νPǒ18.cǒм 095、好心遭雷劈

经纪人守则(NPH) 作者:隔壁王麻子

νPǒ18.cǒм 095、好心遭雷劈

      兄弟之间为了权力厮杀的戏码,洛笑笑只在影视剧里见过,任凭她掏空脑袋,也想不明白这两兄弟到底是有多大的仇,才能让秦瑞霄不顾一切的在闹市中开枪杀人。
    洛笑笑跑到集市入口时,四周冲散的人群正巧撞倒了几处搭棚的木架,纸灯笼掉落在地上,被扯断的电线一撩拨,瞬间烧了起来,刚刚还充满欢声笑语的集市,一眨眼就已经变成了烈狱。
    枪声没有停止,听起来像是已经到了另一侧的入口。
    洛笑笑在人群中挤了半天,最终还是被逃窜的人群撞回了原处,她焦急的皱着眉头,索性把木屐一脱,挽起浴衣的裙边,叁两步踩上了就近的一张长桌。
    “许凯!牧远!”
    她扯着嗓子喊两人的名字,可奈何四周的尖叫声太大,很快就淹没了她的声音。
    洛笑笑拧着眉头,心里不禁埋怨自己,如果一开始叁个人一起走的话,就不会遇到这种事情了,都怪她,不应该甩下他们两个。
    “许凯!牧远!”
    洛笑笑扶着摊位间相连的支架跳到地上,一边叫着两人的名字,一边艰难的拨开人群往另一侧的入口走去。
    等到她好不容易走到集市的中间,不知由那儿窜出来的一个人影就将她一把拽到了边上。
    熟悉的浴衣样式让洛笑笑不由心中一喜,可当她抬起头来看到那人的脸时,刚燃起的一点希望瞬间被浇灭了。
    “你不是都走了嘛?跑回来干嘛?”秦京墨带着她退到一处角落。
    “我回来找人,牧远和你穿了一样的衣服。”
    所以她是怕秦瑞霄的手下会认错人?秦京墨眉头轻挑,突然扑哧一声笑了出来。
    洛笑笑当然不知道他在笑些什么,反正在这种情况下还笑得出来的疯子,她完全不想理会。
    “你自己找个地方躲起来吧,我要去找他们。”
    说着话,洛笑笑就准备甩开他,可男人的手就像是块狗屁膏药似的,死死的贴住了她的手腕。
    “你未免把秦瑞霄的人想的太废了,他手底下那帮人以前可都是特种兵,如果连我和牧远都能搞错,他们今天也不会出现在这里了。”
    这样浅显的道理很容易懂,但凡事都怕万一,在没有确保许凯和牧远的安全以前,洛笑笑是绝对没办法安心的。
    “既然他们不会认错,你也没必要拽着我,”洛笑笑抬起手,冷冷的盯着他,“他们的目标只是你,我出去找人不会有任何问题。”
    “为了两个情夫,你还真够不要命的,”秦京墨松开手,目光意有所指的落到了她的脚上,“不过就你现在这样,你以为你还能走多久?”
    刚刚为了踩桌子方便,洛笑笑蹬掉了鞋子,所以这一路她都是光着脚走过来的,加上集市上被撞翻的很多器物都碎成了渣子,她的那双脚现在已经完全没法儿看了。
    洛笑笑低头瞧了一眼,才隐隐约约感觉到一丝疼痛,想来是刚刚急着找人所以没有留意,现在被秦京墨提起,大脑也就反应过来了。
    “我刚刚看到他们往你来的方向走了,估计也是在找你。”
    秦京墨蹲下身让洛笑笑扶住自己的肩膀,抬起她的脚,用浴衣的下摆垫着简单的擦了一下,随后脱下自己的木屐放到了她的脚边。
    “去找他们吧,从这里走应该能在进山门的地方遇上。”
    他起身掸了掸自己的衣服,给洛笑笑指了个方向,那是集市后头被树林包裹的一条隐秘小道。
    不知怎么的,这一刻洛笑笑的脑子里突然觉得有些什么地方不太对劲。
    秦京墨冷静的有些太诡异了,而且他刚刚指的那条小道,似乎就是刚刚撞见他和宋雪柔出来的那片林子……
    “宋雪柔去哪儿了?”
    这回轮到洛笑笑抓着他不让走了。
    秦京墨笑着扭回头来,露出一脸你才发现的表情。
    按宋雪柔那种性格,大难临头各自飞是件很正常的事情,所以洛笑笑最开始并没有特别留意,但现在结合秦京墨的反应,她多少也看出了些端疑。
    枪声从集市的这头响到那头,却不见有任何人受伤,作为目标的秦京墨丝毫不慌乱的呆在这里,而那些所谓的特种兵还都没有发现他,在妙法寺那么久,秦瑞霄明明有无数种方法悄无声息的杀了他,却偏偏在一年一度的夏凉节当众开枪。
    这一切都只证明了一件事,秦瑞霄的目标并不是他。
    可他如果不是要杀秦京墨的话,他弄那么大的排场是为什么呢?而且既然没有危险,宋雪柔又去那儿了呢?看眼前这个男人的表情,他似乎正在为了做成某大事而沾沾自喜,难不成……
    “你哥今天该不会,是来抢宋雪柔的吧?”
    这句话说出口的同时,洛笑笑就不自觉的摇了摇头,“不可能吧,他得疯到什么程度才会做出这种事情……”
    “他本来就是个彻头彻尾的疯子。”
    秦京墨弯着眼眉,环起胳膊默默撑住了下巴,“不过他抢人是顺便的,今天主要还是为了搞砸《释空禅》的拍摄。”
    搞砸《释空禅》的拍摄?洛笑笑有些摸不着头脑的皱起了眉头,这部电影他自己不也投了钱嘛?
    “我还以为你有多聪明呢,居然到现在还没有发现,”秦京墨瞧着她的模样,无奈的摇了摇头,“堂本静那小子写的剧本,你看过吧?”
    洛笑笑点了点头,“可这又和搞砸《释空禅》的拍摄有什么关系?”請収鑶泍詀:んǎíτǎɡωеχце.coм
    “释空法师没有舍身成仁,而是假死遁逃,你该不会以为这真的只是堂本静的想象吧?”
    秦京墨的话让洛笑笑不由皱起了眉头,瞧着眼前男人眸中显露的狡黠,她就觉得脑海中的迷雾似乎正在渐渐褪去。
    “堂本静的祖父原本也是幕府的成员,只不过到了他父亲这一代无心从政,所以才自愿放弃贵族的身份,跟随他的妻子改姓堂本。”
    男人环着胳膊,难得好心的为洛笑笑讲解起眼前的状况。
    “堂本静这个故事雏形就是一直在幕府成员中存在的传言,泽仁殿下本就没有治国之才,释空法师想要利用他成立第一代幕府,但为免受贵族反对,就合演了一出弑兄夺位,法师舍身成就仁君的戏码,再假死重生,利用幕府掌握国家的命脉。”
    如果让民众对第一代幕府的构成产生怀疑,那么现在的幕府也就会渐渐失去民众的信任,所以无论时秦京墨还是秦瑞霄都一定不会让这部电影问世。
    “可是这部电影是在崇明的允许下拍摄的,他作为释空的后代,为什么会站在堂本先生那边呢?”
    秦京墨咋么了两下嘴,似乎是在嫌弃洛笑笑的问题太过无趣。
    “幕府最早是姓石井的,直至上几代家主昏庸放任幕府成员骄奢淫逸,我曾祖父不愿与他们为伍就投身从戎,至我祖父时,秦家已经掌握了c国大半的兵权,从而也就被推选成为了新的幕府家主。”
    与其说推选,倒不如说是逼迫吧,洛笑笑垂下视线在心中默默的腹诽。
    “崇明之所以同意把妙法寺借给堂本静拍戏,多半也是为了让我和秦瑞霄有理由正大光明的来这里,他本就是石井家族的旁支,向来不受待见,现在多半也就是想通过我们兄弟争权谋点好处。”
    话说到这里,洛笑笑也就彻底理清了思路,但她并不认同秦京墨对崇明的看法,那个男人或许在谋划一盘更大的棋,也未可知。
    “既然是这样,那过几天确认电影不拍了,我就收拾东西带着许凯他们离开,省的搅进这趟浑水。”
    洛笑笑说着话,心下不由又想起了宋雪柔的事,“对了,你还没解释抢人的事情呢。”
    “这个啊,”秦京墨无奈的扯了扯笑意,“秦瑞霄从小就喜欢抢我的东西,只要我表现的足够喜欢,或者那个人足够喜欢我,他都会用尽一切办法抢走,如果抢不走就彻底毁……”
    还没等秦京墨说完话,洛笑笑就看到几个黑衣从人群中窜了出来,那泛着冷光的枪口对准他们,眼看就要扣动扳机。
    电光火石之间,洛笑笑出于本能的飞身上去一下将秦京墨扑倒在了地上,子弹划破空气的啸声几乎擦过了她的耳畔。
    “抱紧了。”秦京墨一把护住她的后脑勺,两人轱辘着就滚到了集市边缘的小山坡。
    天旋地转的感觉让洛笑笑死死的拽住了男人的衣服,所幸长满青草的小山丘并不算太高,他们滚了一阵就停了下来。
    秦京墨麻利的从地上爬起来,拽住她的手腕飞快的跑进了一片森林之中,直至四周都只剩下轻缓的虫鸣后,他才扶着树干按下了手表上的一个按钮。
    “你……你不是说……他们的目的只是搞砸电影拍摄嘛?”喘着粗气的洛笑笑抱怨道。
    “估计是有些狗想立功想疯了吧,”男人说着话,护着洛笑笑靠上了树干,“休息一下,很快会有人来接我们。”
    就在洛笑笑无语的瞥开脑袋的时候,搂着她的男人却忽然低声笑了起来,那闷闷的声音在深夜的丛林里显得格外瘆人。
    “你笑什么啊?”洛笑笑抬眸看着他,“有病?”
    秦京墨低头对上她的视线,带着笑的声音却说出了让洛笑笑瞬间崩溃的话。
    “秦瑞霄的人刚刚亲眼看到你救我,这回你想走也走不了了。”
    --

νPǒ18.cǒм 095、好心遭雷劈

- 新御宅屋 https://www.windows89.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