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5章 游说

阴婚有诡 作者:南冥

第275章 游说

      卫子虚怒喝一声,他提剑冲上前去,白浊之气围绕着他全身,隔空看去就像是踩着云彩的仙子。磅礴的剑气震得整个天空发出龙吟,我的心头为之一颤,生怕焱崇厥抵不住这一击。
    然,漂浮在半空中的焱崇厥就这么静静的盯着发势而来卫子虚,在他剑锋刺入周身不足一米的距离时,他缓缓抬起手,仅是这么一个动作,就硬生生把卫子虚的剑气挡在了他竖起的屏障外头。
    两人就这么彼此僵持着,谁也没有再先发制人,谁也没能从这一掌下脱离出来,仿佛谁要先撤手谁就会败了似得。
    这么耗着啥时能结束啊!我是劝不住了,劝过啦,结果不还是打起来了,早就说过没用的,二姑就是不相信。
    二姑看着上头两个也是愁容满面,我都不知道她在愁什么,自己男人不是好端端站在一旁吗?她这么焦心其他男人,有没有替青冥考虑过他的感受,哎,真是要命了。
    “你这小丫头,怎么还杵在这,上去劝啊!”
    我翻了个白眼说道:“劝啥呀,你这么抱着我不放,我能怎么上去啊!”
    二姑哦了声,立即放开我担忧的问道:“现在怎么办?我看他们是不干掉一个心不死的节奏啊!”
    不用二姑说,我也知道,现在我比谁都郁闷。我能怎样,我就是这里的一个小魂魄,冲上去,还不等靠近他们,就被他们的劲气撕裂了,这么死的不明不白多冤枉啊,我才不要过去嘞,爱打不打的,打死活该。
    悄悄瞥了青冥与炎煌一眼,发现他们的神情都很淡定,应该不至于像我二姑想的那么夸张,所以,跟没什么好担心的了,有他们在,死老头应该不会有事。
    隔着距离观斗,其实也是件惬意的事,毕竟在这种地方能有高手过招可不是经常能看到的啊,尤其还是两个上神级别的人物,那气势绝对不可小窥。
    正当我看得起劲,黑兄不知道从什么地方窜了出来,对着远处的两人高喝道:“天帝驾到,别打了!”
    鬼王魅君与卫子虚几乎是同时收手,然后彼此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站在那里,我瞅着他们的表情十分逗趣,尤其是听到天帝来的时候,鬼王魅君的嘴角都抽抽了。
    想不到这家伙也有忌惮的人啊!
    金光闪现,天帝悄然无声的站在了两人的中间,他依旧戴着金色面具,双手背在身后,左右看看两人后哼了声:“你俩不是挺能打的吗?继续呀!”
    卫子虚与鬼王魅君彼此哼了声转过头,像两个闹别扭的熊孩子挨了老师训斥,还不敢回嘴。
    这情景绝对不会再有第二次,我看得特别带劲,天帝在我心目中的形象有了飞一般的跨越,让我老崇拜了。
    我跟着其他人一起跪拜在地上,只听得天帝说道:“焱崇厥,你是不是皮又痒了?刚从地下出来就惹事,你自己说说还有几条命可以折腾?还有你,子虚啊,你也老大不小了,你要真在这里闲得慌,就跟我回天宫,我那有的是事让你做。”
    天帝对这两个熊孩子是真得是恨铁不成钢,说起话来更是严厉,但字字中都包藏着宠溺,看得出他是真的非常疼爱这两人。
    哪像我,出来劝个架吧,还把事给劝大了,天帝一来,几句话就搞定,真叫人尴尬啊!
    卫子虚不服气的冷声说道:“管我做什么?你管好你这个宝贝弟弟就好,是他先招惹我的。”说完,他虚影一晃,人就跑没影了。
    天帝冲着卫子虚消失的方向叹了口气,刚转头,还没说话,焱崇厥抢先说道:“别找我,是他先来找麻烦的,不关我的事。”
    天帝瞅着他也不知道说啥好了,他背着说摇摇头说道:“你何时才能成熟些,做事就是这么冲动!不许狡辩,散了吧,本天尊找末辛,你们都退下吧。”
    鬼王魅君扬起眉,他瞥向我不气的问道:“你找她干嘛,有啥好聊的。”
    天帝不说话,也不看他,吃瘪的焱崇厥甩起袖子朝着冥殿走去,在经过青冥他们身边时,他冷哼一声说道:“你俩好的很,都跟我来!”
    青冥两兄弟面无表情,但他们身边的无常两兄弟脸色就不太好看了,四人屁颠屁颠的跟着死老头进入冥殿,而我的二姑与子玉早就不知跑去哪里了。
    哀叹啊,我的亲人啊,咋就这么叛变了呢,难道就不考虑下我的安危,这么放心把我丢在这里?
    我心里感叹着人性的渺小,抬头发现街上早就没有其他人了,就我一个还跪在那,孤苦伶仃可怜之极。
    “起来吧!站着说话。”天帝朝我走来,他站定在我跟前后问道:“你可知他们为何反目成仇?”
    我摇摇头很诚实的说道:“没搞错吧,我认识他们的时候就这个样子了啊!见面就干架,劝都劝不住。”
    天帝应了声再次问道:“你淋了红雨,可曾想起了什么?”
    犀利的眼神直逼我的脸,他虽然语气沉稳,但言辞与神情间像是在说你敢说谎试试,我当着他的面肯定是不敢这么做的啊,天地之间,为他独尊的人物,我哪敢啊!
    “是有想起一点点,不过这跟我现在有什么关系吗?”
    记忆中我与卫子虚在前世就认识,当中也见过焱崇厥,但我与死老头的恩怨是从这一世开始的,感觉上顶多就算是认识,没有更多其他的什么关系,所以,我不觉得这场红雨后会为我带来什么接不开的问题。
    天帝沉思片刻后说道:“没关系!你既然对前世没有好奇心,那就别再去想了!你也已转世,烦恼这种东西就该停留在坟墓中,没必要带到现世来!况且,这一世你与崇厥的缘分才开始,来之不易的东西就莫要轻言放弃了。”
    感觉今天的天帝特别的温和,难得他会跟我说那么多,但这话怎么听都像是在劝我个焱崇厥好好过日子呢?
    “末辛,本天尊不会害你,崇厥是我胞弟,他的性子我最清楚!他为人为事都有自己的原则,钟若曦已经是过去式,本天尊希望你能伴他到最后,还不仅仅是现在,你可明白?”
    哎哟喂,这种话从天帝嘴里说出来,我还真是受宠若惊啊,他显然相当的看好我啊!
    据说死老头的女人都是天帝亲自挑选赠送的,而我跟焱崇厥就是强拉在一起的,即没身份又没名分的,他怎么会向着我呢?
    他是焱崇厥做人做事有自己的原则,那又是什么?我知道自己要是没有绝对的死心,就不会轻言放弃,可现如今
    就算钟若曦成为了过去,我与他也不可能有未来!他亲手断手了我们的孩子,就这点已经阻碍了我跟他的将来,孩子是我的阴影,我不可能当这件事没发生过,只要想到我的孩子,我便无法与焱崇厥安然相处。
    我知道天帝是好意,但还是咬着唇瓣拒绝道:“谢谢你能认可我,但我与焱崇厥绝没可能!他欺瞒我的每句话,利用我做过的每件事,我都可以不计较,唯独我的孩子,我不能原谅。为了这个孩子,我忍受太多太多的苦楚,我对他也期待过,可最后他留给我的还是失望,所以,您别再劝我了,我做不到。”
    天帝显然是明白人,他没有直面我的拒绝,而是旁侧的问道:“你是个坚强的女人,但你承受期望与绝望间的落差吗?”
    我没有听懂他的意思,只是凭着自己的心回答道:“您的意思是大起大落吗?人生不就是在期望与绝望中度过的吗?认定一身能有多少时候是真正圆满的,还不都是靠一次次心里调整度过这辈子,活到老已经是最圆满的事了。”
    天帝头一次用很深邃的目光盯着我,良久他才淡淡的说道:“你能想的这么透彻,那说明你是可以承受这大起大落的落差感咯?”
    现在,我能听出他是话里有话,他是知道什么,想要告诉我什么吗?在他心里一定隐藏了件不是很确定的事,可能会是我的希望,但也可能会让我更绝望。
    我不假思索的点点头,天帝深吸了口气说道:“你有这准备就好!崇厥让你等上百年,全是为了那孩子!换句话说,你的孩子并没死,他只是在于神器分离的时候发生意外,正处于长眠状态中,他因为不知道孩子是不是能醒过来,所以才没告诉你,他怕给了你希望后,又让你失望!只需等上百年,便会有答案给你。”
    我真的没想到会是这样,心头乱的跟一锅粥似得,原来我的孩子还没死,只是睡着了。
    “末辛!”
    听到天帝在唤我,我抬起头茫然的注视着他,他叹了口气说道:“事已至此,崇厥依旧在尽力弥补对你的亏欠,他就是这样的人,表面上对什么都是不可一世,但骨子里就是爱做些叫人心伤的事!他从小就是个不懂放弃的人,对那个女人,对你,对孩子都是一样的,就是因为这种执拗的个性,才会白白送掉那么多条性命,你”
    天帝没再说下去,不过后面的话,我也能猜出来,现在我不知道自己是该庆幸还是该怎样,但我相信天帝不会因为撮合我和焱崇厥,而那孩子的命来骗我,那怕那是极小的机会,我也信我孩子还活着。
    --

第275章 游说

- 新御宅屋 https://www.windows89.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