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po①⑧.c哦m 014、我们打个赌

经纪人守则(NPH) 作者:隔壁王麻子

zpo①⑧.c哦m 014、我们打个赌

      星皇娱乐的休息室内,低沉的气压让端坐在沙发上的两人彼此对弈着,安静到只能听见呼吸声的房间里,掩藏着浓烈的火药味,直视着对方的视线,在交织的那一刻仿佛迸发出了火星,战事一触即发。
    “我让你当经纪人,就是让你给我接这种戏?”
    牧远的手指有节奏的敲击着茶几上的剧本,满是怒气的眼神,像是恨不得将面前的女人撕个粉碎。
    “这个戏有什么问题吗?”洛笑笑随意的拿起剧本翻了两页,“剧情跌宕起伏,受众老少皆宜,出资方实力雄厚,且你是绝对的男一号。”
    “你觉得我混到今时今日的地位,是为了接这种狗血偶像剧吗?”
    叁世情缘、爱恨情仇、生死虐恋,这部剧简直集齐了八点档狗血偶像剧的所有梗,如果不是因为洛笑笑平常表现够敬业,牧远都忍不住怀疑这女人就是想报复他。
    洛笑笑半靠着沙发的垫子,抬眸对上了男人的视线。
    “九年里你总共接了二十五部戏,一半以上都是相似的角色定位,从两年前的《缉盗联盟》之后,你有多久没有入围金影奖了?你还记得吗?”
    被戳到痛处的男人咬住了后槽牙,扭头望向了别处,表演程式化是作为演员的大忌,卡在瓶颈上,他自己也觉得很煎熬,所以这两年他尝试着去接一些有感情戏的剧本,可结果却大多不如人意。
    “这个剧本看似狗血,却融合了各种极端的情感纠葛,而且对手是偶像剧女王芳菲,边播边拍也能让你最直观的看到观众的反馈。”
    洛笑笑环着自己的胳膊,笑容中带上了几分感慨,“如果不是因为白依依是你的粉丝,这么好的练级机会,我打着灯笼都找不着的。”
    牧远皱着眉头将手掌压在那一摞厚厚的剧本上,这种狗血电视剧真的能帮他突破瓶颈吗?万一播出后评价不好,他这十年的努力岂不是都付诸东流了,那位对他的期望也会落空的。
    “电视剧不同电影,它展现的故事线更长,铺垫也更多,只要你正常发挥,最多也就落个口碑平平。”
    看出了他的担忧,洛笑笑贴心的补充道:“作为你的经纪人,我比你更在意你未来的价值,但有些难关是必须要闯的,我会陪着你的。”
    牧远望着她的眼睛有些出神,他是第一次在洛笑笑的脸上见到这样的神情,清澈而又真挚,仿佛天生就带着值得信赖的魔力,上一次他见到这样的眼神,还是在那个人的脸上。
    “我……”牧原迟疑着拧起了眉头,最终还是摇了摇头,“我不可能因为你的几句话,就拿我的职业生涯去赌。”
    “我听说你当初进娱乐圈就是为了钱,现在你都混成股东了,还继续做演员,应该不是为了兴趣吧?”
    几乎是已经打定主意要让牧远接下这部戏,洛笑笑说话的方式也随之变得尖锐起来,她很清楚,只有把一切都和那位前辈挂上钩,才能逼的牧远做出她想要的改变。
    “观众的心有多善变不用我提醒你吧,如果你停滞不前迟早会被人遗忘,什么影帝影后,都不过是些虚名而已,如果只是为了在金影奖的回忆册里留下你的简介,那救你而死掉的前辈岂不是太冤了?”
    “你闭嘴!”牧远将茶几上的剧本扫落在地,额上的青筋已经暴起。
    洛笑笑的眼底浮起一层淡淡的嗤笑,她俯身捡起落在脚边的剧本反手甩到了桌上,挑眉对上了男人的视线。
    “上次我和你对戏的时候,在你眼里根本看不到爱,你之所以会入戏到睡了我,就是因为你太想演出那种爱而不得的感觉了,你在骗你自己的脑子。”
    她翘起二郎腿将手肘压在膝盖上,俯身凑近了面前的男人,“这两年拍戏的导演也跟你说过类似的话吧?承认吧,你已经到瓶颈了。”
    牧远拧着眉注视着她的双眸,心底翻滚的怒意始终找不到一个宣泄口,他不得不承认洛笑笑的话说的是对的,特别是最近两年,他已经看不到导演眼中的认可了,即使他拼命的去钻研,也没法表演出他们想要的爱,一个男人本该拥有的、炙热的爱。
    “不如我们打个赌?”
    女人忽然的转变让牧远有些反应不及,他疑惑的皱着眉头,静静等待着她的后文。
    “如果这部电视剧的口碑和收视率都超过同类剧,你以后就都得听我的,反之,如果它没有超过,那我以后不会再干预你,一切都由你说了算。”
    要去顺应这次的机会吗?牧远垂下眸子陷入了沉思,那个人期待着他能走上更高的舞台,可他的瓶颈已经让他止步于此了,虽然洛笑笑接这种戏肯定有报复他的意图,但仔细想来,这个方法其实也不是完全不可行。
    他需要体验,也需要有个人来引导他,偶像剧女王芳菲的感情戏是业界称道的,跟她一起演戏确实可以学到很多,如果最后真的搞砸了,至少他也不需要再挣扎,就这样维持现状走下去,听天由命吧。
    随着心中的想法渐渐明朗,牧远也卸下了眉间的愁绪,他缓缓点头答应了下来,“好,我和你打这个赌。”
    洛笑笑满意的弯起了眼眉,将包里的合同拿出来让牧远签完,收拾好自己的东西站起了身,全然是一副不想多呆的模样。
    “你现在就要走?”牧远将合同递了过去,有些不满的拧起了眉,“你就不打算坐下来跟我好好聊聊?”
    “抱歉,比起你,我觉得许凯更需要我,他明天下午还要去陆导那儿面试呢。”
    将合同塞进包里,洛笑笑冲着面前的男人无奈的摊开了双手,牧远冷冷的撇了她一眼移开了目光,可下一秒他才忽然反应过来,最近在选角的陆导不就是陆毅然,那白依依……
    “你,”牧远横眉怒视着洛笑笑质问道:“拿我做筹码给许凯铺路了?”
    “牧影帝的想象力未免也太丰富了吧?”
    洛笑笑神色淡然的摊开了双手,“我只是找陆导给许凯谈了个公平竞争的机会,还是和一帮新人一起,当然,如果这算铺路的话,那么您在陆导心目中的分量就,啧啧啧……”
    听完这番话,牧远的脸色更黑了,原本因洛笑笑而起的怒火,在一瞬间都转移到了陆毅然的身上,凭着他的名号,在那小子身上居然换不到半点好处,这是侮辱谁呢!
    看着牧远的神情,洛笑笑的眼里闪过一丝狡黠,今天被白白晾了两个小时的事,她可不会就那么算了,风水轮流转,在影帝这儿埋点雷,未来给他添添堵也挺不错的。
    经纪人守则第五条,在不影响公司利益的情况下,工作上的矛盾要尽可能在工作上解决。
    从牧远那儿出来,洛笑笑径直去了公司的练习室,和正在教授许凯剑道的老师打了招呼,她就坐到了一边的长椅上。
    因为运动的关系,许凯的额上已经渗出了汗珠,练习室的灯光打在他脸上,反射着晶莹的光点,他将白色的短袖挽到肩膀,若有似无的肌肉线条在举手投足间显露出些许少年感。
    他好像一直都没有怎么长大,洛笑笑靠着墙,静静的欣赏着眼前的一幕,许凯就像是她亲手创造出来的艺术品,是她重生后的见证,甚至有的时候,她觉得许凯的身上寄托了她所有的一切,仿佛两个人活成了一个人。
    “洛姐!”
    许凯的呼唤将洛笑笑从思绪中带了回来,她弯着眼眉给小跑过来的男人递上水杯,伸手用毛巾一点点擦去他额上的汗水,“还有最后两节课了吧?你可得好好学啊,明天就得上战场了。”
    故意低下脑袋迁就洛笑笑身高的男人,疑惑的睁大了眼睛,等瞧见她眼中那藏不住的喜悦时便一下子明白了过来。
    “陆导答应让我试镜了?”
    洛笑笑嘴角的弧度上扬了几分,冲着面前的男人得意的点了点头。
    “洛姐,你太棒了!”
    说罢许凯便兴奋的抱起洛笑笑,嬉笑着转起了圈,被惊着的洛笑笑只得无奈的环住了他的脖子,等他稍微冷静一些时才宠溺的敲了一记他的脑门。
    “又没正形了,还不放我下来,这要是在外面被狗仔拍到了,我肯定得被夏姐削死。”
    许凯傻呵呵的笑着将她放了下来,随即又俯身将自己额前的碎发撩开,冲着洛笑笑指了指眉间的位置,“Lucky  kiss。”
    幸运之吻,是洛笑笑曾经用来勉励他的方法,年深日久这也成了两人间不成文的规矩,每当许凯要去挑战些什么的时候,他就会问洛笑笑索取一个幸运之吻。
    虽然洛笑笑自认不是个幸运的人,但她对许凯来说又好像真的有点吉祥物的意思,至少每次在关键时刻,许凯都没有掉过链子。
    “这回的试镜很重要,洛姐要亲久一点,才能保证有足够的幸运。”
    许凯睁着一双星眸不断的将脑袋凑到洛笑笑的跟前,一副天真的模样惹得她又好气又好笑。
    “我知道了,”洛笑笑捧住了他的脸颊,“你小子明天一定要给我尽力哦,要是失败了看我怎么罚你。”
    柔软的唇瓣带着她的体温印上了男人的眉间,淡淡的鼻息喷溅在肌肤上,让被亲吻的男人忍不住加深了笑意,他仿佛能从额间的触感中感受到吻上它们时的甜美。
    ———王大麻子小剧场———
    许:我到底什么时候才能上场?哥哥们都已经轮完了一圈了。
    麻:你还是个孩子啊!
    --

zpo①⑧.c哦m 014、我们打个赌

- 新御宅屋 https://www.windows89.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