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5、戏疯子影帝

经纪人守则(NPH) 作者:隔壁王麻子

005、戏疯子影帝

      如此随意的在公司潜规则女下属,卓冉就不怕她另有所图或者撕破脸皮吗?洛笑笑在被潜规则后的第二天就问出了这个问题。
    一个约炮都要aa房费的女人还能图谋什么?比起曝光老板的桃色新闻获利,某人可能更在乎手里的艺人,卓冉回答完后,还十分中肯的给了她四个字的评价,拔屌无情。
    不过,当洛笑笑表明了自己每个月只有特别的几天才需要炮友之后,嘲讽她的卓冉就转而问候起了她的祖宗十八代。
    在两人数次讨价还价的协商后,卓冉以随便让她在公司里挑个艺人到名下的条件,换取了每月十次的泄欲套餐。
    公司里大多数艺人都有固定的经纪人,洛笑笑也不好意思对别人的孩子下手,加上她又不喜欢太麻烦的艺人,所以她的初选名单就落在了那些没有经纪人,又能自我生长的艺人身上。
    牧影帝,没有成立私人工作室,也没有经纪人,还是全自动型的男艺人,绝对不会因为嫁人而息影,看着人事部送来的资料,洛笑笑像是翻到了什么不得了的宝贝,直接拍板定下了他。
    多年以后洛笑笑回想起这一刻,都会懊悔不已,如果她没有被利欲熏心,她或许就会用自己的脑子多想一想,这么优质的艺人为什么没有经纪人。
    “我要喝的是咖啡师做的手工咖啡,这种街边店的廉价咖啡兑水根本喝不入口,你连这都处理不好,凭什么当我的经纪人?”
    当洛笑笑深刻的认识到牧远是个什么样的人时,艺人调配名单已经签完字盖上钢戳放进了档案室,在背后促成一切的卓冉,反倒成为了赢家。
    “附近的镇子没有什么连锁咖啡店,只能劳烦您先委屈一下。”
    在荒山野岭拍戏还能指望喝什么手工咖啡,要不是身边的经纪人都没他年资长,探听不出什么八卦,她也不会白白中了卓冉的圈套。
    “今天收工前我要喝到,否则你就回星皇跟卓冉辞职吧。”
    牧远面无表情的站起身,看都不看她一眼,就径直的走向了片场,洛笑笑咬着后槽牙才勉强没有让脸上的笑容碎裂。
    八年,八年都没有经济人管理的家伙,脾气果然很差。
    不过牧影帝作为演员的敬业度还是很高的,洛笑笑打量着他休息处捡漏的配置,能在这种环境下演戏还不抱怨,从某种意义上,他算是不错的艺人。
    “洛姐,牧哥不是故意针对你的,他平常也这样,不过今天可能遇到点麻烦,所以心情不好。”
    “麻烦?什么麻烦?”望着牧远的助理周晨,洛笑笑好奇的拧起了眉头。
    “唉,女主角那边嘛,说不愿意来野外拍,要在棚里合成,这不明天牧哥有两场戏,没有人跟他对了嘛。”
    周晨哀叹着一拍大腿的模样,逗乐了洛笑笑,她掩着唇将目光移向了正在准备拍摄的牧远。
    阳光透过树叶的缝隙琐碎的撒在他的身上,那件已经染满污渍、破败不堪的t恤裸露着男人手臂上轮廓分明的肌肉,随着打斗的动作,布料紧贴他起伏的胸口显露出肌肉的线条。
    这得有几块腹肌,六块?八块?一联想到牧远的肉体,洛笑笑便觉得股间有些发痒,淫水顺着饥渴的花穴滴落在内裤上,显得有些黏腻。
    这个男人实在太欲了,洛笑笑撇开视线微微夹紧了双腿,在这个荒郊野岭的地方她也没法找卓冉解决需求,简直要命了。
    忍下心头躁动的春情,洛笑笑快步离开了片场,而在她身后刚停下动作的牧远,却瞧着她略显扭捏的走路姿势露出了疑惑的神情。
    “我说过要手工咖啡的吧?你可以去辞职了。”
    并不十分宽敞的酒店房间内,洛笑笑随手挪开了桌上的剧本,将一杯和早上差不多的咖啡放到了台面上,牧远只是瞧了一眼,就不耐烦的撇开了视线。
    “咖啡不是经纪人的职责,”洛笑笑伸手抽过了男人手中的剧本,“帮自己的艺人对戏才是。”
    牧远饶有兴趣的靠上沙发,如鹰鹫般的目光在她的身上来回扫荡了数回,最终落在了那张看起来还算可人的小脸上。
    “去自首吧,阿越,你杀了那么多人,不要再错下去了。”
    还真是每部悬疑剧都会出现的老套台词,洛笑笑望着剧本声情并茂的念到。
    “我杀的都是法律无法约束的罪人,他们每一个都该死,倩倩,你知道的。”
    牧远垂下眼眸再抬起时,眼底已经装载上了数不清的复杂情绪,果然是专业的演员呐,洛笑笑满意的继续念起台词。
    “那齐晟呢?!他做错了什么,你为什么要伤害他?”
    “那……是个意外……”牧远的声音听起来有些颤抖,“我承认我嫉妒他,可我真的没有想过杀了他,对不起,可是倩倩,我……”
    是要表白吗?洛笑笑凝眉看着后头的台词,立刻按剧本提示打断了他的话。
    “够了!你说什么我都不想听,去自首吧,你杀了人就该受到法律的制裁,否则,你不也成了法律无法约束的人了吗?”
    牧远望着洛笑笑陷入了沉默,许久他猩红的眼眶中滚落了一颗泪珠,绝望的笑声让洛笑笑的身上都冒出了鸡皮疙瘩,不愧是影帝啊,一颦一笑都能影响到对手,她默默得感叹着。
    “好,我去自首,”牧远蹭的站起身,一步步逼近了洛笑笑,“但那之前,我要做一件足以让我去自首的事。”
    充满了压迫感的气息让洛笑笑翻动剧本的手都有些颤抖,她往沙发后缩了缩身子,刚准备念出上头的台词,牧远就已经抱起她走向了床榻。
    “等等!你要干嘛!喂!牧远!”
    洛笑笑最终还是被毫不留情的丢到了床上,男人解下皮带拽住了她的脚踝,将企图逃走的女人压到身下,灼热的气息喷在她的脸颊上,仿佛也点燃了她的身体。
    要死,她湿了,洛笑笑懊恼的咬住了下唇,“结束了,牧远,对戏结束了!你给我停下!”
    男人栓紧皮带将洛笑笑的手锁在了床头的矮柱上,随即捏着她的脸颊,深情的吻了上去。
    “不会结束,永远不会结束,你是我的,我爱你,倩倩。”
    倩你个大头鬼啊!洛笑笑扭动着身体躲避着男人的亲吻,十八禁的剧情不是都不拍的吗?牧影帝这是入戏太深了,还是故意借机行凶啊?他该不会就是因为这个原因才没有经纪人的吧?这家伙平常也这么对待那些女演员吗?!
    脑海里浮现的无数想法,在牧远咬住她肩膀的那一刻都被疼痛驱散了个干净,洛笑笑惊呼着用脚去蹬他,可奈何男人的力气大的惊人,圈住了她的腿不说,还借势压开她的耻骨将胯间的巨物贴上了敏感的蜜穴。
    “倩倩……”牧远隔着蕾丝内裤摩擦着她的私处,舌头卷着挺立的乳尖含入了口中,“倩倩……”
    早上就有些动情的洛笑笑在这样的攻势下,很快就有些招架不住了,可她脑内的经纪人守则却一再的提醒她不能沉沦,和艺人发生关系,这可是大忌啊。
    “唔……牧远,停下……我们不能这样的……哈啊……”
    “那齐晟就可以吗?”
    牧远的眸中闪过一丝隐痛,满是老茧的指腹撵住了她另一处挺立的乳尖,像是被砂纸来回揉搓的触感让洛笑笑忍不住弓起了腰,舒服还是难受?她分不清了。
    “他是怎么操你的?你在他身下也会叫不要吗?”
    牧远轻吻着她的小腹,舌尖舔舐着游走向了那芳草萋萋处,洛笑笑看出他的意图忙并拢双腿,可男人很快又掐着她腿根的敏感处,强硬的拉了开来。
    “那里不行,唔……我求你了……我还没试过被人口……不行的不行的……”
    洛笑笑惊恐的向身下的男人求饶,可这样的描述反倒让他心中一喜,牧远笑着用指节摩擦起充血的肉粒,不轻不重的力度撩拨的洛笑笑娇喘连连。
    “没人试过,那就是倩倩的第一次?”
    牧远低下头对着不断吐出淫水的花穴吹了口气,粗糙的指节缓缓顶入了花穴,“倩倩的第一次,真好。”
    “唔……别……哈啊啊啊啊啊……”
    此刻,洛笑笑也不知道到底是男人指腹的老茧更要命,还是他粗糙的舌头更加要命了,如洪水般涌来的快感冲击着她的大脑,身体像是被电击般弓了起来。
    男人感觉到了花穴内的吮吸感,索性抽出手指,直接用舌头探入了她的花穴,舌头上的颗粒像是恶魔般刮蹭着脆弱的内壁带来前所未有的酥麻。
    “唔啊啊啊……啊……要坏掉了,唔,别吸……呜呜呜……求你,别……”
    男人就像是跟她穴中的软肉较上了劲,每一次感受到花穴收紧,他便用舌头捣软所有能够到的地方,等她放软了又含着花穴用力的吮吸,仿佛恨不得吸干她穴中的蜜汁。
    “给我吧,给我吧……唔呜呜呜,我不行了……真的不行,哈啊啊……”
    被一次比一次更强烈的快感冲击着的理智最终还是断了,洛笑笑喘着粗气挺起了自己的蜜穴,满眼水雾的冲牧远祈求道:“操我,操我……”
    --

005、戏疯子影帝

- 新御宅屋 https://www.windows89.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