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ρō18.cōм 037、戏源自生活

经纪人守则(NPH) 作者:隔壁王麻子

nρō18.cōм 037、戏源自生活

      在洛笑笑的印象中,君子两个字和卓冉从来扯不上关系,但经过醉酒这事之后,她开始对这个平日里玩世不恭的二世祖有了些新的认识。
    除了好看的皮囊,高超的床上技巧,或许这家伙身上还有些她未曾发现的优点。
    经过了一夜的沉淀,洛笑笑的心情也平复了许多,她开车回家的时候正巧碰到了准备离开的苏锦城,从他脸上的倦意可以看得出来,恐怕是一夜未眠。
    两人望着彼此,都没有开口说话,直至所有询问的勇气都在沉默中消亡。
    或许他们都害怕对方会比自己更洒脱,所以从始至终都没有人敢先逾越规则,就这样维系着现状,没有进一步也不会退一步,刚刚好还能在一起。
    随着年末将至,洛笑笑顺其自然的把心思转移到了工作中,自从将牧远的亲民形象树立起来后,访谈、综艺之类的通告就开始多了起来。
    一般的节目都会在春节前就录好节内要播的内容,所以这十二月到一月初的这段时间,是娱乐圈艺人最忙碌的时候,工作量相当于平时的两倍。
    陪着牧远拍戏、录综艺、约访谈、拍杂志,每天都忙到脚不沾地,自然也就没有那么多心思去想什么情情爱爱。
    这也是洛笑笑的一个优点吧,在她心目中,工作永远都排在最前面。
    《oh,我的经纪人》首播之后,节目组很快就联系了她们拍第二期,不过因为第二期卡在了春节档播出的缘故,他们改了纪录片跟拍的模式,说是要做期特别的春节放送。
    叁对嘉宾一起到乡下度过叁天两夜,这样的设定很贴合最近网上兴起的田园牧歌。
    原本洛笑笑对节目组的安排并没什么意见,可一想到要和柳悦莹一起呆上叁天两夜,她这浑身上下就觉得不对劲。
    这股让人浑身难受的不对劲,从她知道日程开始就一直伴随着她,这两天呆在剧组里,时不时还得应付贴上门的宋雪柔,她的脾气都快压不住了。
    “这段戏,你不能就表现得像个木头啊,哀莫大于心死懂吗?”
    白依依卷起剧本猛拍着自己的手心,满脸恨铁不成钢的说着戏,“你马上就要跳楼了,要在你爱的人面前自杀,不要表现得好像去买个菜就回来了似的,好吧?”
    这已经是第十五遍NG了,虽说宋雪柔跳楼这段是重头戏,但大冬天拍外景,还托了那么长时间,在场的工作人员多少有些怨言。
    为了接之前的戏,牧远身上的戏服还是入秋时的款式,薄薄的几层布,瞧着也不保暖。
    趁着白依依教训宋雪柔的空挡,洛笑笑往牧远的手上塞了杯咖啡。
    温热的触感贴上早已冻僵的手掌,引得他不由一愣,牧远显然是没想到她会对自己如此细心。
    “暖暖吧,今天还有两场戏要拍,后天还有综艺,可别冻病了。”
    原来是因为这个,牧远撇开视线,将方才的那一丝感动原封不动的收了回去。
    “一杯咖啡有什么用,你不如去管管白依依。”
    白依依可是偶像剧的金牌编剧,圈里流量明星哪个不巴望着有她照拂,况且现在有了陆毅然撑腰,连导演界也得给她叁分薄面,上赶着去招惹她?洛笑笑可不傻。
    “她不是你粉丝吗?还是你说话更管用,”她捧着咖啡,冲城楼边扎堆的那伙人扬了扬下巴,“自己的权益得靠自己争取。”
    这是在跟他叫板?牧远扬起眉头,将手中的咖啡递给了一旁的工作人员,大步流星的走向了城墙边。
    洛笑笑想不到他会真的过去,刚打算伸手去拦,可转念一想,白依依也不会对他做什么,看个热闹还是不错的,早些结束,她也能少挨会儿冻。
    平日里牧远是不爱搭理白依依的,所以拍了两个月的戏,他们之间还是没什么交情,可这会儿,洛笑笑看着他们聊得热火朝天的模样,反倒像是多年老友。
    这是在聊什么呢?洛笑笑好奇的侧过耳朵,可耳畔除了冬日呼啸的北风外,什么也没听着。
    正当她扫兴的把耳朵埋回头发里,缩着脖子拢紧羽绒服的时候,城楼边扎堆的那伙人忽然都望向了她,洛笑笑不自觉的往后退了一小步,心里隐隐有些发怵。
    “笑笑!”白依依看出了她想要开溜,急忙上前一把抓住了她胳膊,“听说平常都是你帮牧远对戏的,这段你来帮帮忙,给宋雪柔找找感觉。”
    她给宋雪柔找感觉?洛笑笑拧着眉头,都还来不及拒绝,就已经被白依依推到了城墙边。
    瞧着面前这一双双期待的眼睛,她不禁暗暗咬住了后槽牙,现在想要拒绝也不行了,原先因为宋雪柔而不满的人都把她当成了救命稻草,要是她再拒绝,恐怕这些人的怨气都得冲她来了。
    “宋小姐毕竟是专业演员,帮她找感觉实在是谈不上。”
    洛笑笑一边说着客套话,一边已经顺手的接过了白依依递上来的剧本。这是宋雪柔的剧本,纸质还很新,黄子衿的台词只是简单的标明了一下而已,可见她对这部戏有多不用心。
    不过,她毕竟是来给芳菲做替的,依着她这样的性子也确实不会为此下什么功夫。
    “洛姐别那么客气。”
    宋雪柔故作贴心的从城墙的围栏上下来,冲洛笑笑做了个请的手势,“你没吊威亚,就靠城墙里头坐吧,别太往外,危险。”
    如果她不说,洛笑笑原本也没打算坐到城墙上去,这冷风天的,谁愿意在风口冻着呀。
    不过看着宋雪柔这么主动的让出位置,洛笑笑也不好说什么,裹紧了羽绒服往城楼的护栏上象征性的靠了一下,就算是坐下了。
    随着方小雅喊了Action,洛笑笑也放下了手上的剧本。
    “你还记得这座角楼吗?”她目光空洞的望着眼前的男人,“那年宫中夜宴,我们便是在这里相遇的。”
    洛笑笑嘴角勾起,仿佛是回忆起了过往的美好,可那弯起的眼眸却因为经历了太多苦楚,而变得晦暗,瞧不出半点欢悦与生机。
    “我自幼不受家人待见,长到十六岁就顶替姐姐被送入宫,我原以为我的人生就是如此了,可上天让我遇到了你。”
    瞧着她那副凄苦的模样,牧远的心中不知为何生出了几分刺痛,有那么一瞬间的恍惚,他甚至觉得洛笑笑并不是在演戏。
    “你像天神般将我从泥泽中解救了出来,你教我诗词歌赋、谋略兵法,带我骑马射箭、修习武艺,你让我觉得我并不是个无用的黄子衿,与你在一起的日子曾是我人生中最快乐的时光。”
    所有人站在角楼的过道里,静静的注视着洛笑笑,那副毫无生机的模样,让他们都不禁屏住了呼吸,没有人想过,一个经纪人也会有这样的演技。
    “我知道做人不能贪心,能遇到你,已经是上天给我的恩泽了。”
    洛笑笑瞥了一眼手中的剧本,倚靠在栏杆上的身子微微发颤,苦涩中带着些绝望的笑声,随着风声沁入每个人的骨髓。
    “所以你和姐姐在一起的时候,你说要娶她做正妃的时候,你背弃了与我的承诺,封她的儿子做太子的时候,我都不曾怨过你,可我们的孩儿只有十岁啊,你怎么能就任由姐姐害死他?难道只有她的孩儿才金贵,我的孩儿就活该如草芥吗?”
    说到最后一句台词时,洛笑笑不禁有些哑然,许是想到了自己与弟弟之间的往事,她的心情变得有些糟糕。
    “那真的是个意外,听话,你先下来好吗?”
    瞧出她神色上的变化,牧远立刻接过了台词,毫无痕迹的抹去了她之后的大段对白。
    洛笑笑决然的摇了摇头,眼中的情绪皆化作了冰冷的漠然,她就那么望着眼前的男人,像是看着什么陌生的东西。
    这一刻,牧远生出了恐惧,洛笑笑的样子实在太像要去寻死的人了,那种决绝,就仿佛像是对这个世界没有了留恋。
    “一切始于这角楼,就让一切再终于这角楼吧,既然你先背弃了承诺,也怪不得我绝情。”
    洛笑笑深吸了一口气,忽然转身望向了城楼外的天空,风卷着她未扎紧的长发,在空中飘扬着,显得她整个人都清瘦了许多,像是随时会被风吹走似的。
    “从今日起,我们恩断义绝,死生不复相见。”
    “洛笑笑!”
    几乎是在她这句话落地的瞬间,牧远快步上前攥住了她的胳膊,那力道重的,仿佛要掐进她的肉里。
    一片寂静之后,白依依带头先鼓起了掌,周围的人方惊醒过来,纷纷附和着。
    洛笑笑扬起眉,一脸玩味的望着牧远,低声调侃道:“你不会真以为我会跳下去吧?看来我的演技可以出道了,下次我也去面试个角色试试。”
    “我是看你面黄肌瘦的,万一被风吹下去造成事故,会影响剧组开工,”牧远皱着眉头在她的提醒下松开了手,“你去房车里等我,别在上面呆着了。”
    明明是关心却死活不肯承认,都快叁十岁的男人了还像个青春期的小孩似的。
    洛笑笑轻笑着,配合的微微点头,“遵命,我去房车里候着您。”
    --

nρō18.cōм 037、戏源自生活

- 新御宅屋 https://www.windows89.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