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8、我想住下来

经纪人守则(NPH) 作者:隔壁王麻子

008、我想住下来

      一个晚上,洛笑笑的淫叫从沙发响到了床上,然后又移到了浴室,接着是厨房,最后到了玄关。
    赤身裸体的女人抵着半开的房门,强忍着被顶弄的快感,死死咬住了下唇,身后的男人每一次都像是故意引她出声似的,伞冠总时不时的研磨着那处脆弱的软肉。
    丰胸配合着男人的撞击淫荡的晃动着,淫靡的水泽声在空旷的楼道里回荡,女人被迫踮起的脚尖已经有些支持不住了,她红着眼眶用眼神祈求着身后的男人,希望他能够因此心软。
    这可是单身公寓啊,两边过道总共住了十六户,万一被发现了,她还怎么做人呐。
    “叫出来,叫出来。”
    苏锦城伸手将人捞进了怀里,用手指一点点的掰开了她的唇齿,女人惊恐的摇着头连忙捂住了自己的嘴。
    “我喜欢听你叫,你不叫,我射不出来,你知道的。”
    洛笑笑的泪水滑过脸颊滴落在男人的手背上,灼热的触感让他的心有些发酸,苏锦城无奈的叹了口气,将人翻过来挂在了自己的胯间,带上房门的同时抵住了玄关的墙壁。
    落地镜前,洛笑笑看着挂在男人身上不断起伏的自己,不自觉的垂下了眼眸,这幅样子真的太淫荡了,比她以往任何一次做爱的时候还要淫荡。
    “现在可以叫了吧?”苏锦城搂着她的腰,缓慢而又有力的顶弄着花穴,“把你在别的男人面前的样子,都学给我看看……”
    原来苏锦城还有绿帽情节吗?洛笑笑环着他的脖子,一时居然也升起了莫名的快感,好像被自己的男朋友捉奸后凌虐的感觉,也挺不错的诶。
    “主人~要,唔……要大棒棒操我……”
    主人?连他稍微操的用力点都会哭着求饶的女人,还敢去玩SM?苏锦城咬着牙抬手狠狠的打上她的小翘臀,说不上是疼还是屈辱的感觉,让洛笑笑夹紧了花穴。
    “还有呢?”苏锦城继续问道。
    “小骚穴难受……哈啊……操坏它……主人……”
    “好棒,啊哈……小骚穴要坏掉了……呀啊啊啊……”
    “主人的棒棒好厉害,唔……操我……操坏我……”
    听着洛笑笑越来越没有底线的淫话,苏锦城的肉棒也快要到达极限了,他压着女人的身体快速的挺动起来,伞冠飞速的顶弄着花心,渐渐收紧的蜜肉绞着他,仿佛也在期待着被灌满的快感。
    “啊……”
    男人低吼着抽出了肉棒,炙热的液体全部喷溅在了女人的小腹和胸口,她小穴喷出的蜜汁也打湿了男人的大腿。
    苏锦城抱着怀中的女人喘息了一会,才架着浑身瘫软的她放到了房间的床上,用纸巾一点点的擦拭掉她肌肤上的白浊,男人有些哀怨的望向了她的双眸。
    “这种淫话以后不要学,我不喜欢在床上说脏话。”
    脏话?洛笑笑回忆了一下,可能是那个骚字,她乖巧的点了点头,嗓子实在是应不出声了。
    苏锦城爬上床将人搂进怀里盖好被子,吻了吻她的唇畔,亲昵的磨蹭着她的鼻尖,像是有话要问的样子,可来来回回犹豫了许久,他仍就没有开口。
    那个男人是谁?以后能不能只有我一个男人?这不是炮友该问的问题,他知道。
    从苏锦城怀里醒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的中午,她想要睡懒觉的愿望是达成了,但酸疼的身体并没有得到舒缓,无奈的叹了口气,洛笑笑掀开被角,小心翼翼挪了出去,双腿着地刚打算站起来,她就惊呼着跌坐到了床下。
    她的腿好像已经不存在了,洛笑笑苦着脸撑住床边想要站起来,可是两条如棉花般的腿却始终用不上力气。
    色情小说里,那种被人操到下不了床的感觉,原来是这样的。
    “腿软了吗?”
    被吵醒的苏锦城从床上坐了起来,瞧着伸开双手问他要抱抱的女人,露出了一个宠溺的眼神。
    “是我昨晚做的太过火了。”
    苏锦城将她放到浴缸中,用花洒调好了热水,才温柔的蹲在边上,慢慢的捏着她的腿腹用水柱按摩舒缓。
    温柔的苏锦城真的很让人心动,每次享受他事后服务的时候,洛笑笑都会有种陷入爱情的错觉,不过,错觉始终是错觉。
    “我知道,你是生气我背着你约了别的男人,我应该提前跟你说一下的,毕竟也不知道对方干不干净,你肯定会介意的。”
    苏锦城听着她的话,动作明显一顿,但随后他又恍若无事的继续揉捏了起来,或许心里那个添堵的感觉就是因为这个吧,怕那个男人不干净。
    “不过你可以放心啦,两个都是我的老板,他们玩过的女人应该都挺干净的,而且我都有戴套。”
    “老板?”
    苏锦城的脑海里浮现出了星皇那个中年大叔的模样,可随后他又突然惊觉到洛笑笑话中的数量词。
    “还是两个?”
    洛笑笑点了点头,茫然的瞧着男人脸上越来越阴沉的表情,她说错什么了吗?还是苏锦城误会了什么?
    “啊,那个我们换总裁了,现在这个叫卓冉,还有一个是股东,叫牧远。”
    男人攥着花洒的手明显更用力了,他忍着心头的怒火,努力得做着深呼吸,那副仿佛下一刻就要爆发的模样,是洛笑笑从未见过的,她总以为苏锦城是个温柔的人。
    大概是被热水包裹后,肌肉的酸疼得到了缓解,在经过苏锦城的按摩,她很快就恢复了知觉,可是看着男人依旧难看的面色,洛笑笑也实在高兴不起来。
    “我下午还要去公司,没办法再陪你做一次,不过,”洛笑笑指了指娇艳欲滴的双唇,“这里要试试吗?虽然我没试过,但应该会很舒服。”
    他的不高兴,大概是觉得属自己的东西被别人抢了吧,那么能补偿他这种心理的,也就只有她没和别人做过的事了。
    发愣的苏锦城被洛笑笑拉着坐到了浴缸里,女人将长发拨到一边,露出了好看的颈项,“如果哪里弄疼了,你要说哦。”
    女人俏皮的看了他一眼,伸出舌头绕着尚未挺立的伞冠滑动了一圈,随后温暖的小口便含住了肉棒的顶端,感官的双重刺激,让苏锦城忍不住闷哼了一声,胯间的巨物也随之不断涨大。
    被女人口,他不是没经历过,可被洛笑笑含如口中时的触感,却令他浑身的毛孔都张开了,那种强烈的快感,并非因为她生涩的技巧,而是,因为洛笑笑愿意用这种方式哄他。
    她知道自己为什么生气,却还这样做,那么是不是说明自己对她而言也是不能失去的?她身体的每个第一次,是不是都属于他?在洛笑笑身边有了第二个,第叁个男人后,他仍是那个唯一。
    男人的虚荣心就是这样得到满足的,苏锦城心中的郁闷一下子全部冲散了,他抚摸着洛笑笑的发丝,痴迷的欣赏着她唇齿间的每一个动作。
    吞吐,舔舐,吮吸,女人生涩却又极具诱惑力的撩拨,让苏锦城的欲望达到了顶端,他的喘息鼓励着胯间的女人更为卖力的套弄。
    感受着肉棒上的青筋都开始跳动,洛笑笑立刻含住了肉棒,虽然不是整根的挺入,但她小嘴中的吮吸感,仍是成功的打开了男人的精关。
    白浊的液体冲入了她的口腔,带着些咸腥的味道,苏锦城将她扶了起来,准备伸手去接她吐出来的精液,可谁知道洛笑笑反倒咕咚一声全部吞了下去,这回苏锦城又呆住了。
    “精液原来是这个味道,咸咸的,不好吃。”
    洛笑笑眨了眨眼伸手去够浴室的纸巾,苏锦城便拽住她的胳膊吻上了她的唇,带着欲望的舌尖在她还残留着精液的口中搅动着,纷乱而急促的气息,透露着男人再次燃起的欲望。
    唇齿分离时,苏锦城还不忘亲昵的舔舐了一遍她的唇瓣,“今天,我想住下来。”
    --

008、我想住下来

- 新御宅屋 https://www.windows89.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