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章 我习武啊

豪门女配道系日常 作者:一溪砂

第20章 我习武啊

      不知为何,贺琰宁反而有种不适应的感觉。可他之前也不见得跟叶筝有多么密切的来往。
    所以稍稍有些不适他就放开了。
    毕竟像叶筝这么大的小姑娘心思多变,今天这样,明天就有可能那样,压根就不是固定的。
    贺琰宁小时候是习过武的,豪门出生的少爷们多少都得有点拳脚功夫,就算没有拳脚功夫,出行身边也总有一群人围着,不过因为贺琰宁自己习过武,知道习武有多累,叶筝就算再张扬任性她也是一个十几岁的小姑娘。
    况且出身富贵人家的小姑娘,做别的事情也就罢了,习武这种辛苦的“体力活儿”……
    不是贺琰宁不相信叶筝,只是实在太累太辛苦了,即便是体力更好的男人都难以坚持下来。
    “主人,贺琰宁觉得您坚持不下来。”通灵宝玉有些幸灾乐祸的告状,他发现这普通人的心思还真的挺有意思的。
    就像这位原主的未婚夫,之前一直把原主当妹妹看,可是他主人几乎什么都没干,他就莫名其妙的对她刮目相看了?
    男人还真是多变……通灵宝玉心里默默的哔哔。
    并没有把自己的这个想法告诉主人叶筝。
    “呵!”对于通灵宝玉的告状,叶筝只是冷笑了一声,就没说话了。
    “叶筝,你暑假有什么安排吗?”
    贺依萱现在对叶筝的兴趣越来越浓了,不由开始打听她的行程,贺琰宁也忍不住竖起耳朵去听。
    一般情况下,别人问你的行程很有可能是他想约你,或是只是单纯的问一下。
    贺依萱是前者。谁知道叶筝直截了当的说道:“暑假这两个月不能浪费了,我得健身习武。”
    贺依萱的小脸一下子就垮了下来,望着叶筝的目光就有些一言难尽。
    以后她要真成了自己的嫂子,那她还不得陪练成“金刚芭比”?贺依萱瞪大了眼睛,觉得自己的脑洞好像开大了。
    但是好可怕!她深深的咽了一口口水,哀怨的看了一眼自家大哥,贺琰宁也有些无奈。
    “那除了习武健身之外呢?有什么安排吗?”
    叶筝疑惑的看了他们俩一眼,学着原主的模样高傲的翻了一个白眼,“没有其他安排。”叶筝顿了顿,“可能还得做暑假作业吧。”虽说她不是原主,既然代替她一些时日,总不能给原主留下烂摊子吧?
    老祖宗表示自己还是很有节操的。
    贺依萱:“……”
    贺琰宁:“……”
    直接把天聊死的叶筝就被贺琰宁送回叶家去了。
    老祖宗本人对这次见面还挺满意的。嗯,贺琰宁请她吃饭了,对她的印象应该好一点了。如果贺琰宁很讨厌她,又怎么会请她吃饭?
    原主的愿望是希望贺琰宁后悔,那叶筝觉得她没事可以多在贺琰宁面前晃悠,贺依萱这人也不是那么的讨厌,勉强也能做个朋友。
    嗯,计划相当的完美。
    只是贺琰宁会不会觉得她很棒,她打架很厉害,这不是叶筝考虑的事情,她压根就不会撩男人,让男人后悔还不如直接把男人打趴下。
    通灵宝玉:“……”深知这位不开窍连劝都懒得劝,以免自己被气死……
    快到叶家的时候已经快要八点钟了,期间叶筝并没有给叶家打电话,也没有通过任何形式联络叶建泽,告诉他自己和贺琰宁兄妹两人吃饭的事情。
    不过汽车的声音还是让叶家人知道叶筝回家了。
    因为除了叶筝,住在这栋别墅里面里的其他人都在家。叶建泽非常生气,倒不是别的什么原因,而是叶筝这个死丫头那么晚才回家竟然连一个电话都没有。
    叶筝当然是故意的,反正她的人设就是一个反叛少女嘛。况且有个词叫什么来着?对了,“欲扬先抑”,叶筝知道丁筠肯定会忍不住告状,所以她故意支开他们,并且答应了贺家兄妹的邀请。
    又故意慢腾腾的吃饭,到时候叶建泽必然大怒,结果发现她不是出去鬼混,而是跟“未婚夫”交流感情去了,叶建泽就会尴尬的发现自己连发怒都是错的。
    叶建泽还是相当赞成叶筝和贺琰宁的婚事的。
    贺琰宁算是一个青年才俊了,叶贺两家也算门当户对,况且若是跟贺氏联姻,对叶氏也有不少的好处。叶建泽算得上是一个利益至上的人。
    这么一来,就算叶筝跟贺琰宁在一起夜不归宿,他估计都是乐乐见其成的。
    反正他的女儿已经十八岁了,虽然周岁还差一点,但是叶建泽这样的商人更在意的是利益。不过他也相信以贺琰宁的家教不会对自己的女儿做出什么丑事来。
    “你们跟我进去坐坐吗?”叶筝下了车就对贺家兄妹邀请道。贺家兄妹对视一眼,贺依萱倒是有些意兴阑珊,贺琰宁原本也没打算叨扰,可想想叶筝邀请自己,心里不由多了几分异样的感觉。
    “依萱,给妈打个电话,就说咱们晚点回家。”
    “哦。”贺依萱应了一声就跟贺妈妈打了一个电话报备了。
    三人刚打开门就看到叶建泽黑着一张脸坐在厅的沙发里面,头也不回的说道:“你还知道回来!现在都快八点了,你的规矩都学到狗肚子里去了?”
    丁筠和丁文杰听到动静赶紧跑出房间躲在楼上的走廊里面偷听。
    丁筠的眼睛特别亮。
    “姐,咱们出去看戏吧!”
    丁文杰年纪小,不过被丁慧琴这样的女人养大,当然不可能一点心眼都没有,特别是丁慧琴常明里暗里的跟他灌输他是叶家唯一的男孩儿,以后整个叶家都是他的这样的思想。
    不过因为丁慧琴也千叮咛万嘱咐儿子,这些话绝对不能传出去,即便是对爸爸都不能说。
    所以丁文杰虽说对叶筝的恶意没有年长的丁筠深,可是知道这个异母姐姐要倒霉,他绝对是幸灾乐祸的。
    丁筠倒是难得理智的一点,她一把拉住弟弟,“爸爸正在发火呢,咱们在这里听听就行了,万一一会儿引火烧身怎么办?”
    “爸爸才舍不得骂我呢!你胆小你就不要去了,我要去看热闹!”丁文杰这小子滑溜的很,丁筠压根就抓不住他。
    “喂!你!”丁筠有些不甘心,可是这几天她都没从叶筝身上讨到好处,隐隐还是长了一些记性,她咬着嘴唇稍稍挪动了步子,凑到了楼梯口竖起耳朵偷听。
    --

第20章 我习武啊

- 新御宅屋 https://www.windows89.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