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8、最贵的求婚

经纪人守则(NPH) 作者:隔壁王麻子

058、最贵的求婚

      当洛笑笑一大早推开房门看见卫鸿的时候,她甚至都不用动脑子,就猜到了罪魁祸首。
    昨天才刚发生的事,能给他通风报信的也只有许凯那个小子了。
    想起昨晚跟许凯解释了大半宿,他还是一副得理不饶人的样子,洛笑笑就不禁觉得脑仁抽疼。
    她抬眸撇了一眼卫鸿,侧着身子将人让进了屋里。
    “先喝杯水,再听我慢慢给你……”
    洛笑笑端着一杯水转回身,只见桌上已经被某人铺开了一堆合同。
    “我不是来听你解释的。”
    男人从胸前的口袋里取下钢笔,摆到了自己的对面。
    “这些都是我名下的财产转让书,你签了,以后我的一切都是你的,如果我和你离婚,或者背叛你,就净身出户,这样够让你有安全感了吗?”
    “哈?”洛笑笑端着杯子的手微微一颤,走到矮桌边跪坐了下来。
    桌上的十数份合同里,甚至包含了卫鸿在天均集团持有的股份,他这是气疯了?居然拿家族企业的股权来追求一个女人?
    “你爸要是知道你这么败家,肯定会打断你的腿。”洛笑笑摇着头,把笔推回了男人的面前。
    卫鸿压住她的手,静静的注视着她,那眼神中的执着,让洛笑笑也不由跟着严肃了起来。
    “有那么多男人围在你身边,你却一个都没有选,不就是因为没有安全感吗?”
    他将笔塞进了洛笑笑的手里。
    “现在我把我的一切都压在你这里,只跟你赌,我一辈子不会辜负你,这样的安全感没几个人能做到吧,所以选我,别选那个和尚。”
    洛笑笑愕然的收回了手,半晌后才轻笑着将笔放回了桌上。
    “有句话你说错了,我不是一个都没选,我选了,只是那个人没选我。”
    卫鸿皱着眉,暗暗的咬紧了牙关,他知道,洛笑笑口中说的人是苏锦城。
    “至于其他人,在我心里的分量是一样的,不论是你,还是卓冉,或者任何一个男人,能让我开心我就会继续和你们在一起,同样,你们也可以随时离开。”
    洛笑笑将面前的合同收成一摞,摆回到了男人的面前。
    “另外,我和那个坊主什么都没有发生,他更没有要娶我的意思,是许凯误会了。”
    瞧着卫鸿脸上的怀疑,她不由无奈的用手抵住了下巴。
    “在你们眼里,我就那么蠢吗?”
    洛笑笑歪过身子,靠着矮桌望向了庭前摇曳的松柏,脑海中又浮现出了昨天在樱花林的情形。
    就在崇明勾着她的下巴,两片薄唇即将贴上来的时候,洛笑笑抬手抵住了他的肩膀。
    “您愿意为了美色入地狱,可却没问过,我乐不乐意。”
    她轻笑着拽过了男人的衣襟,绕到他身后微微一扯,便将宽大的僧袍脱了下来,随即穿到了自己的身上。
    “真正的绅士,应该是脱了衣服给女士穿,而不是靠上来。”
    洛笑笑一边系着衣带,一边轻笑着对上了男人半眯的眸子,“请别怀疑,在今天之前,您在我眼里确实是个还不错的男人。”
    今天之前?崇明蹙眉,似乎也意识到了自己的破绽。
    “您特意送那种,喝起来没有感觉,后劲却很大的酒,又提起这个温泉,再用一个冠冕堂皇的理由找过来,应该不是偶然吧?”
    洛笑笑走到了男人的面前,仰头细细的打量着他的五官,“其实,你直接说想睡我,我会答应的。”
    男人皱着眉,低头刚想环住她的腰,却被洛笑笑直接挡了回去。
    “可惜啊,我们那儿有句古话叫,机不可失,时不再来。”
    她的手由男人的肩膀游走到了胸口,最终,用力的往外一推,“用计谋先诱骗女人的心,然后再获得她们的身体,这太卑劣了。”
    回想起昨天摸到的肉体,洛笑笑不禁惋惜的长叹了口气。
    “事情的经过就是这样,”她扭回头,看着卫鸿继续道:“再说,我又不是个傻子,才认识几天就情啊爱啊的,我能信就有鬼了。”
    在她面前的男人挑了挑眉,抬手指着她领口处露出的一抹红痕,问道:“那这是什么?”
    洛笑笑掩住自己的锁骨,尴尬的抿了抿唇,她和许凯之间的事,让她自己亲口说出来,还是会有些不好意思的。
    瞧着她的反应,再结合昨天电话里那小子的语气,卫鸿敏锐的嗅到了一丝端倪。
    “难不成,你和许凯也……”
    “那是个意外!”洛笑笑抬手止住了他的后话,“解释起来有些复杂,你就当什么都不知道好了。”
    卫鸿铁青着脸盯了她半天,最终深吸一口气,再次将面前的合同推给了洛笑笑。
    “签了它们,以后不准再有其他的男人。”
    “鸿爷,我说过很多次了,你为什么总……”
    “我是说,除了目前以外的其他男人。”卫鸿一边摊开合同,一边闷闷的打断了她的话。
    目前以外?洛笑笑停住了动作,为什么,她隐约有种正房接受纳妾的错觉?
    洛笑笑扫了一眼面前的合同,最终脑子里只剩下了一个念头。
    他的脑子,坏掉了。
    “等等,”洛笑笑拦住他的动作,“鸿爷你清醒一点,你知道这些钱,能换多少个比我条件好的女人吗?”
    “知道,我有这些钱的时候,条件比你好的女人都会自己扑上来。”
    他挣开了洛笑笑的手,继续自顾自的摊着合同,“但是她们都不是你,我只要你。”
    类似的情话,卫鸿说过很多次,但是洛笑笑从未当真过。
    可如今,瞧着这个男人把整副身家都摆在自己的面前,她的心难免会产生偏移。
    难道他曾经说的那些,都是真的吗?
    “你究竟为什么喜欢我呀?”洛笑笑捏着手中的钢笔,低声问道:“就是因为那年我在俱乐部拿洗手液糊了你的眼睛?”
    卫鸿停下动作,低垂着视线,半天都没有开口。
    洛笑笑挑起眉头,小心翼翼的试探道:“你该不会是个M吧?”
    “比俱乐部那次更早。”像是怕她再往奇怪的地方想,卫鸿瞪了她一眼,沉声回到。
    更早?洛笑笑蹙着眉,用笔杆抵住了下巴,他们在那之前就见过吗?
    难道是大学的时候?
    不对,那时候虽然有不少名人来京川大学演讲,但她一般只听陈明夏的,她也是从那时候开始对经纪人的工作感兴趣的。
    除了演讲、座谈会之类的活动,她也没什么机会见到卫鸿这种级别的人物啊。
    洛笑笑回忆着脑中关于卫鸿的资料,又与自己的经历做起了对照。
    如果是更早以前……
    “你当过兵?”洛笑笑像是猛地想起了什么,抬手指着他问道:“你该不会在白城服过役吧?!”
    “不是服役,”卫鸿心虚的咳嗽了一声,含含糊糊的囤囵道:“只是……去参加了个……集训而已。”
    “2009年10月底。”
    洛笑笑在心中感叹着命运的神奇,同时也挑眉不满的质问道:“从枫叶林救起我的人就是你?那你为什么不早说?”
    “那之后你不是转校了么,而且节目里你也说,觉得救你的人是个变态啊……”
    卫鸿躲避着她的视线,声音听上去莫名有些委屈。
    “那是因为,那时候林子均转去了私立高中,我父母为了让我跟着去,就拿这事当幌子,跟林家提了要求。”
    洛笑笑感叹着长出了一口气,“那是我人生中第一次彻彻底底的感觉到,自己是个工具人。我不是讨厌你,我是讨厌那时候不敢拒绝的自己。”
    男人抬眸望着她,一时也不知道要怎么开口,在经历过苏锦城的事情之后,他深知过往的经历,都是洛笑笑的雷区。
    洛笑笑瞧着他小心翼翼的模样,不由低笑着撑住桌沿支起了脑袋。
    “我那时候只是个高中生,你就对我感兴趣?你不会真是个变态吧?”
    “不是!”卫鸿慌忙的摆手解释:“最开始或许只是保护欲,直到四年前再相遇,我才开始对你有感觉,真正爱上你,是我们认识之后。”
    时间线听起来还算合理,洛笑笑徐徐点头,随手合上了面前的a4纸。
    “我不会跟你结婚,所以这些合同也没法签。”
    她瞧着男人失望的眼神,轻笑着歪了歪脑袋,“但有些东西我可以给你。”
    洛笑笑轻轻的用指尖叩着桌子,温柔的道:“你刚刚要的承诺,以后不会再有其他男人。”
    ———王麻子叨逼叨———
    我还是决定让坊主npc了,我们番外见吧。
    在这儿顺便给周一请个假,设计狗这两天有点忙,要开始准备618了。
    希望之后不会加班,如果要延更的话,我会上来发个通知。
    --

058、最贵的求婚

- 新御宅屋 https://www.windows89.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