Ρ0-18,て0м 爱情or面包

强制进入(1v1) 作者:早睡选手

Ρ0-18,て0м 爱情or面包

      这一觉闻景睡得舒服极了,直到日上三杆悠悠转醒。
    空调还在孜孜不倦的工作中,旁边的被子掀开,空无一人,摸过去床铺也是凉凉的。闻景没在床头柜找到留言条,下床后去洗手间看了一眼,这才相信路堃是真的走了。
    平静的内心又泛起一阵莫名委屈。说来就来、说走就走,把她家当什么地方了?
    走出卧室看到餐桌上倒扣盘子的鸡蛋羹和手抓饼脸色才好看点,变脸变得相当快。闻景把凉透的饭用微波炉加热过,虽然口感已经大不如前,她依旧开心的吃的一点不剩。
    被一顿早饭收买了的女人,体会到被路堃惦记关心的感觉,连洗碗时候都哼着小曲。
    她想,周一就要跟路堃说清楚。
    *
    一天都在家里大扫除,直到晚上才休息,刚坐下没一会,安莱打来电话。
    闻景坐在化妆镜前敷面膜,手机开免提:“怎么样?昨晚你也没联系我,翟江溪没什么事吧?”
    安莱那边有点杂音:“他能怎么样,又喝上头了!”
    “他酒量一向不好,我记得大学时候总闹笑话。”
    “我今天和他就因为这个吵了一架,现在自己出来逛街扫货,不然发泄真是咽不下这口气!”安莱在另一头恨恨的。
    那边的安莱连珠炮一样吐出来:“我丑话说在前面了,这次不戒酒必须分手!从高中到现在因为喝酒被耽误的事情还多吗?每次我都给他擦屁股。”
    闻景把耳机带上,抽出本书靠在床头:“你俩闹分手没十次也有八次,大四毕业时候三个月不联系后来还是和好了。”她又笑:“你认了吧,根本分不开。以后好好管着他就行了。”
    “闻景,我这次是认真的。”电话那头的杂音越来越小,直至安静,安莱声音低落下来:“我以前真的想结婚的,但你看,大三考研他准备一半,说弃考就弃考。毕业投那么多简历,好不容易有家好公司的面试邀请,又因为前一天晚上喝醉第二天没起来错过了。”
    闻景听此也放下书,声音严肃下来:“你说真的?你们都那么多年了。”
    “他太幼稚,太小孩子了。他那个弟弟,整天不务正业搞什么纹身,父母都不管。”安莱苦笑叹气:“我没跟你说过吧,翟江溪他家一直在市里租房子住,很多年前买的那套在郊区。一套房子,两个儿子。”
    “就这种情况,他爸爸拿了十几万给她妈妈买了条项链。我不知道说什么好,他妈妈是家庭主妇,十几万花在这上面有必要吗?”
    闻景无法回答,从大学认识安莱,她一直是无拘无束、不拘小节的,虽然家里条件好,但是对朋友们都很一视同仁,从来不会瞧不起谁。周围人都觉得安莱和翟江溪这一对虽然每天吵吵闹闹,但彼此相爱,很般配。
    “闻景,我并不是嫌弃他,我很爱他。”安莱打破沉默:“婚姻虽然都有风险,但婚姻和谈恋爱不一样,靠我爱你、你爱我走不下去,现在不成熟的他让我不能冒这个险,我不想不快乐,也不想爸爸妈妈伤心。”
    闻景思索一下:“我知道,安莱。但是你也得知道找一个相爱又对你好、不图你什么的人太难了。”
    “嗯我也不想分手,我会再找翟江溪好好谈谈。”
    至此结束话题,两人又闲扯了一会儿,直到闻景面膜干在脸上才喊停。哽多彣章綪qιāη往:RóUROυЩυ(禸禸楃).ORG
    *
    路堃帮人做了一天花箱,忙活久了腰都开始僵硬。他在附近的药店买了两贴膏药,又去美食城吃了碗刀削面,才步行回工地。
    海边的夜晚,风都是潮湿粘腻的,吹在身上久了不舒服,路堃扯了扯短袖。正是霓虹闪烁的时候,一路看过去显得光怪陆离。
    到了宿舍里面黑漆漆一片,只有路堃自己回来了,老四就凑到他跟前。
    “堃儿,今天挣多少啊?”老四递他根烟。
    路堃接过来没点,只夹在耳朵上,睨他一眼:“做了两个,能拿三百。介绍活儿那老头抽一半。”
    “操!这老头真个杂碎,我看他一幅贼眉鼠眼的就不是好东西,抽这么多!”老四啐一口。
    “能咋整,还得挣钱。”路堃无奈的笑了笑,又问:“二柱呢?平常他往咱屋里凑的最勤快,今天不见人呢。”
    --

Ρ0-18,て0м 爱情or面包

- 新御宅屋 https://www.windows89.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