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0、敌人的敌人

经纪人守则(NPH) 作者:隔壁王麻子

080、敌人的敌人

      两个男人之间的敌对,一般都源于什么?
    当许凯守到半夜,才等到卫鸿抱着昏睡的洛笑笑回病房的时候,他内心里翻腾着的,是嫉妒。
    面色绯红的女人,潮湿发皱的衬衫,以及他们身上带着的味道,但凡是个有点常识的人,都能猜到这两人一起消失的数小时里做了什么好事。
    大约也是因为初尝禁果不久的缘故,许凯看着洛笑笑被折腾过后春潮半褪的睡颜,竟然不可自控的硬了。
    回想起卫鸿看着他压住被子时轻蔑的眼神,以及得知他刚破了处男后嘲讽的笑意,许凯的后槽牙便凑到了一起。
    他在心中暗暗发誓,等自己身体康复了以后,一定要让那个老东西看看,到底谁才是姐姐最爱的人。
    可谁知道还没等到他康复兑现自己的誓言,卫鸿便迎来了他最大的情敌,苏锦城。
    苏锦城是跟着许凯的助理一起来的,说是星皇怕海外的案子复杂所以特意委托了他,但卫鸿用脚指头想想,都能猜到这是卓冉有意为之的。
    既然他当初能为了阻止洛笑笑结婚而找上自己,那现在他也可以为了同样的目的和苏锦城达成同盟,毕竟在卓冉这样滑头的商人眼里,朋友和敌人永远不是绝对的。
    只是卫鸿也没想到,被自己操练了数月后,他居然还有胆子耍花样。
    vip病房里,苏锦城将诉讼所需的文件铺在了外间的办公桌上,他熟练的用各色记号笔将所需的部分划分出来,因为没有带助理的缘故,他这一次得自己一个人完成所有的工作。
    洛笑笑从卧室走出来,目光往角落稍一打量,坐在沙发上的男人便不满的牵住了她的手腕。
    “不许看。”卫鸿低声警告着。
    其实她也并没有多想看,洛笑笑耸了耸肩听话的收回了视线。
    “我跟小川说好了,他这两天会全程看顾许凯,我们是定下午的飞机回白城吗?”
    听到白城两字,划着文件的苏锦城抬起了头,正巧与一直盯着他的卫鸿视线相触。
    你见过电焊迸发出来的火星吗?
    在两人的目光交汇之处,洛笑笑隐约都能听见空气被灼烧时发出的吱呀声。
    “算了,我自己定。”
    还是远离这个是非之地吧,谁知道这两个男人发作起来,会不会把她当作牺牲品呢。
    “等等,”苏锦城放下文件,“如果你下午要离开的话,我现在需要和你谈谈案子。”
    洛笑笑先是一愣,随即轻点着脑袋,回身坐在了沙发上,冲苏锦城伸手示意道:“谈吧。”
    他的目光在卫鸿的身上打了个转,见对方丝毫没有回避的打算,只好从公文包里取了一只录音笔,坐到了沙发的对面。
    “目前许凯已经被鉴定为轻伤,法官判决的时候可能会从轻处理,检方希望我们能提供更多的证据,来说服法官加重量刑。”
    苏锦城做完简短的说明后,将录音笔往洛笑笑方向推了推,“她多次袭击的对象都是你,这其中有什么原因吗?”
    “因为是女友粉吧,”意识到男人让她解释的眼神,洛笑笑继续补充道:“她可能一直幻想自己是许凯的女朋友,所以不容许他和别的异性有接触。”
    “你和许凯之间,只是单纯的上下级关系吗?”
    洛笑笑蹙眉,“这和案子有关系吗?”
    “要先确定她是否受到过外界的刺激,才能定义她的行为,”男人交迭着双腿,将笔记本搁在了自己的膝盖上,“还请你如实回答。”
    “上下级,但也包含私人感情。”洛笑笑被他盯得换了一个坐姿,“不过我并不认为,这和她袭击我有必然的联系,你跟疯子讲逻辑没有意义。”
    苏锦城停住了书写的动作,伸手将录音笔拿起来,删除了之前的内容。
    “不要说她是疯子,除非你想让对方成功的用精神原因脱罪。”
    专业,洛笑笑在心中不由暗叹,过去与他相处的一年多里都没能好好见识一下这样的他,现在想想还挺可惜的。
    如今她记忆中最多的,几乎都是苏锦城在床上的样子。
    “我们重新来。”
    男人再次按下录音键,不易察觉的目光意外捕捉到了洛笑笑的出神。
    喜欢是没有那么容易放下的,更何况他们是日久生情,许多回忆都很难轻易的抹去,所以仅凭那一眼,苏锦城就能够肯定,她的心里仍然有自己的位置。
    “差不多可以结束了吧?”
    随着两人的谈话越发有默契,卫鸿心中翻涌的情绪到达了顶峰,“我和笑笑还赶着回国。”
    当着苏锦城的面,男人牵过洛笑笑的手搁在了自己的大腿上,用身体的亲昵去反击他们灵魂上的契合,这个行为虽然很幼稚,但至少能让他觉得自己赢了。
    “确实差不多了,”苏锦城合上了笔记本,随手捞回茶几上的录音笔,“有其他问题,我再联系你吧,记得这段时间把我从黑名单里拉出来。”
    “打我的电话就可以了,最近我会一直和她在一起。”
    卫鸿从口袋里摸出名片压在了茶几上,他是绝对不会让眼前的男人有机会爬出黑名单的。
    苏锦城抬眸,扶了一把鼻梁上的金丝边眼睛,两道视线相触,免不了又是一场交戈。
    男人啊,啧啧啧,洛笑笑毫无兴致的收回视线,站起身准备先去订个回国的机票。
    “你们一起回白城,是打算用结婚这个方法来公关偷拍的爆料吗?。”
    洛笑笑停住脚步,只听得身后的人悠悠开口道:“我其实有另一个办法。”
    “小东西别信他,”卫鸿蹙眉牢牢的盯住了眼前的男人,“什么方法我们没想过,他不过是不甘心你嫁给我而已。”
    “因为这个方法和C国的法律有关,你们想不到也很正常。”
    这信誓旦旦的口吻,让屋内的气氛一下子变得怪异了起来。
    洛笑笑的心中产生了一丝动摇,如果有别的方法,她就不用承卫鸿这么大的人情了。
    “小东西……”卫鸿回头瞧着一言不发的洛笑笑,多少也猜到了她的心思。
    “姐姐,就听听看苏律师的办法吧,反正听一听也没有什么损失。”
    许凯抓准时机帮腔,还不忘得意的撇了卫鸿一眼,完全不知道苏锦城身份的他,眼下只天真的认为敌人的敌人都是朋友。
    “小王八蛋!”卫鸿咬着牙暗骂了一句。
    等他回头来,便瞧见了洛笑笑与苏锦城对视的模样。
    “说说看你的办法。”她坐回了沙发上。
    “视频能证明你和卫鸿之间有不寻常的关系,对你有威胁性。”
    这是一句废话,洛笑笑挑眉,作为当事人,她难道还需要别人来提醒自己到底和什么人有关系吗?
    “只要有人拿这段视频来找你,你就可以用敲诈勒索的名头来控告对方,顺便还能给袭击你的那位添一个威胁恐吓的罪名。”
    “你要我用这个告他们?”洛笑笑轻呵了一声,“那不就等于我自己把视频公之于众吗?”
    苏锦城伸出一根手指左右晃了晃,“按照C国的法律,你享有隐私保护权,一切的审讯都不会公布给媒体,而证据也会永久被封禁在证据库里。”
    被法院封存确实要好过留在那些私生饭手里,洛笑笑思索了一阵,又抬眸望向了他。
    “你怎么确保我能拿到原版,万一她们私下复制了呢?”
    “不需要拿到原版,只要你告过的第一个人付出了沉痛的代价,剩下的那些就自动消失了。”
    “杀鸡儆猴?”洛笑笑环着胳膊认同的点了点头。
    卫鸿见状不满的指出了这个问题的漏洞,“你怎么确保那些疯子一定会来找她?”
    “私生饭并不全都是疯子,极端只是个别。”
    苏锦城的眼角拂过一丝嘲讽,作为和洛笑笑在一起最久的男人,他对于洛笑笑工作的点滴都熟记于心,这确实不是卫鸿能比的来的。
    “她们之间的消息很灵通,却至今都没有为了泄愤发出视频,就说明拿着视频的人有所图。”
    洛笑笑沉思着,接过了男人的话茬,“所以,不论是为袭击者求情,还是问我要钱,在正式开庭之前她一定会想办法联系我。”
    长期的相处的默契度,让两人的思维很快就碰到了一块,苏锦城温柔的弯起眼眉,刚准备附和她的说法,却不想,洛笑笑话锋一转,又将一切拉回了原点。
    “但这事不是必然的,保险起见我还是要和鸿爷先回去拿户口本。”
    ———王麻子小剧场———
    卫:为什么有种躺赢的感觉……
    --

080、敌人的敌人

- 新御宅屋 https://www.windows89.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