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0、发生了什么

经纪人守则(NPH) 作者:隔壁王麻子

010、发生了什么

      “你来这儿之前,是发生什么了吗?”
    洛笑笑的睫毛微微有些发颤,她注视着眼前的男人陷入了沉默,许久才嗤笑着撇开了脑袋,不过是刚认识没多久的人,她居然差点以为对方看穿了自己的心,只是因为被她拒绝心有不甘,才问出这种问题的吧。
    “牧影帝这是改用怀柔政策了?”洛笑笑挑起眉梢,依旧是那副客套而疏离的笑容,“可惜,我最近没需求,什么招对我都不好使。”
    推开牧远,洛笑笑拧开了门把手,正巧看到从电梯出来的卓冉,他提着一个银色的箱子,满脸淫笑的朝洛笑笑招了招手。
    “笑笑,今天我们玩点特……”
    望着全然无视他进入电梯的洛笑笑,卓冉的表情僵在了脸上,他回头用疑惑的眼神询问着牧远,对方只是摇了摇头,两人就这样目送着到手的猎物下了电梯。
    “我刚看监控,你们不是还聊的好好的?”卓冉纳闷的进到会客室把箱子往茶几上一放,“你是怎么把她惹毛了?气得她刚刚连招呼都不跟我打。”
    他要是知道为什么就好了,牧远冷着脸坐回了沙发,半撑着椅背的手轻轻摩擦着皮质的纹理,若有所思的问道:“你一直在看监控?有看到她之前做了什么吗?”
    “之前?”卓冉坐到茶几上,凝眉回想着。
    “早上陪许凯去拍了封面,然后送他回来上剑道课,之后去了趟服装间给另一个经纪人拿了两套衣服,她就上来找你了呀,都挺正常的啊。”
    都挺正常吗?脑内闪现出洛笑笑方才的神情,牧远果断的摇了摇头,肯定是发生了什么,才会让她那副假面具出现裂痕,那个深沉的眼神显然是在无意中透露出来的。
    可是,能让她有那种神色的究竟会是什么事呢?
    “我就出去谈了一趟业务,回来你就接手了牧远,这中间是发生了什么?”
    陈明夏从办公室的小冰箱内拿出了两罐啤酒,随手递给了洛笑笑,“我以为你这样的性格,不会看上那个烫手山芋呢。”
    很恰当的形容词,那家伙确实是个惹人讨厌的烫手山芋,洛笑笑低笑着打开啤酒呡了一口。
    “我猜你接手前,应该在我们部门问了一圈都没有收获吧?你该打个电话来问我的。”
    洛笑笑点了点头,附和着对方调笑的语气弯起了眼眉,陈明夏翘着二郎腿单手撑在膝盖上,转悠着手里的易拉罐,像是在回忆着很久远的事情。
    “其实你能接手牧远,倒让我挺开心,”陈明夏望着洛笑笑,眼中皆是温柔,“牧远的第一个经纪人是我的师父,我师父特别喜欢他,几乎把心血都花在了他的身上。”
    夏姐的师父?洛笑笑有些愕然的凝住了神色,她要是没记错那个人在八年前出了交通事故,这样说来,牧远没有经纪人的时间就对上了。
    “八年前,他带牧远去赶通告的路上出了交通事故,是他用命保护了牧远。”
    揭开回忆的伤疤,总能让人再次想起那撕心裂肺的疼痛,陈明夏苦笑着抬起了眼眸,发红的眼眶让洛笑笑看着有些心疼。
    “我师父临死前和牧远说,不要内疚,保护艺人就是一个经纪人的责任,这句话让牧远拒绝了所有经纪人,他大概,是不想再见到有人为他而死了吧。”
    陈明夏往口中猛灌了一口啤酒,气泡腾起混着冰凉的液体,让她复杂的心绪稍微宁静了一些。
    “其实牧远并不是天才型的演员,你应该能看得出来,他所有角色中最出彩的都是悲情硬汉,他需要体验、感受过,才能演的好,可惜没有经纪人帮他去开拓戏路,我不希望他一直这样,毕竟他是我师父的心血。”
    陈明夏望向身旁的人,轻声道:“你能帮他,他也能成就你,在我看来你们很合适。”
    经纪人为了救艺人而死,这样的事迹在圈内居然没有留下一点痕迹,可见那个人的死对牧远而言是多大的隐痛,所有人都不敢提,渐渐的也就会淡忘,夏姐应该是想让牧远放下这个心结,也能让她师父的过往不再成为禁忌吧。
    这一刻,洛笑笑都不知道自己到底该心疼谁了。
    她冲着陈明夏点了点头,算是应下了对方的期许,就像夏姐爱护她的师父一样,洛笑笑也同样爱护着陈明夏,既然她和牧远之间的关系已经定了,那么解开心结也是迟早的事情,就当是顺水推舟了了夏姐的心愿吧。
    傍晚时分,卓冉发消息过来要约她吃晚饭,虽然一猜就是叁人行的搭配,可洛笑笑还是答应了。
    不出所料,她来到地下停车场的时候,卓冉的车里还坐了牧远,一路上的氛围很安静,大家都像是约好了似的谁也不说话,直至到了老城区的筒子楼,憋了一路的卓冉才终于开了口。
    “你知道木兰庭吧,那是牧远妈妈开的私房菜馆,一座难求啊,”他卖弄的竖起拇指冲着牧远点了点,“这次多亏了少东家的面子,我们才能加塞吃一顿,你就行行好,别生他气了。”
    木兰庭是影帝的妈妈开的?洛笑笑扭头看向了后座的牧远,不禁觉得有些不可思议。
    在圈子里关于木兰庭的传闻她听过很多,说味道极佳的、说老板娘独自经营不易的、说是哪个大人物用来铺设关系网的、说有黑道背景的,把这些好的坏的都揉在一起,木兰庭就更加扑朔迷离了,如今要她把这个谜团和牧远放在一起,反倒让自以为看懂了牧远一点的她,有些不确定了。
    “就是个普通吃饭的地方。”像是通过眼神猜出了洛笑笑的心思,牧远淡淡的解释了一句。
    叁人下了车,沿着窄小的过道上了楼梯,陈旧的木料散发着淡淡的霉味,昏黄的灯光下盘旋着飞蛾,这样的老建筑在县城都不多见了,可它却立在帝都的二环线内,这块昂贵的地皮上。
    打开门迎接他们的是一位大约五十岁出头的阿姨,她瞧见洛笑笑的时候眼里满是惊喜,大约是因为牧远第一次带女孩来的缘故,她对洛笑笑格外的热情。
    “沉阿姨,不带你这么性别歧视的啊。”
    被撇下的卓冉哀怨的嘟囔着,把水果交给了牧远,一屁股坐在了客厅的沙发上。
    “你们两个混小子有什么好看的,”沉木兰摆手示意他腾位置,转身拉过洛笑笑坐到了中间,“姑娘你叫什么名字呀?你是跟我们家牧远还是跟卓冉……”
    坐在一边的卓冉听到这儿不由得冲着厨房的位置嚷嚷了起来,“沉阿姨想媳妇想得不行,牧远你可得加把劲儿。”
    “没正行。”沉木兰笑着打了一下卓冉的后背,又转回头等起了洛笑笑的回答。
    “我叫洛笑笑,是牧远的经纪人,卓冉是我老板。”
    沉木兰听到经纪人叁个字的时候明显一愣,她望向卓冉,瞧他笑着冲自己点点头,才欣慰的又拉着洛笑笑的手放到了自己的膝盖上,“牧远以后就麻烦你了,洛小姐。”
    去洗了个水果,回来就听到自己被母亲托付出去的牧远并没有什么反应,他把果盘放在茶几上,随手抽了两张纸巾,一边擦着手一边看向了墙上的挂钟。
    “差不多到饭点了,他还没来吗?”
    “啊,差不多应该要到了,妈和他打过招呼了,你们蹭一顿没什么,反正他每次都订很多,吃不完。”
    母子两人的对话让坐在一旁的卓冉感到好奇,听着口气应该是和牧家很熟的人,难不成是传闻中的那位?他兴奋的挑起了眉梢,若真是和那位同桌吃饭,他在圈子里可就有得吹了。
    “洛小姐有男朋友了吗?”沉木兰掉转话头,满脸期待的望向了洛笑笑,“你看牧远怎么样?要是你不喜欢这个类型的,那就再看看等会儿来的那位,都是我们家的小子,阿姨给你说合。”
    “妈,”牧远拿起一个苹果塞到洛笑笑的手中,示意她坐到隔壁的沙发上,“你厨房里炖的汤是不是快好了?”
    “哎呀!差点忘了!”沉木兰一拍大腿冲进了厨房。
    得到解脱的洛笑笑长舒了一口气,埋头啃起了苹果,她已经很久不曾应对过这样的场面了,这种来自长辈的关怀让她有些无所适从。
    牧远坐在一旁静静的观察着她脸上的表情,总觉得好像有哪里不太对劲,虽然她掩藏的很好,可牧远还是能看得出她很害怕沉木兰的亲近,甚至,到了排斥的地步。
    这种表现绝对不是针对沉木兰的,那么是她本身就很害怕长辈吗?
    --

010、发生了什么

- 新御宅屋 https://www.windows89.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