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ρō18.cōм 055、情不知所起

经纪人守则(NPH) 作者:隔壁王麻子

nρō18.cōм 055、情不知所起

      幽暗的茶室内,几站壁灯打在泛黄的墙壁上,毛笔书写的禅字被悬挂在正堂的位置,崇明正系着袖子,轻轻的搅动着器具中的抹茶。
    刚进组的平宫羽织和许凯一起跪坐在对面,细心的留意着他的一举一动。
    洛笑笑靠在门边,欣赏着里头的叁个男人,不由暗自感叹。
    曾风靡亚洲的平宫羽织,居然能和她的凯凯坐在一起,虽然这两个人之间存在着二十几岁的年龄差,可看上去,仍像是一对兄弟。
    坐在另一端的崇明,也丝毫不逊色于面前的这两位演员,身为百年古寺的坊主,他身上有种让人挪不开眼睛的威严。
    以至于,本来只是来看一眼的洛笑笑,莫名其妙的在门外站了半天。
    “今日的课业,请二位好好练习。”
    把茶碗放到二人面前的榻榻米上,崇明将器具稍作整理,又倒了碗茶,取了两块糕点,放在托盘上,朝着洛笑笑所在的方向走去。
    “这是给我的?”洛笑笑有些意外的指着自己,用口型问到。
    崇明轻笑着点了点头,躲过茶室中那两人的视线,引着她到了中庭的石桌边。
    他回身拿起了水缸边的长杆竹瓢,温柔的开口道:“先洗手吧。”
    洛笑笑自然的伸出了手,可男人却没有直接将水浇下。
    “要靠近一些,”崇明拉着她的手靠近了竹瓢,“这样才不会溅起水花。”
    水流混合着男人的轻抚,几乎淌遍了洛笑笑手上的每一寸肌肤。
    酥酥麻麻的触感,让原本发凉的水温都变得有些烫手。
    “可……可以了……”
    感受到自己异常的心跳,洛笑笑赶忙抽回了自己的手,“我先尝尝甜点吧。”
    “得先把手擦干,”他从自己的衣襟里取出手帕,递给了洛笑笑,“否则会粘在手上的。”
    染着他身上熏香的手帕擦过洛笑笑的指节,那触感,总让人忍不住浮想联翩。
    洛笑笑红着脸迅速的擦完了手,刚准备把帕子递回去,崇明就已经端起了糕点。
    “这个红的叫朝露,绿色的叫花野,都是春季特有的和果子。”
    到这个时候,洛笑笑多少也觉出了些不对劲。
    可面对着这样一个充满神性光辉的男人,她又很难断定对方刚才的行为是在撩她。
    难道在他们的国家,僧人会把信众当成自己的孩子?那他刚刚就是教自己洗了个手?
    “不尝尝吗?”崇明端着盘子好奇的打量着她。
    洛笑笑瞧着他脸上那温柔又纯粹的笑容,心下不由生出了几分惭愧。
    她怎么能用那种龌龊的心思去揣测一位僧人呢,或许就是文化差异吧。
    “我挑这个红色的好了。”
    洛笑笑随意选了一个塞进嘴里,可还没等她嚼上两口,就被碎屑呛到了喉咙。
    她赶忙端过托盘上的茶碗,猛的灌了一口。
    可谁知,苦茶入喉,直接令的她将糕点一并吐回了碗里。
    “那个……”洛笑笑羞臊着一张脸,用手遮住了茶碗,“这个茶比想象中的苦……”
    崇明被她逗的笑弯了眼眉,抬手用指节抹去了她嘴角的残渍。
    “茶道,就是需静心从苦中参悟的。”
    洛笑笑配合着点了点头,身子却不自觉的往后退了两步。
    “我……”她紧张的眨巴了两下眼睛,“我还有些事情没有处理,下次再找机会跟您好好参悟吧。”
    说罢,洛笑笑便端着茶碗飞快的逃离了现场。
    男人轻笑着摇了摇头,目光忽然落到了自己的指节上,他抬手,将抹过洛笑笑唇瓣的指节含在了口中。
    丝丝缕缕的甜,混合着茶的苦涩,在他的口腔中流转着。
    她的味道,似乎比想象中的还要美妙,崇明望着那远去的背影,意味深长的眯起了眸子。
    除了丢人,洛笑笑已经想不出其他的形容词来形容方才的情形了。
    她愤愤的将那碗茶倒进了客房的马桶里,咬着牙按下了抽水键。
    听着虹吸的声响,她满脸通红的捂住了自己的脸。
    “太丢人了,”洛笑笑哀嚎着坐到了浴缸边,忽然双手合十的乞求道:“老天爷,麻烦让那个坊主失忆吧!”
    这抬头不见低头见的,崇明每次见到她都会想起今天的这一幕吧。
    她会不会是这个国家,唯一一个往茶碗里吐东西的人?
    还是换个酒店吧,不见面好歹能避免些尴尬,洛笑笑耷拉着肩膀,从口袋里掏出了手机。
    正当她准备打开软件看看附近的酒店时,一串熟悉的号码出现在了屏幕上。
    这是苏锦城的号码。
    洛笑笑无奈的轻笑了一声,莫名对自己的记忆力生出了些抱怨。
    事无巨细都能牢牢记住,是个优点,但,也是缺点。
    “苏先生,有什么事吗?”
    听到这样疏离的称呼,电话那头的人明显是愣住了。
    “我现在在国外,漫游费挺贵的,如果苏先生没有什么重要的事情的话,等我回国了再谈好吗?”
    “是关于之前片场偷拍的事情。”
    苏锦城像是生怕她会挂断电话似的,赶忙表明了自己的来意。
    “已经可以确认爆料的就是宋雪柔,但采集证据需要先告中间人,你怎么想?”
    “当然不能告。”
    回想起自己还委托过苏锦城这事儿,洛笑笑的语气稍微平和了一些。
    “帮我发个律师函给宋雪柔,吓吓她就好了,律师费的单子你发到我的邮箱,等我回国以后会找公司批的。”
    就在洛笑笑准备挂掉电话的时候,苏锦城忽然没头没脑的问了一句:“你把公寓租出去了吗?”
    在那之后,苏锦城还去找过她吗?
    洛笑笑停住动作,随后又忍不住自嘲的摇了摇头,她难道还在期待着什么吗?
    “不是租出去的,刚过完年,我就把公寓卖掉了。”
    “那你现在有地方住吗?”苏锦城的声音有些焦急,“如果想换房子的话,可以跟我说,之前你不是想买……”
    她无语的嗤笑了一声,直接打断了苏锦城的话。
    “苏先生,我就是不想再留下任何与你有关的记忆,才卖掉公寓的。”
    她听着苏锦城停滞的呼吸声,淡淡的开口道:“如果你真的希望我好,就应该永远从我的世界里消失。”
    “笑笑……”
    苏锦城低喃着,咬紧了下唇,一股血腥味随之窜入了口中。
    “能不能再给我一次机会,我已经在……”
    “嘟……”
    电话挂断的提示音,截住了他的话,苏锦城张了张嘴,最终只得苦涩的将所有的情绪都咽了回去。
    或许她说的是对的,或许自己真的不该再去打扰她的生活……
    苏锦城低头盯着手机屏幕上的合照,紧紧的蹙起了眉。
    可他好像做不到……
    ———王麻子叨逼叨———
    日常晚更,明天要开始上班了,要恢复每周1、3、5、7的更新了。
    码字会慢一点,来自社畜的无奈……
    --

nρō18.cōм 055、情不知所起

- 新御宅屋 https://www.windows89.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