Ρ0-①8,C0м 两通电话(两更合一)

强制进入(1v1) 作者:早睡选手

Ρ0-①8,C0м 两通电话(两更合一)

      闻景上一次和男生单独来电影院,还是大学时,男生追了她一段时间,她想尝试着接受,于是应邀。那时虽然算不上动心,但在乌漆墨黑的环境里,还是感到异常紧张。
    她记得那部电影是自己要求看的,刚上映没多久的加勒比海盗五,逐渐在特效的声响里平静下来。两人最后也没在一起,闻景觉得还是差了点东西,慢慢和他断了联系。
    今天再坐到电影院里,身边是存在感很强的男人,还是自己喜欢的人,心境竟然又变化许多,漆黑的四周、安静的候场,显得心跳又剧烈一些。
    映前广告开始播放,路堃坐在右侧,闻景把爆米花捅抱在手里,可乐放在中间的扶手中。
    爆米花桶很大,她抱在胸前就像手捧松果的小松鼠,路堃在黑暗中为了自己的这个想象笑出声,广告声中并不明显。
    “吃吗?”闻景把爆米花往右边推了推。
    路堃用撇嘴表示拒绝:“只有你们女生才吃这么甜的。”
    她嫌弃的看了她一眼,扭头回去看屏幕。
    冷白的屏幕光线照在闻景的脸上,路堃扭头去,她的睫扉扑闪着,眼里水波荡漾,嘴唇红润,叼着一颗爆米花,咽下去后又喝了口橙汁。
    他俩坐在最后一排最中间,两侧空空荡荡,下面两排做了两对情侣,相距很远。
    闻景沉浸在电影情节中,嘴里和手里一直没停下来。路堃对爱情电影有些兴致缺缺,在一旁刷着浏览器里的新闻。
    电影进行到中段,他已经有些昏昏欲睡,握着手机的手开始放松下来。
    闻景余光看见,推了路堃肩膀一下:“困了?”
    他一个激灵,睁开眼,略微迷蒙的看向闻景:“结束了?”随后才反应过来,揉揉眼睛:“不小心睡着了。”
    慢节奏的背景曲缓缓播放,荧幕上男女主角在接吻,路堃把头靠在闻景肩膀上,调整了一下姿势,压低声音:“我眯一会儿。”
    “路堃!”闻景在他耳边小声嗔道,又不忍心把他推醒。
    珍贵的约会时间就在路堃的睡眼惺忪中结束了,直到散场,他才慢慢悠悠的转醒,懒洋洋的靠在闻景肩上不肯起身。
    片尾曲播到最后,字幕滚动完毕,厅里已经没有其他人。闻景脚下放着空爆米花桶和可乐杯,打扫卫生的阿姨来收,朝他俩瞥了一眼。
    闻景迅速拉着路堃出了门,对阿姨探究的眼神感到害羞。
    事后她对路堃一顿指责,他似乎也反省到自己的错误,搂着闻景劝着:“这不能怪我吧,这电影真的太催眠,下次来点刺激的。”
    接着又一脸坏笑的靠近闻景,嘴角上扬,提议道:“下次去那种影吧,我看这商场附近就有一家。”
    不知道为什么,闻景一下就读懂了他眼中的不怀好意,使劲推了路堃一下,然后自顾自的向前走,只有身后的男人才能看她染红的耳框。
    *
    由于前一天晚上降雨,周一上班时气温又降了许多,闻景从柜子最里面找出来棉服换上,下身也换掉了四季如一日的裙装。她感觉自己仿佛上了年纪,再也不是寒风刺骨都刀枪不入的自己,居然变得这么畏寒。
    供暖还没开始,还好每天晚上有人暖床,电暖毯都快成了摆设。
    路堃又恢复了早早出门的习惯。厂子在郊外,他总是起的很早坐两小时的公交过去,两点一线的来回跑。
    厂子缺一个一起干活的木工,上个周闻景帮他在58同城上登广告,有一个外地人应聘,今天路堃正好去面试一下。
    如果顺利的话,厂子这周就能投入使用了。钱哥给他介绍了一个活儿,又是做花箱,一个花箱能净赚700左右,客户订了10个,但要求两个周之内交工。
    生活有条不紊的步入新的轨道,闻景上班的步伐似乎都轻松一点。
    她今天来早了,工位上只有乔蔚和另一个男同事。
    “早。”闻景笑着跟二人打招呼,然后端着咖啡杯钻进了茶水室。
    鞋跟敲地的声音在耳后响起,闻景回头,原来是乔蔚端着马克杯进来。她今天气色不错,大波浪的卷发披散在胸前,即使是降温了依旧是一身素色的套裙,露出一双丝袜包裹的长腿。
    “今天状态真好,是最近有什么喜事?”闻景笑着问她,手上摆弄着咖啡机。
    上一周赵律有个案子在收尾阶段,比较忙,她很久和乔蔚聚头了。
    她伸手捂唇,挡住微笑的唇,手上明晃晃的戒指显眼。
    闻景自然看见,她惊喜问着:“你谈恋爱了?”
    乔蔚抚乐一把卷发,走到洗手池旁边洗涮被子,点头应着:“嗯,上周刚在一起。”
    “真好啊,下次带过来一起吃饭啊。”闻景恭喜着乔蔚,但并没有打听太多其他的。
    “你知道吗?”乔蔚凑过来,一脸神秘的开口。
    她是所里的八卦小灵通,时常跟闻景分享‘一手消息’,但每次不直接说出,总要以“你知道吗”为开头,吊足人的胃口。
    醇香的咖啡味道飘出来,味道浓郁。闻景拿小勺搅动着,非常配合的回应:“怎么了?”
    乔蔚看了看四周没人,将声音放到最低:“郝静要辞职了!”
    闻景心里先是‘咯噔’一下,脑子里涌出的是前天电梯间的场景,郝律一脸不屑与决然的转身,把季然和她女朋友甩在身后,莫名的有种畅快感。
    她装作什么也不知道,佯装惊讶,顺着乔蔚说的话:“啊怎么会这样?她不是在我们所做了好多年了吗?”
    “不知道,人事部之前追我的那个男的昨天微信说的。”她低头拨动戒指:“只说她口头通知了,今天估计就会来办手续,然后做交接,估计是另谋高就了。”
    “真不知道以后哪个助理会跟着她啊,我还是觉得郝律有点凶。”乔蔚摇摇头叹息着。
    此时办公室另一位男同事进来,她迅速闭嘴,开始沉默。
    最终闻景没有跟乔蔚说起郝静与季然的事,她觉得郝律会想要保持一丝体面,更何况她不确定以乔蔚的八卦程度会把听到的分享给谁,还是独自咽下。
    她只是更加明确了,一定要同季然这个危险人物保持距离。
    *哽多彣章綪qιāη往:RóUROυЩυ(禸禸楃).ORɡ
    临下班时,闻景接到两通电话。
    一通来自路堃,告诉她今晚不回家,直接住在厂子里。
    “上午面试那个木工不行,看着很精明,不太适合。”路堃的声音通过话筒传来,显得离自己很远。
    闻景握紧手机,虽然有些闷闷不乐,但还是乖巧的同意:“被褥什么的都有吗?今早上忘记帮你整理了。”
    “有,柴哥那边都有的。”路堃笑起来,磁性的声音从嗓子眼里发出,让闻景听的有些耳热。
    他反复的叮嘱:“你把门窗关好,天黑之前就回家,不要在外面闲逛,我明晚就回去了。”
    而另一个电话,来自将近一个月没有联系的安莱。
    自从上一次在闻景家里不欢而散,两个人仿佛都在较劲,谁也不去联系谁,微信消息空空一片,各自在朋友圈晒着照片,彼此关注,但就是咬牙不去主动搭话。
    闻景有无数次打开对话框,对着空白的页面打字,删删减减,想要粉饰太平的说些别的,又想故作玩笑的问一句‘还生气呢?’
    然而最终她还是关掉手机,觉得咽不下这口气。
    这是两人持续时间最长的一次冷战,长到有一瞬间闻景忘记了他俩因为什么冷战,当安莱的说话声传来的刹那,才想起来是她分手那天在家里评论路堃的一席话而产生的罅隙。
    “在哪?”安莱的声音冷静,话语简洁。
    闻景看了一眼手表,15点25分,周一的这个时间段,除了在上班,还能在哪?
    她怀疑安莱没话找话。
    想到安莱的心里或许有和她一样的忐忑,闻景也没了郁气,心情轻快起来。
    那边电话里的安莱还是快速表达自己的想法,丝毫没有询问的意思:“今晚出来,来我家。”
    闻景憋住笑,低声答:“好。”
    昨天和今天的一起两更合一了。季然的事就告一段落,这章收个尾。
    预警一下,珍惜甜蜜蜜,虐不远了~
    自从上周复工,我就开始更新贼不稳定,见谅,有时候上完班回来就很不想写文。不过还是日更哈,时间不定,有了就来看看!
    没什么榜单需要冲了,珍珠有没有都可以,多跟我留言互动也很好呀^^
    --

Ρ0-①8,C0м 两通电话(两更合一)

- 新御宅屋 https://www.windows89.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