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2、不准有迟疑

经纪人守则(NPH) 作者:隔壁王麻子

082、不准有迟疑

      临近夏天,树林中郁郁葱葱的景象与记忆中的深秋完全不同,阳光透过树叶的缝隙,星星点点的洒在行走的两人身上,如果不是他们的打扮太过怪异,这或许还能算是一幕岁月静好的画面。
    身着校服的洛笑笑后头,跟着的是重新穿回军装的卫鸿。
    他挺拔的身姿在这身衣服的衬托下变得更加伟岸,下颚利落的拐角,剑眉星眸,无一处不在勾引着女人的荷尔蒙。
    “好看吗?”
    察觉到洛笑笑的视线一直有意无意的瞄向自己,卫鸿脸上的笑意不由加深。
    “如果你当年胆子大些,敢抬头望我一眼,或许我们的故事会不一样。”
    “看你一眼?”洛笑笑停下脚步,背靠着树干回头望他,“当时如果我看你,你恐怕会直接把我按在树林里办了吧?”
    她很清楚卫鸿带她来这儿的目的,反正无论提不提起,他都是决定要在这儿操她了,那也不用费劲去规避这些话题。
    卫鸿挑了挑眉,像是认同了她的话。
    确实,那时候他光抱着怀里的女孩就忍不住心生涟漪,如果洛笑笑真和他有点互动,他会忍不住想要犯罪的。
    “那时候不行,你还太小。”
    男人上前用手肘撑住树干,另一手熟练的搂住了她的腰,“但现在可以了,你长大了。”
    洛笑笑用手指挡住他的唇,“打个商量,能不能等到晚上再做?”
    “夜里来这儿你不害怕?”卫鸿拢过她的手,顺便拉开了腰侧的拉链,“放心,这块地现在是我的,不会有人打扰我们的。”
    可他想了想又轻笑着贴到了洛笑笑的耳侧,“不过晚上也行,你害怕的时候会夹得更紧。”
    变态,洛笑笑无语的松开手,摆出一副任任人宰割的模样。
    卫鸿瞧着她,眉眼间皆是宠溺的将她的长发挽到了耳后,“不逗你了,亲我一下我们就回去。”
    “嗯?”洛笑笑挑眉,“你搞cosplay,就是为了让我亲你一口?”
    “当然不是,我买下这块地的时候,就想着以后一定要找机会,在这里狠狠的操你。”
    男人无奈的叹了口气,“但今天听到你弟弟说了那些话,我想你更需要好好休息,以后有机会再来吧。”
    虽然眼前的男人是个十足的变态,但洛笑笑知道他对自己的体贴和温柔都是发自真心的。
    “以后就没机会了,”她环住男人的脖子挂到他身上,“这次拿到户口本,就算不和你结婚我也要把户口移出去了,我永远不会再回来了。”
    “是因为你弟弟的话?”卫鸿迁就着她的身高,俯身弯下了脖子。
    “他没有那个本事,”洛笑笑摇了摇头,眸色略显低沉,“我只是讨厌他的态度而已。”
    有些人就像是被上帝恩宠的幸运儿,他们轻而易举的就能获得别人梦寐以求的东西。
    洛笑笑是在利用和压迫之中长大的,而洛明轩的童年则充满了爱与呵护,明明生在同一个家庭,他们之间却天差地别。
    时至今日她都想不明白,为什么洛明轩有这样的父母,叁观都没有长歪。
    “他那个态度,大概是在嫉妒你吧,”男人勾过她的下巴,打趣道:“毕竟他可永远没法拥有像我这样的结婚对象。”
    “臭美,”她笑着白了卫鸿一眼,“他是个直男,而且有女朋友了,拥有你干嘛?”
    还知道他有没有女朋友,可见洛笑笑私底下也在偷偷关注着这个弟弟,联想到洛明轩今天说的那番话,卫鸿不禁感慨的摇了摇头。
    洛笑笑玩着他肩上的徽章,漫不经心的说道:“我还是第一次看你穿军装,这件是真的吧?看着可比卓冉那套戏服顺眼多了。”
    “戏服?”男人眯着眼睛,敏锐的抓住了重点。
    洛笑笑点了点头,丝毫没有察觉到危险的信号。
    “你没去看过别墅里的其他房间吗?他那个色情狂可是收集了一堆戏服来玩情趣play呢。”
    所以在他还没住进别墅之前,这两个人偷偷玩过很多奇怪的play吗?卫鸿挑着眉,忽然觉得今天不做点什么,是过不去了。
    “欸!?”
    忽然被抱着驾到男人腰上的洛笑笑猛地一惊,双手本能的勾紧了他的脖子。
    “我和他之间不仅仅是衣服的差别,还有身体的差别,”卫鸿一边说着话,一边拉开了自己的裤链,“要不要现场感受一下?”
    什么情况?不是说不做了吗?怎么突然一下就进展到露出凶器的程度了?
    洛笑笑茫然的眨巴了两下眼睛,一只手就钻进了她的裙底,身子微微一抖,肉缝中的小肉核就被男人捻在了指间。
    “唔……”她嘤咛着咬住了下唇,还没来得及讨饶,肉棒就已经抵在了穴口。
    “好好感受,”卫鸿贴在她的耳侧,低声提醒道:“回去以后交一份2000字的差别分析给我。”
    “什么分析?你……呜啊……”
    有了先前在车上的前戏,卫鸿没有再帮她做更多的扩张,咬着牙直接顶入了深处。
    湿热紧致的蜜肉察觉到异物的入侵,迅速的包裹了上来,男人抿着唇极力抗下快感的冲击,托住洛笑笑的屁股,便展开了一轮有力的抽送。
    “你别,唔……一开始就那么深……哈啊……”
    洛笑笑伏在他的肩上,身体没有依靠的随着男人的顶弄上下起伏,龟头刮过某处敏感的点时,她更是双腿发颤的勾紧了男人的腰胯。
    “看着我,”卫鸿将人压到树干上,单手捏住了她的脸颊,“和卓冉比,哪个比较爽?”
    废话,这种时候她能说是卓冉吗?
    “是你,唔……别顶,太深了……”
    “那我和苏锦城呢?”卫鸿熟练的撞击着花穴中最无力招架的软肉。
    “你,哈啊……你……”
    “许凯呢?”男人眯着眸子继续追问。
    他是打算把所有人都拿出来对比一遍吗?等他问完,自己估计都被操坏了吧,洛笑笑蹙眉干脆搂着他的脖子,一下吻了上去。
    男人的唇齿被撬开,香滑的小舌头钻入其中,热切的勾引着他的回应。
    卫鸿也没有让她失望,很快便将主动权夺了过去,随着男人的气息彻底攻入了笑笑的口腔,她的大脑彻底变为了一团浆糊。
    在被男人放回地上,翻身扶住树干时,洛笑笑不由后悔,自己干嘛要主动吻上去,现在可好,她今天恐怕没法站着走出这片树林了。
    卫鸿很喜欢后入的姿势,一是因为这样更利于他顶入深处,二是顺着脊柱抚摸洛笑笑时,花穴里会忍不住一阵阵的禁脔。
    洛笑笑的背部线条很好看,特别是腰部收窄的位置,还有两个浅浅的腰窝。
    他喜欢把拇指放在这个位置,那里刚刚好合乎他手掌的尺寸,有时他甚至觉得这两个腰窝就是专门了让他后入而长的。
    “别顶了,唔……我错了……”
    虽然还不知道问题出在了哪句话上,但认错终归是个好办法。
    “错哪儿了?”
    男人压着她的后背,将人完全抵到了树干上,空置的手伸进水手服里肆意的揉捏着里头的柔软。
    “我……我……”她喃喃的重复了几遍,“我不知道,啊!”
    卫鸿掐住挺立的乳尖,贴着她的耳垂低沉提示道:“你和卓冉玩军装play的时候,会叫他什么?”
    原来是吃这个醋吗?她没事提起卓冉的事情干嘛!?洛笑笑苦着一张脸,泪眼婆娑的娇哼了两声。
    “我错了嘛,别再折磨我了……”
    “折磨?”卫鸿眉眼一凌,腰腹后退又是猛地一撞,“和别的男人玩角色扮演那么开心,和我玩就是折磨了?”
    洛笑笑只觉宫口被撞的生疼,眼泪自觉的就从眼眶里流了出来。
    “我没有开心……”她委屈的喃喃着,“就是过年那段时间,你知道我那时候……我也不是主动想和他玩的……”
    事实上那次就是她主动的,但洛笑笑深知此刻只有装可怜才能逃过一劫,所以便发挥了自己演戏的特长。
    果不其然,卫鸿听她这么说,还真停下了动作。
    “等回去,你得把和他玩过的那些都补给我,能做到吗?”
    她能说不吗?洛笑笑抿了抿唇,在今天就被操到下不了地和未来有可能被操到下不了地之间,艰难的做出了抉择。
    “好,都听你的。”
    男人得到满意的回答,大手裹住她的丰乳,低头细密的啃咬起了颈项间的肌肤。
    随着挺入动作的缓和,两人交合处撞击的声响也变得越发粘腻,洛笑笑只觉得小穴里涌出的水都已经淌到了小腿,被山风一吹,还有些发凉。
    “你还没说,和卓冉玩军装play的时候,你喜欢叫他什么呢?”
    男人说话的气息喷在耳后,蛊惑着洛笑笑早已迷糊的神志,她抓着树干,另一只手被男人牵引着探入裙下,揉搓起充血的花核。
    “哥哥……好哥哥……”
    带着情欲的喘息,洛笑笑的这声哥哥叫的格外勾人,卫鸿的肉棒还捧场的在花穴中胀大了几分。
    “唔……哈啊……”她皱着眉头,只觉得身后炙热的胸膛贴的更紧了。
    “我喜欢这个称呼,以后只能这么叫我,听到了吗?”
    十岁的年龄跨度,其实已经可以叫叔叔了,不过人为刀俎,该狗腿的时候还是得狗腿。
    洛笑笑稍稍迟疑了一下,正准备点头,身后的男人却突然玩起了冲刺。
    “啊哈……你啊……别,唔啊啊啊……”
    洛笑笑的身子被撞得前后颠簸,双峰更是快速摆动,晃得她生疼,可这一切都比不上花穴中传来的快感。
    酸楚、发胀,特别是男人撞击软肉时如电击般的酥麻,几乎一下子就把她推上了高潮。
    “停下……哈啊啊……到了……我到了……唔唔啊啊啊……”
    她讨饶的啼哭着,双手漫无目的的往身后乱抓,可男人却反绞住她的胳膊,毫不留情的又往深处抽送了数百下。
    “求你,不要唔啊啊……我……不要了……”
    最终,在洛笑笑不断的啜泣声中,男人才抓住她的后腰猛地向内一挺,将炙热的精液射入了深处。
    正处在高潮中的洛笑笑被烫了一个激灵,双腿发颤着就要跪下,所幸卫鸿及时拽住了她的胳膊,才没让她狼狈的直接坐到地上。
    “以后回答这种问题不准迟疑,”卫鸿在她的唇上啄了一口,“否则,我下次会操的更狠。”
    --

082、不准有迟疑

- 新御宅屋 https://www.windows89.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