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5、真不愧是你

经纪人守则(NPH) 作者:隔壁王麻子

025、真不愧是你

      把卫鸿送走后,洛笑笑又开始了忙碌的一天,被迫在片场监护影帝的她,只能靠着手机给各家发工作邮件,在许凯进组培训的期间,她得把后期的宣传都谈上,借着品牌方也想蹭热度的心态,一定能把《枭》推上封神的王座。
    大约到了中午放饭的时间,周晨把叁人的盒饭都领了过来,洛笑笑闷头回着消息始终没有动筷子,坐在边上的牧远冷冷的打量着她,心中的烦闷不断的滋生着。
    “牧哥,你们这是……”周晨扒了两口饭,见两人都没有吃,只得默默的放下了筷子。
    “不管你的事,上一边吃去!”
    听着牧远的怒喝,洛笑笑划着屏幕的手微微一顿,她抬头宽慰的对周晨点了点头,示意他先逃离战场。
    得了特赦,周晨立刻端着盒饭下了房车,自打牧哥有了经纪人,他就再也不用承受这种无端的怒火了,真好。
    “说说吧,又有什么不满意的?”洛笑笑把手机随意的往桌上一放,歪坐着看向了牧远。
    又有什么不满意的?她压根就没一件事让人满意过,牧原咬着后槽牙瞪了她半晌。洛笑笑见他一直不说话,也有些烦了,抄起手机正准备离开,牧远才悠悠的开了口。
    “你明知道我哥是什么人,居然还敢利用他?”
    “我并没有利用他,这是一桩买卖,”洛笑笑淡然的回道:“而且,我觉得他并不希望由你来替他讨公道。”
    牧远听出了她话中的阿谀,眉头紧皱着起身拽住了她的手腕,“你凭什么觉得?你以为你跟他很熟吗?!”
    手腕被拉扯的疼痛让洛笑笑不满的凝起了眸子,她挣扎了一下,发现自己的力气完全敌不过他,就索性任由他拽着。
    “睡过几次,算不上熟,但我想,他在床上跟我说的话,应该比跟你在一起的这几年都多。”
    牧远的额上青筋暴起,他压着洛笑笑贴上了车门,被激怒的大脑释放出了他压抑多年的狂躁,“你不是跟什么男人都可以吗?干嘛还用我哥来警示我?明明就是个婊子,你还想装……”
    只听得一声闷哼,洛笑笑用脚猛地踢向了他的胯下,吃痛的男人弓着腰撒开了她的手,额上瞬间渗出的细汗和他逐渐涨红的脸,让洛笑笑的心情稍微舒缓了一些。
    “你这种整天发情让别人收拾烂摊子的公狗,有什么资格评价我?”她嘲讽的冷哼了一声,打开了车门,“下次说话带脑子,如果再这样,我绝对会踹到你不举。”
    “这个电视剧我不演了!”牧远泄愤似的吼道。
    感受到车外投来的数道视线,洛笑笑皱起了眉头,“别跟我这儿闹小孩子脾气,我可不会惯着你。”
    “谁要你惯着,本来也是你骗我,我才来演这个剧的,”牧远冷笑着抄起了桌上的手机,“还有,你和我的那些事,我都会告诉陈明夏,以后这行你也别想混了。”
    牧远这毫无收敛的音量,几乎让每句话都落进了别人的耳朵里。
    洛笑笑挑着眉,不禁开始怀疑起牧远是不是有恋兄情节,她是说了什么不得了的话,能逼得他狗急跳墙?
    回忆着方才自己说过的话,她忽然联系到了卫鸿说起的往事。也许,是因为他是唯一没有原谅牧远的人,所以牧远对他的疏离一直都心存芥蒂,她刚刚拿卫鸿来嘲讽他,可能是戳中他的痛处了。
    她环顾四周,瞧着那一双双窥探的眼睛,无奈的砸吧了下嘴,重新关上了车门。
    洛笑笑坐到牧远的对面,翘着二郎腿悠悠的开口道:“合同已经签了,你现在违约需要赔一大笔钱,你是打算自己掏,还是让公司给你擦屁股?”
    牧远不以为然的嗤笑了一声,“我就是公司的股东,谁掏钱不都一样吗?”
    “当然不一样,”洛笑笑扬起笑意,将手机里备份的合同推到了牧远的面前,“合同是以你私人的名义签的,整部剧的投资加上后期的宣传,总共得赔几个亿吧。”
    看着牧远惊诧的去翻合同的表情,洛笑笑嘴角的弧度上扬了一些,“对了,赔偿条款里还有木兰庭,如果你毁约,伯母的餐厅也就归甲方了。”
    “洛笑笑!”牧远横眉怒喝,他怎么也想不到在签合同的时候,这个女人就已经开始算计他了。
    面对怒不可遏的牧远,洛笑笑还是维持着雷打不动的笑容,以前给牧远签的演绎合同都是由公司法务审核过的,所以他从来都不会去细细的看条款,殊不知,这样是要吃大亏的。
    当然,这只是逼牧远就范的花招而已,真正的合同是洛笑笑出面签的,这份假合同并不具备真正的法律效益。作为一个合格的经纪人,再怎么玩,她也不会拿艺人的权益开玩笑。
    “所以还要毁约吗?”洛笑笑摊着手,佯装着无奈的拿回了自己的手机,“那我现在就给监制打电话吧。”
    牧远按住她的手,咬着后槽牙的声响听的人牙根发痒,许久他才恶狠狠的瞪着洛笑笑道:“算你狠!”
    在车内争吵的两人,谁也没有注意到偷偷从驾驶位撤出去的手机,宋雪柔看着完整的录像得意的扬起了眉,上次妨碍她和影帝的好事,她还没有找洛笑笑算账呢,这回,可有她好看的了。
    被洛笑笑反威胁了的牧远,在下午演被天君指婚的戏时,表现的让白依依都忍不住拍手叫好,毕竟是从现实中总结出来的演技,当然更真实。
    等众人收到消息的时候,微博上一条关于经纪人压榨影帝拍烂片的热搜,已经攀升上了榜单。
    附带的视频很明显就是他们下午在房车里的对话,洛笑笑被拍到了正脸,牧远的粉丝已经开始人肉她了,只不过一个下午的时间,她的私人信息就被公布了出来。
    与此同时,原本还在拍摄期的《梦落叁生》也被迫曝光了演员阵容,之前一系列的宣传部署都被打乱,只得从头再来。
    网上声讨无良经纪人和无良影视公司的阵仗,已经影响到了投资方,无数电话打到制片的手机里,拍摄随时都有被叫停的风险。为此,白依依彻查起了剧组,势必要揪出放料的那个人。
    “这事儿还用查?明眼人一看就明白吧。”芳菲靠在沙发上,拿目光瞄了一眼宋雪柔。
    围了一圈的主演、编剧两两相望,谁也没有说话,芳菲则懒洋洋的划拉起了手机屏幕,“消息刚出来,我就去问了,爆料来源和水军的钱,都过了公共中间人的手,能这么熟悉套路的,总不会是那些群演吧。”
    宋雪柔见大家的目光都聚到了自己的身上,立刻红着眼眶拧住了自己的裙角,“芳菲姐,这个事情还没查清楚,你不能这么……”
    “急什么?指名道姓说是你干的了吗?”瞧着她那副想哭又不敢哭的模样,芳菲嗤笑着直接怼了回去。
    方小雅看这剑拔弩张的气氛,立刻摆手将两人都拦了下来,眼下找出罪魁祸首并不是最重要的,外界对这部剧的口碑已经降到了谷底,怎么逆转局面才是关键。
    “洛小姐,你看……”方小雅望向了洛笑笑。
    “先让这事儿发酵一段时间吧,”她放下了手机,脸上客套的笑容仍旧如常,“这事情因我而起,就交由我去处理吧,在此期间希望剧组不要做任何回应。”
    制片点了点头,心下还是有些嘀咕,可看着洛笑笑胸有成竹的模样,又不好意思当着众人的面问个明白,毕竟背后有星皇在,他们总会帮忙处理的吧。
    坐在一边的芳菲好奇的扬起了眉,现在网上可都是她的私人信息,估计没多久就会查到她在白城的往事,之前明明一提就炸,怎么这会儿反倒淡定了。
    散了局,芳菲一路跟着洛笑笑到了房间门口,终于还是忍不住问了出来,“你真没事?”
    洛笑笑拿房卡的动作一顿,冲她笑着点了点头,“当然,谢谢你的关心。”
    啧,这越是表现的正常,她就越是觉得洛笑笑有问题,忠于自己内心对八卦的渴望,芳菲贴到了她的身边,一双大眼睛半眯着,神秘的压低了声音。
    “你到底有什么方法翻盘呐?让姐妹也学习一下吧?”
    洛笑笑被她的模样逗笑,无奈的摇了摇头,也凑过去学着她压低了声音,“合约是假的,原本就是用来诓牧远演戏的。”
    “靠!”芳菲直起了身子,瞬间领悟了洛笑笑的用意,“所以你现在是打算将计就计,卖影帝?可你拿自己开刀也太……”
    把牧远陷入瓶颈的事捅出来,不但可以让《梦落叁生》获得更多的关注度,还可以为牧远争取到同情分,如果他的表现足够好,之前放弃他的导演也会在此之后抛来橄榄枝。
    置之死地而后生,说不定,还能通过这个事儿给影帝接点地气,吸引点粉丝,可谓是一箭叁雕。
    芳菲默默的竖起了大拇指,冲着洛笑笑露出了敬佩的眼神,“真不愧是一手带出许凯的经纪人,够狠。”
    ———王麻子小剧场———
    卓:苍天饶过谁,曝光他,他演戏不行!他什么都不行!
    牧:???
    --

025、真不愧是你

- 新御宅屋 https://www.windows89.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