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上好啊

强制进入(1v1) 作者:早睡选手

晚上好啊

      闻景一天都是在飘忽中度过的。泡咖啡的时候会乱想,开会时候也乱想,连季然点她名做汇报都没听见。
    一会想到路堃的手足无措,一会想到他深邃的望过来的目光,闻景乐在其中,又不禁设想晚上一起吃饭的场景。
    她面前摊开了一摞资料,赵律让她下班前整理好,然而闻景已经走神了好几次,心像总是落不到实处,一直在焦虑着。
    下班前赵律把闻景叫到办公室,给了她一摞光盘,大概五六张的样子。
    “你这几天回去看看,这是非传淫秽物品的材料,被代理人翻墙传了三、四十部片子到社交网站上。”赵主任指了指旁边的文书,又跟她说:“这个也拿回去,研究一下,过几天跟我去会见被代理人。”
    “好。”
    闻景转身要走,又被叫住。
    “小闻今天怎么回事?看你心不在焉的,上午会上季主任叫你做的汇报也一塌糊涂的。”赵律把眼镜摘下来抿了口茶,语气里倒是并无责怪。
    闻景从小就很怕自己被点名批评,这时候已经不好意思的红了脸道歉:“没什么,昨晚睡得晚今天有点没精神。”她略微紧张的说:“那我下班了,赵律。”
    回到工位上周围已经没人了,闻景因为被训了有点低落,慢吞吞的收拾包然后下楼。
    走过大厅下面的闸机时,闻景好像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她没走旋转门,直接从边侧小门跑出来。果然台阶下面站着的是路堃。
    路堃是仰着头看她的,眼窝平起来变得没那么明显,露出了内双的隐约痕迹,右边嘴角挑起笑容,还有个小小的‘括号’。
    他没穿早上那件黑T恤,而是换上了短袖的深色格子衫,最上面一颗扣子敞开。路堃抱着胳膊,头微微歪着,目不斜视的盯着闻景。
    他的眼神似乎真的会说话,泠泠的光在跳跃,仿佛在对她打招呼说着:‘晚上好啊’。
    闻景难以抑制‘砰砰’过速的心跳,心里充斥着开心的情绪,她快速下了台阶来到他面前:“你怎么来了?”
    路堃内心给自己打气,说出早就准备好的话:“来接你啊。”
    落日余晖洒下,天空是弥漫的绛红。他向前一步走到她侧面,带着闻景往另一边走。
    “我买好菜了,放在宿舍里,等会路过去拿。”路堃走路时候目视前方,也没看闻景,只是尽快交代事情。
    闻景在一旁偷笑,一整天大脑里设计的情节都被打破,她发现原来不需要考虑那么多,他俩也可以自然的有所发展。
    他步频快,步子迈的很大,闻景一路小跑着才能跟上,走到春江路时已经有点气喘吁吁。路堃听到耳边传来女人微小的喘息声,侧过头,才发现她落下了一步。
    闻景是易出汗的体质,再加上傍晚依旧闷热的天气,走了一会儿额头就冒汗,打湿了脸侧的碎发。脸蛋上红扑扑的,鼻尖也有细小汗珠,却依旧没叫停路堃。
    路堃心神一荡,感觉这一瞬间的闻景迷人又可爱。他偷偷的放慢步子,等着闻景跟上,假装什么也没发生的回过头。
    停工的工地又是寂静无边,只有不远处的小板房亮着灯,隐隐有吵闹声传来。
    “累吗?外面太热,你先回去,我等会儿直接去你家找你。”路堃进院子里之前对闻景说。
    闻景用手指抹了一下脖子上的汗,冲他摇摇手:“没事,我没那么热。”
    说是这么说,她身上的汗可一直没停。但她觉得现在的气氛很好,两人不说话也很平和,她不想首先打破。
    路堃这时也没了那么多顾忌,温热的掌心轻抚上闻景的后腰,借力推了下:“靠近海边起风了,你这样容易感冒,快回去。”
    他认真的看着她,眼里是不容拒绝。
    闻景咬咬嘴唇:“好吧,你等会敲门。”
    这下路堃才舒展开眉头,进了院子。
    拿着成袋的菜出来,路堃觉得缺点什么。就这样回去做个菜?他是来告白的,一顿菜怎么能收买闻景?
    电光火石间,想起来高中模样。那时候学别人有模有样的开包厢、写情书、送花,许歆然乐的合不拢嘴,在一起后的一个月逢人便要炫耀一下,怎么年纪变大了反而只做顿菜?两相对比起来,对闻景也太不公平。
    路堃懊恼,觉得自己实在是太迟钝,面对闻景时愣头愣脑,空有一身蛮劲儿也就罢了,连私下里都没什么花样,寡淡的很。
    *
    这是路堃第一次光明正大的来闻景家里,他站在外面深吸口气,敲了敲房门。很快里面传来脚步声,然后门开了。
    闻景已经换上了居家服,莫兰迪色系的条纹在暖光下显得她愈发温柔。
    她把门推开,去接路堃手中的袋子,路堃把手拿远,不让她碰。
    “你进去,这么沉你拎什么?说了我做饭。”   路堃把菜放在玄关的小架子上,边换鞋边睨了闻景一眼,仿佛她很不懂事的样子。
    闻景倒是很久没听过路堃这么随意的说话,他之前在床上才会呈现这种轻松的状态。
    路堃右手还提了个小袋子,她没看清是什么,就被一块拿进了厨房。
    *
    闻景被安排来看电视,但注意力始终集中不起来。茶几上放着路堃刚洗好的草莓,厨房关着门,只能听见油烟机‘轰轰’的声响。
    路堃烧了个可乐鸡翅,又炒了两个素菜,没多久饭就做好了。
    他把煮米饭的小锅端上来,放在餐桌边上:“这大米好,我工友从家捎来的五常大米,很香的。”
    闻景先夹起鸡翅放嘴里,一股微甜感充斥口腔,蔓延上味蕾。
    路堃摘了大小不合身的围裙,忙前忙后的盛饭、倒饮料,坐下后看闻景嘴里叼着要吐的骨头,制止道:“等会儿。”接着他抽了张纸对折放在闻景旁边:“骨头扔在这上面。”
    可能是这句话,也或许是这个举动,莫名触到了闻景的泪点。明明是很寻常的动作,并没有什么特别的,但她依然感觉到了浓浓暖意,这种被关心的感觉似乎从来没这么明确的被感知。
    闻景家户型小,东西也堆得满满的,她发现路堃站着的时候尤其显得整个屋子小了两号,原来这就是家里有一个男人的感觉。
    路堃看闻景始终低着头,还莫名:“怎么了?可乐放多了?”
    她在努力将眼眶蓄的泪憋回去,嗓子发酸,开口之后声音发颤:“没事...就是,太好吃了。”
    这下他也看出不对劲了,心里又有点急,怕她又去想以前他做的混蛋事。大手探过去,捏着闻景的下颌抬起头。
    眼泪正好又快又急的砸下来,落进晶莹剔透的米饭里。
    闻景嘴角向下撇,眼睑红红的,委屈的看向路堃,仿佛在控诉他的暴力和急切,他不自然的松开手,下颌处已经有了点印子。
    这不耐掐的皮肤给路堃看楞了,复又凑过去轻轻抚了抚留下痕迹的地方,手指暖暖的温度搔起一片火花,烫的撩人。
    这下闻景不哭了,脸却跟着红了。
    她挣脱路堃的手,自己蹭蹭眼角的泪,低头重新拿起筷子说道:“吃饭。”
    这样温柔的他,令闻景感到不妙,只能在心里无力大喊着‘犯规’!
    对不起今天更的好晚,刷微博过于沉迷了...
    没开成车,我又计划失误了,因为想来想去觉得还得有所发展才行。
    多写1k字弥补大家,晚安安
    --

晚上好啊

- 新御宅屋 https://www.windows89.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