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po①⑧.c哦m 020、芳菲牌八卦(加更)

经纪人守则(NPH) 作者:隔壁王麻子

zpo①⑧.c哦m 020、芳菲牌八卦(加更)

      为了证明自己的年纪还不会影响性生活,卫鸿连着在洛笑笑的家里住了一周,男人的肉体填补了她心中的空虚,先前的愁绪在不知不觉中被床上的欢爱抹去。
    只是偶尔想起,她总会不由自主的好奇,为什么在那个时候想到的第一个人,会是苏锦城。
    不过随着时间的推移,许凯和牧远的戏都排上了日程,她也就没有那么多心思再去想这种问题了。
    由于陆毅然对《枭》这部电影的要求极高,所有确定下来的演员都得集中进行秘密训练,在体验角色的同时顺便加速演员之间的默契。
    自洛笑笑将人送进组后,这帮人就带着许凯消失的无影无踪,连通电话都不让打,好在她最近和白依依混在一起,偶尔还能从她口中探听到一些电影的进度。
    与许凯的待遇不同,走下神坛拍起偶像剧的影帝,第一次体验到了什么叫廉价制作。
    以流水线操作着称的方小雅,即使被洛笑笑提醒了无数次,仍旧没有大幅度提高服化道的质量,甚至连取景地都还是按照古装偶像剧的套路制定的。
    在被牧远甩了第N次脸之后,洛笑笑无可奈何的做起了他的全职传声筒,帮着协商、提供思路、联系场地,她甚至都有点怀疑自己才是这部电视剧的统筹。
    最终,在她的不懈努力下,牧影帝总算是进了组,一切也都如她的预期般走上了正轨。
    “真是没想到,有一天居然能和牧影帝一起拍偶像剧。”
    片场的休息区内,两个挽着袖子扇风的女演员正聊的起劲。
    “是啊,谁能想到牧影帝也会接这种偶像剧,不过话说回来,关于影帝的传闻你听过没有?”
    “你是说,他一入戏就会潜规则女演员,最后用资源封口的那个?”
    “对对对,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要是有机会演对手戏就好了。”
    听着演员间流传的八卦,坐在最后排的洛笑笑不自觉的收拢了耳音,啧,没想到牧远还真有这种癖好,看来她这段日子得防着点,万一他对芳菲下手可就不得了了,那位可不是用资源能打发的角色。
    “哎,你还想插一脚呢?演黄子衿那个,早就巴巴的等着被潜规则了。”
    “那个宋雪柔?”另一个女演员嗤笑了一声,“她还真是不要脸,哪里有荤腥就往哪里拱。”
    “谁说不是呢,圈子里的导演监制都快被她睡遍了,这种公厕,影帝怎么可能看得上。”
    宋雪柔?洛笑笑将碎发挽到耳后,心下存了个底,这个剧组的妖魔鬼怪还真不是一般的多,看来拍摄期间,她得时时刻刻守着牧远才行了。
    经纪人守则第六条,保护艺人在公众面前的形象,及时处理其身边存在的隐患。
    原本剧组给牧远安排的酒店,是在距离拍摄地十公里外的城镇,不过为了能节省往返时间,他自己要求降低住宿标准,和所有演员一起,住到了影视城外的小宾馆。
    受益于影视产业的发展,这些在影视城附近的小宾馆虽然没评星级,但卫生和服务还是能跟上水准的。
    洛笑笑刚住进来的时候还觉得挺满意,但住了两晚后,她就意识到了这些小旅馆的弊端,隔音实在是太差了,隔壁有个什么响动都能听的见。
    最要命的是,她的隔壁住的是另一部戏的监制,几乎每晚上都能听见各种香艳的色情直播。
    “讨厌,不要老是摸人家啦~”
    “小骚货,你下面都流水了,还装什么纯,快把屁股翘起来,让老子操死你。”
    洛笑笑敷着面膜刚从浴室走出来,就又听见了隔壁传来的淫声艳语。
    她无奈的翻了个白眼,拉开床头柜拿出早上特意买的耳塞,准备带上,房门却忽然被人敲响了。
    洛笑笑打开门,瞧着同样敷了面膜的女人微微一愣,“你是?”
    “诶哟,果然是你这间屋子收音最好。”
    芳菲抱着一堆零食,探着脑袋侧耳听了听屋内的响动,随即冲洛笑笑抛了个媚眼,“我那几个邻居太素了,借你这儿听个荤腥。”
    没等洛笑笑反应,芳菲就走进了屋内,将怀中的零食往茶几上一扔,盘着双腿坐上了沙发。
    “你作为经纪人,听过的八卦应该也不少吧?交流交流?”
    芳菲拆开一包薯片放在腿间,满脸期待的望向了洛笑笑。
    “芳菲小姐,这个时间打扰别人休息,似乎不是很礼貌。”无视了她的问题,洛笑笑的目光撇向了墙上的时钟。
    “你隔壁住的是《神剑3》的王监制,今天他睡的这个,听声儿应该是……啊,董微微,不是说她叫床的声音是一绝吗,怎么听起来也一般般啊。”
    看着眼前自说自话的女人,洛笑笑的耐心显然不够用了,她沉默了一阵,索性不再理会芳菲,自顾自的整理了一下杂物,就准备去睡觉。
    “我白天看宋雪柔把戏服带回来了,”芳菲往嘴里塞了口薯片,“你猜她会不会偷偷去找影帝对戏?”
    洛笑笑的动作一愣,随即转头望向了芳菲。
    “宋雪柔可是圈里出了名的绿茶婊,别看她表面柔柔弱弱的,实际上搞起男人来手段可毒辣了,很多导演监制都中过她的套,这女人跟个癞皮狗似的,谁沾上都得惹一身骚。”
    说完了话,芳菲便歪着脑袋,饶有兴趣的偷听起隔壁的叫床声,仿佛刚刚说出那番话的人并不是她。
    芳菲是有意要帮她,可洛笑笑想不通她为什么要帮她?
    碍于眼下也不是解释的时候,洛笑笑进浴室洗掉面膜,随意的擦了把脸,拿着手机就冲出了房间。
    被留在房内的芳菲轻笑着捧起薯片,将开了录音的手机贴到墙边,平滑的音波线随着隔壁的淫叫高低起伏,关于前情敌的桃色录音,一定得跟家里那些男人们好好分享才行。
    “牧远,开门。”
    叁楼的走廊里,洛笑笑穿着一身睡衣不断的拍着门,长久得不到回应的焦虑,让她的声音不免染上了怒气。
    “我是洛笑笑,不论你在干嘛,现在给我开门。”
    还是没有人回应,洛笑笑拨通了牧远的手机,侧耳贴在门板上,不一会儿里头熟悉的铃声就响了起来。
    明明就是在房间里,洛笑笑皱起眉头,心下升起了一股不祥的预感,难不成他又跟上次一样疯魔了?要死,如果宋雪柔真如芳菲说的那样,牧远粘上她估计得褪层皮。
    “牧……”
    正当洛笑笑准备再拍门的时候,浑身湿漉漉的男人喘着粗气打开了房门。
    “你什么情况?”她打量着上身赤裸的男人,目光随即移向了从浴室探出头的女人。
    洛笑笑眸色一深,“已经做完了?”
    “没有,刚开始……”
    狠狠瞪了牧远一眼,她进屋关上了房门,宋雪柔瞧着她的眼神立刻惊惧的缩回了脑袋。
    洛笑笑径直走向浴室,毫不避讳得打量着赤身裸体的女人,等看得宋雪柔羞臊的撇过脑袋,佯装出一副受了侮辱的模样,她的目光才移向了地上凌乱的戏服。
    “连玩情趣play的衣服都能从剧组借,宋小姐还真是会做无本生意啊。”
    “不是这样的……我……”
    宋雪柔哽咽着红了眼眶,怯生生的望向了坐在沙发上的牧远,可对方明显并不想搭救她。
    果然是出了名的绿茶婊,这幅我见犹怜的模样,真不知道骗过了多少男人。
    洛笑笑俯身捡起了地上衣服披到了她的身上,“衣服是拿来穿的,就算要脱也得看对了场合,否则我怕你后悔的时候,想穿都穿不上了。”
    这赤裸裸的威胁让宋雪柔不禁皱起了眉头,不过只是影帝的经纪人而已,凭什么拿出这种正房的派头来压她。
    光凭着她的眼神,洛笑笑就能猜出这女人心里的想法,这下子,她更是没有善心等到宋雪柔穿完衣服再赶人出门了,随便的帮着裹了一下,洛笑笑就推着她一路走到了门口。
    “等一下,别……牧远……牧远……”
    宋雪柔有些惊慌的抵抗着,一双含泪的双眸祈求的望着牧远,在她一声声的呼唤下,坐在沙发上的男人忽然站起了身。
    就在洛笑笑以为他要英雄救美的时候,男人拽住了宋雪柔身上唯一蔽体的外套,在开门的瞬间,猛的将不着寸缕的女人推出了出去。
    “滚。”说罢,牧远沉着脸,无情的摔上了房门。
    洛笑笑被眼前的状况弄得一头雾水,反应了半天才回过了神,她皱起眉头审视着坐回沙发的男人,略带疑惑的开口问道:“原来你是这种渣男吗?”
    “是她故意打扮成黄子衿的样子来找我对戏。”牧远没好气的回道。
    “可是我看你刚刚的样子,明显是动情了吧,就算是她主动撩拨的,你扛诱惑的耐力也太差了。”
    “你!”牧远被噎的没法反驳,索性冷哼一声撇开了视线。
    洛笑笑无奈的看着他,捡起衣服放到了茶几上。
    因为是边拍边播的缘故,他们其实还没有演到第二世的内容,宋雪柔之所以出现在片场,是为了学习芳菲的表演方式,以便在日后饰演黄子衿的时候能更加贴近角色。
    牧远会中招,无非是因为他没信心能演出那种生死相随的爱情,所以在宋雪柔来对戏的时候,他就不由自主的强迫自己入戏。
    早知道应该找个刚毕业的单纯女学生来演黄子衿的,说不定顺便跟影帝谈个恋爱,他就能开悟,洛笑笑叹了口气,坐到牧远的身边。
    “有些事着急不来,你要是总为了能演出感情戏睡女演员,我想星皇没多久就破产了。”
    这也就是为什么他先前一直禁欲的原因啊,牧远冷着脸扭开了脑袋,他是真的不想和洛笑笑谈这个话题,就好像在承认自己是忍不住欲望的禽兽似的。
    “之后要对戏,记得叫上我,”为了免于影帝再入虎口,洛笑笑无奈的做出了牺牲,“不过请你尽量克制下自己的脑子,爱情不都是兽欲,全靠走肾的那叫约炮。”
    牧远眉梢一挑,全然没想到洛笑笑会为此放开限制,他侧过身子狐疑的询问道:“你认真的?”
    “有什么问题吗?这个剧组没一个省油的灯,到时候影响了你,我怕夏姐直接就跟我断绝师徒关系了。”
    哦?原来陈明夏对她的影响力那么大吗?如果以此为要挟的话,不知道这女人能妥协到什么地步,牧远舒展开眼眉,嘴角不自觉的勾起了一抹笑意。
    --

zpo①⑧.c哦m 020、芳菲牌八卦(加更)

- 新御宅屋 https://www.windows89.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