明实则草包的类型应该特别厌恶,这段时间只要多营造这种形象,应该就能跟他拉开距离。
    到时候,就算崇明想把她送出去,秦瑞霄也不会想要,等她坐上飞机一回国,这里的破事就跟她一毛钱关系都没有了。
    洛笑笑满意的点了点头,内心不由赞赏起自己的机智。
    ———王麻子小剧场———請収鑶泍詀:んǎíτǎɡωеχце.coм
    卓:你看,现在知道我的好了吧。
    牧:笑笑的意思,应该是说你既不如普通人正常,又不如大魔王变态吧?
    卓:你闭嘴,宝贝儿就是想我了,其他的我不听我不听我不听……
    卫:诶?你和小东西多久没睡了?她怎么忽然想起你了?
    许:二十章以前的事了吧,姐姐没空想他,就是拿出来对比一下变态程度。
    卓:你们是魔鬼吗?
    --

νPǒ18.cǒм 098、变态大魔王

- 新御宅屋 https://www.windows89.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