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9、男人的年龄

经纪人守则(NPH) 作者:隔壁王麻子

059、男人的年龄

      洛笑笑站在酒店的落地窗前,俯视着暮色中的灯光车流,顿生出一种回归现实的感慨。
    在寺庙里住的久了,她都有些忘记生活在城市中是个什么样的感觉了。
    刚洗完澡的男人用浴巾擦着自己的头发,浅笑着从身后环住了她的腰,“京都的夜景美吗?”
    洛笑笑点着头,靠向了搭在她肩膀上的脑袋,“和帝都一样美。”
    她伸手隔着玻璃触摸起远处的光点,在城市中,每盏点亮的灯背后,都有着不同的故事。
    卫鸿寻着她抚过的痕迹,也将手贴了上去。
    洛笑笑的目光,扫过二人左手无名指上的红色线条,不禁温婉的一笑。
    “找那么有名的大师,就为了纹条线,你还真是个傻子。”
    她蹭了蹭男人的脑袋,五指分开的贴到了他的手侧,“不后悔吗?万一你未来太太问起来,可怎么办?”
    “我已经用红线把你拴住了,你就是我太太,”卫鸿攥过她的手十指相扣,显然是有些生气了,“不会再有其他人了。”
    被身后的男人裹挟着转过身,洛笑笑调皮的靠到了落地窗上,“那这算不算是绑架啊?人身禁锢?”
    卫鸿挑了挑眉,俯身压向了她,用臂膀托着她的身子,霸道的吻住了那两片红唇。
    待到将她口中的空气都掠夺干净,他才满意的从唇齿间退了开去。
    “如果你愿意,我的确很想把你关起来,每天不停的操你,直到你永远都属于我一个人。”
    洛笑笑喘息着瞪了他一眼,伸手勾住他的脖子,再次压近了两人间的距离,“你不敢。”
    “是啊,我不敢,”卫鸿凑近她的唇,不由苦笑道:“你还真是,把我吃的死死的。”
    洛笑笑轻咬着下唇,手指顺着男人裸露的上身缓缓游走到了胯间的浴巾上,“还没开始吃呢,你怎么知道我会吃的死死的?”
    看着怀中人俏皮的冲自己眨眼睛,卫鸿只觉得小腹窜起了一股邪火。
    她勾着浴巾的边缘轻轻一扯,掖紧的浴巾便掉了下去,里头早已蓄势待发的肉棒得意的昂起了头,顶端晶莹的液体更是伴随着它的颤动映出光晕。
    洛笑笑抬眸对上了男人的眸子,轻笑道:“如果我让开的话,你就要被外面的人看光了哦。”
    “这里是顶层,”卫鸿宠溺的摇了摇头,勾过她的下巴缓缓贴了上去,“而且这个玻璃明显是单向的。”
    见他没有顺势搭上自己的话,洛笑笑不禁感慨的叹了口气,要是换作卓冉的话,肯定已经跟她玩起欲拒还迎的戏码了。
    不过老男人也有老男人的好处,至少她认识的男人里,年纪稍大一些的都成熟稳重知道疼人,比如……
    一想到此处,洛笑笑的脑子里自动浮现出了苏锦城的身影,她皱着眉撇过了脑袋,直劝解自己,这不过是习惯带来的本能。
    “怎么了?”瞧着她面色不对,卫鸿忙关怀的询问:“是哪儿不舒服吗?”
    男人眸中的关切,让洛笑笑的心头一暖,她抬手把无名指递到了卫鸿的面前,撒娇道:“现在还疼。”
    因为纹的是红色的线条,所以指节上泛起的红痕也瞧不太出来。
    “现在还疼?我去拿个冰袋给你敷一下。”卫鸿端着她的手轻轻呼了口气,随即心疼的皱起了眉头。
    眼见男人转身准备去套房外的冰箱拿冰袋,洛笑笑赶忙牵住了他的手,将人又拽了回来。
    “亲亲,有亲亲就不疼了。”洛笑笑环着胳膊,半挂到了男人的脖子上。
    “小东西,别闹,”卫鸿虽嘴上说着不行,但胳膊已经自然的环到了她的腰上,“手上是真的疼还是假疼?如果过敏的话,是要去看医生的。”
    洛笑笑撤下一只胳膊,瞧了瞧没什么异样的无名指,“刚刚疼,现在不疼了。”
    男人搂紧她的身子,宠溺的撇了她一眼,随即,便俯身吻了下去。
    唇齿交错,舌尖长驱直入的搅乱了洛笑笑口中的气息,口津混合着她的娇呼,皆被男人吞吃了个干净。
    感觉到大脑一片混沌的洛笑笑,用腾出来的一只手,轻轻捶打着他的胸口,才勉强让踮起的脚尖着了地。
    一律银丝顺着两人分开的唇齿拉了开来,银光在空气中消逝,却加深了男人的呼吸声。
    “抱那么紧,你的东西都顶到我了,”洛笑笑娇媚的扶着他的胸口,低声道:“好烫。”
    “那就拿点水来,给它降降温。”男人的手滑到侧面,已经拉开了一步裙的拉链。
    更大的运动空间,让男人的手掌能在两腿之间任意的动作,感受到指尖触及的湿热潮气,卫鸿低笑着凑到了洛笑笑的跟前。
    “这里好像更烫欸,怎么办?”
    洛笑笑红着脸并没有回应他的调侃,只是媚眼如丝的瞧着他,直撩拨的他心里痒痒。
    耐不住胯下的欲火,卫鸿的指尖已经贴上了湿漉漉的肉缝,沾着蜜汁的指尖上下滑动着,引得洛笑笑不由双腿轻颤。
    “嗯……哈啊……”
    她小声轻喘着,靠到了身后的落地窗上,卫鸿顺势压了上去,在她的颈项间轻轻舔舐了起来。
    舌苔的颗粒划过肌肤,带起一阵颤栗,水光顺着颈项一路滑到了她的胸前,衣扣半解的工装衬衫大开着,里头白色的蕾丝胸衣裹着丰满的弧度,显得清纯,又淫靡。
    “这里怎么硬硬的?”
    男人明知故问的用指甲刮着单薄的胸衣,被刺激的蓓蕾隔着布料露出了轮廓。
    洛笑笑轻哼着瞪了他一眼,还没来得及说话,男人的手指已经顺着泛滥的花穴探入了深处。
    “啊……哈啊……”
    她喘息着抓住了卫鸿的肩膀,起伏的胸口像是要把乳尖送到他的嘴里,男人顺势拉开胸衣,含住了挺立的蓓蕾。
    一阵酥麻窜入洛笑笑的大脑,两处敏感点被亵玩的快感让她不禁皱眉。
    “舌头,哈啊……不要咬啦……”她嗔怪的撒着娇,声线因快感的变化都打起了颤,“坏蛋……”
    这坏蛋两字一出,卫鸿就想起了备注的事儿,他松开了洛笑笑的乳尖,抬头对上了她迷离的双眸。
    “你手机里,给我备注是什么?”
    “备注……”洛笑笑皱着眉,忽然有些清醒了过来,“就……就写的……写的鸿爷啊……”
    瞧着她心虚的模样,卫鸿不禁扬起了眉头,抱起她丢到床上,回身就准备走向客厅。
    洛笑笑见他要去拿手机,忙追上去抢,可奈何身材悬殊,两个手机最终都落到了卫鸿的手里。
    “别那么较真嘛……”被抱回房间里的洛笑笑缩到了床头,瞧着正准备打电话的男人咽了口唾沫,“备注而已,你也可以当那是爱称啊……”
    “你管老混蛋叫爱称啊?”他把手机屏幕对准洛笑笑,皮笑肉不笑的眯起了眼睛。
    “因为第一次和你那个的时候,你不是用那些道具……”
    洛笑笑尴尬的撇开了视线,声音也越来越低,“也不能怪我啊,你的确很爱欺负我嘛……”
    卫鸿贴到她的面前,满脸不乐意的挑起了眉头,“混蛋我认了,那老是怎么回事?你觉得我很老吗?”
    他是因为自己说他老才生气的?
    洛笑笑有些不确定的抬眸打量起他,“老?那……那就是个形容词啊……”
    “哦,所以在你的眼里,老这个形容词适合我?”
    他将护在洛笑笑胸前双膝掰向了两边,“你是觉得我长的不年轻,还是觉得我在床上不够卖力?”
    随着两节手指的探入,洛笑笑嘤咛着咬住了下唇,男人像是完全不管她受不受的住似的,立即在花穴内扣挖了起来。
    “唔……哈啊……呜呜唔啊……不要……”
    她摇着脑袋,想去抓住男人的手腕,却不想卫鸿直接将她的膝盖并了起来,用力的翻了个个儿。
    被迫趴跪在床上的洛笑笑脑袋顶着床头,双手朝后够着,却怎么也拦不住男人的进攻。
    “我错了,唔……你,哈啊……不老……”
    洛笑笑带着哭腔的求饶,并没有换回男人的怜惜,他轻蔑的哼了一声,用另一只手猛的抽向了那白皙的丰臀。
    “啊……”
    洛笑笑吃痛的娇呼了一声,花穴也随之夹紧,男人邪笑着趁机抵住深处的软肉,来回的拨弄了起来。
    “哈啊……唔啊啊啊……别,唔……”
    她咬着枕头的一角,只觉得大脑逐渐变的一片空白,卫鸿再次抬手在她的丰臀上抽打了数下,直到她浑身抽搐着绷紧了身子,才抽出了手指。
    大量的蜜汁顺着肉缝涌了出来,滴落在床单上,连成了一条淫靡的水光。
    “唔……”
    还没等洛笑笑缓过劲儿来,男人的巨物就已经抵着花穴顶向了深处。
    “不行……人家才刚刚……唔……不要……”
    无视了那带着哭腔的拒绝,男人从背后扣住了她反抗的双手,俯身压在她的后背上,沉声低笑道:“我这么老,很快就结束了,你年轻,体谅一下。”
    女人的娇喘和哀求,伴随着男人粗重的喘息,直至东方吐白都未停止。
    洛笑笑被操的晕过去又醒过来,直至连抬手指的力气都没有了的时候,男人才停止了他的暴行。
    从这件事中,洛笑笑得出了一个结论,不管是男人还是女人,都很讨厌被人提及年龄,特别是,他还有个比自己小十岁的对象的时候。
    ———王麻子叨逼叨———
    日常晚更,我已经预感到之后要加班了,我恨购物节。
    --

059、男人的年龄

- 新御宅屋 https://www.windows89.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