νPǒ18.cǒм 097、心墙的裂痕

经纪人守则(NPH) 作者:隔壁王麻子

νPǒ18.cǒм 097、心墙的裂痕

      凌晨,睡梦中的洛笑笑被怀中的一阵骚动吵醒,她皱着眉刚准备揉一揉眼睛,却发现牧远不知何时已经悄悄睡到她的身边,握住了她的手。
    还没等她出声叫醒面前的男人,如树懒般紧紧贴在她怀里的许凯便在梦中低声喃咛起来。
    “姐姐……”他皱着眉头,额上满是因噩梦纠缠而惊出的汗,“危险……唔……”
    是又梦到遇袭的事情了吗?看来那天晚上他真的是吓坏了。
    洛笑笑怜爱的伸手抚摸着他的头发,内心似乎也在这几句梦话中渐渐柔软了起来。
    “洛笑笑?”
    带着一丝发颤的声音,让洛笑笑抬起了头,房间内留有的夜灯,将牧远瞳孔中的急迫与惊慌照的一清二楚,他似乎也是刚被许凯的动静吵醒了。
    “他……”
    还没等洛笑笑把话说完,躺在被褥上的男人就忽然单手撑地,俯身吻上了她的唇。
    这一吻,没有情欲,更多的是失而复得的喜悦和小心翼翼的珍视。
    “谢谢你安全回来。”
    牧远抵着她的额头,分开了两人的唇瓣,气息的舒缓,让洛笑笑能明显感觉到他的放松。
    “你也做噩梦了?”如果不是因为这个原因,洛笑笑真的没法解释他突然的温柔。
    男人没有说话,脸上的表情像是刚反应过来这不是梦境似的,一下坐起了身子,皱着眉看向了窝在洛笑笑怀里的许凯。
    “有他在,你会睡不好嘛?要不要我带他睡?”
    洛笑笑抿抿唇,表情有些奥妙,这话听起来怎么像是丈夫要帮妻子带孩子……
    见她半晌没有说话,牧远也就没有再提,利落的起身回了自己的床褥,盖上被子翻身背对着洛笑笑,很快又传来了刻意的呼吸声。
    洛笑笑盯着他的背影,心中莫名产生了一丝触动。
    或许是她从来没有正视过牧远的感情,她对于这个男人认知,只停留在如何驱动他工作上,渐渐也就忘了他的经历,忘了他也有柔软的一面。
    是因为自己太冷血了吗?
    洛笑笑低头瞧着怀中安静下来的许凯,第一次开始思考自己与这些男人之间的关系。
    因为觉得大家迟早会分开,所以她从来没有想过,要将这些人归入自己的余生。
    不做多余的期待,是她一直奉行的原则。
    可是最近经历过那么多事情后,她内心的高墙似乎开始被撼动了。
    无论是卫鸿的执着、苏锦城的失控、牧远的告白,还是许凯的依赖,都在一步步破坏着她围建起的壁垒,试图让那颗千疮百孔的心再次相信爱的存在。
    随着太阳的升起,剧组的工作人员紧锣密鼓的开始安排拍摄的进程。
    原本还差一个月才拍完的戏份,被压缩在了短短的七天内,同一场景能拍摄的画面被排到了极限,在场的所有人,仿佛都成了连轴转的陀螺,一刻也不敢停歇。
    庭院正中的松柏树下,牧远的戏份才刚拍完,工作人员就开始重新打光布景,利落的安排起另一位演员的戏份。
    “喝口水吧,”洛笑笑上前将保温杯递给他,“照这种拍摄状态过一周,不知道要休息多久才能缓回来。”
    牧远没有说话,只静静的喝了一口水,就伸手拿过剧本看起了下一幕的台词。
    这种随时都要入戏的拍摄环境,似乎已经将牧远从之前的电影设定中逼了出来,现在的他,偶尔还真能看出那么点大师的超脱和高深。
    洛笑笑耸了耸肩,回身走向了休息区,坐在那儿的许凯也正用心的捧着剧本,磨合着那些拗口的词汇。
    比起一早就接触过c国语言的牧远,许凯这种才学了没几天的人,在台词上要付出的努力难免会多一些。
    “加油,”洛笑笑上前揉了揉他的脑袋,“还有两场戏就到你了。”
    “姐姐!”被打断的许凯撒娇的瞪了她一眼,低头继续看剧本的同时,却又偷偷的用宽大的袖子遮掩着,牵住了洛笑笑的手。
    为不影响他此刻背台词的心情,洛笑笑也只好由着他,搬了个凳子老老实实的坐在了边上。
    “Cut!”
    随着堂本静喊出第四次NG,四周的目光都汇聚到了松柏树下。
    一脸难堪的宋雪柔绞着手指,怯生生的窥探着众人,像极了一只受惊的小白兔。
    她这副模样若换到别的时候,一定能惹来不少监制、导演的怜爱,可现在她面对的是一心赶进度的堂本静,情况就大不一样了。
    “你是被绳子绑住了吗?为什么这么几个简单的动作都做不好?”
    堂本静沉这一张脸从监视器后走了出来,“动作指导已经给你示范了好几次了,刚刚你那个表情是怎么回事啊?再这样会拖慢大家的进度的,你不觉得羞愧吗?”
    难得看到堂本静说出如此尖锐的话,洛笑笑在一旁不由啧啧感叹起来,恶魔导演或许都是被这样的演员逼出来的。
    “虽然你是由秦小少爷介绍来的,但也请你至少拿出一个演员的专业水准来,最后再来一遍。”
    说完话,堂本静转身刚准备迈步,身后一直低着头装委屈的宋雪柔就浑身发抖的跌坐到了地上,随带着还发出了几声难以压抑的低喘。
    察觉到不对劲的洛笑笑皱起了眉头,遇袭事件后,她看到宋雪柔安全的出现在剧组就已经觉得很奇怪了。
    按她从卫鸿口中听来的那些八卦,秦瑞霄不可能什么都不做就把人放回来。
    “我过去看看,”洛笑笑起身拍了拍许凯的胳膊,示意他先松开自己,“你好好背词。”
    “姐姐干嘛去看她?她和我们不是没有关系吗?”许凯拽着她的手,仰头问道。請収鑶泍詀:んǎíτǎɡωеχце.coм
    洛笑笑沉思了片刻,不知道怎么和他解释,就信口胡诌起来,“同在异乡嘛,就当是爱护一下同胞。”
    此话一出,连带着站在边上的牧远也扭过了脑袋。
    两个男人摆出一副这种鬼话你说给谁听呢的表情,就那么直愣愣的瞧着她。
    “看着我干什么?”洛笑笑破罐破摔的扒开许凯的手,低声威胁道:“我说是就是,好好背你们的词,等会儿换你们NG,今晚就回自己的房间睡觉去。”
    在成功的震慑了那两个男人后,洛笑笑几乎是小跑着来到了片场中央。
    被工作人员包围的宋雪柔,此刻正万分惊恐的逃避着想要帮她检查的医护,随着她与洛笑笑的视线相触,她几乎是用求救的姿态死死的贴到了洛笑笑的身边。
    这倒是个稀罕事,宋雪柔居然会向她寻求庇护?
    洛笑笑挑着眉,本能的想把被她拽住的胳膊抽回来,但奈何在场的人太多,她也不好有太大的动作,也只能作罢。
    “救我,救我……”
    她浑身颤抖的躲在洛笑笑的身后,用仅有两人可闻的声音不断重复着这句话。
    洛笑笑蹙眉打量了她一眼,心里不由开始盘算,通过宋雪柔打听点关于秦家兄弟的事情,不知道能不能行的通。
    自打知道秦瑞霄的存在后,她就一直处在一个很被动的位置,站定挨打实在有些憋屈。
    “她可能还没从之前的事情里缓过来,我带她去房间休息一下,先排别人的戏份吧,这个场景等之后再一起补,您看可以吗?”
    这种情况下,也由不得他说不可以吧,堂本静皱着眉头,无奈的点了点头,回身招呼起工作人员换场布景。
    洛笑笑扶着身旁仍在发抖的宋雪柔,刚准备说些什么,就察觉到了她脸颊上那两抹可疑的潮红。
    “你该不会是……”
    她心生怀疑的瞄像了宋雪柔的脚下,果不其然,她裸露在外的脚踝上不知何时已经被不明的液体沁湿出几道水痕。
    --

νPǒ18.cǒм 097、心墙的裂痕

- 新御宅屋 https://www.windows89.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