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白玉

阴婚有诡 作者:南冥

第2章 白玉

      虽然记不得之后的事,不过我很确定当时有听到清脆的落地声,老妈抱我出来的时候玉佩掉在了地上。她应该也注意到了,只是没有例会直接带着我离开了。
    那一晚,同样也成为了老妈的噩梦。在那之后,她几乎对这件事只字不提,这四年来更不允许老爸跟那边的人来往。我能感受到她打从心眼里透射出来的厌与恶,更恨老爸的懦弱与妥协。所以只能借着琐事争吵,来宣泄她压抑的情绪。
    尽管,老妈极力去掩饰玉佩,但我还是一眼认出了它。怎么可能忘记?只是它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明明就没有带出来啊!
    “别多想了,早点休息啊!有什么就我!”老妈迅速捡起玉佩走出了房间。
    房间里亮着灯,窗外车水马龙,人声鼎沸,倒是没那安静的让人紧张,可我依旧不敢闭眼!
    但,夜总是要来的,人总是要散的,当外面的世界沉寂下来时,我唯有睁着眼到天亮。没有睡眠就没有噩梦,这似乎成为了我习惯中的一部分。
    天一亮,为了不让老妈担心,便早早的背着书包出门,快高考了,我不能因此事而分心。拖着沉重的步伐走在长街上,想着老爸老妈,想着未来,我定是要努力考上一所好的大学。不管家族如何,我的人生得有我自己做主。
    热辣的阳光将地面烤的炙热起来,整个城市就像是一个大熔炉,随着时间的推移,温度不断上升,高温仿佛要把空气都烤熟了似得,不给人任何半点适应的机会。
    风吹起,拂过肌肤,就像被滚烫的唇瓣亲吻着,我下意识的哆嗦了下,停下脚步,抬起头看向四周,有种被窥视的感觉。
    是谁?
    这样的清晨,这样的长街,行人寥寥,大部分都是上班族与学生,没有什么值得可怀疑的人,我皱起眉头,尽管不喜欢被人盯着的感觉,但还是加快脚步向前走去。
    学校离住家并不算远,眼瞅着就要到校门口,忽然,眼前闪过黑影,我惊呼一声,退后半步,发现一只不带半点杂色的黑猫站定在不远处。树梢哗哗作响,它鎏金的眸子却一瞬不瞬盯着我,仿佛只要对上一眼就会被它吸进去般诡异。
    也许是与生俱来的直觉,它便是刚才的窥视之眼。
    我小心翼翼的从黑猫身边走过,我以为它会像所有的小动物般跑开,但它不仅没有躲,还蹲坐在那直勾勾的盯着我。
    黑猫通灵,想到奶奶曾经说过的话,我头皮发麻,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也许是因为玉佩再次出现,我的神经也变得比以往更为敏感,一头冲进了学校大门。
    “末辛!来早了哦!”门卫老头冲着我笑笑,他机械般的语速,听起来就像被卡住的齿轮,嘎嘎作响。
    在这里读书三年,一次交集都没的人,他怎么会知道我的名字,还主动跟我打招呼?盯着他从皱纹里挤出的笑容,我不寒而栗。
    门卫老头虽然身材矮小,但体格还算健硕,有时会见他没事在门口练个操啥,怎么今天看起来那么的苍白,那是一种近似于死人的苍白。
    不敢去多想,我随口应了声继续往教学楼走去。‘咔咔’两声,我猛地一回头,只见门卫老头不知何时抱着那只黑猫,站在校门口带着诡异的笑容盯着我。
    那一瞬间,心都快要跳到嗓子眼!我努力让自己冷静下来,不要被自己的命案左右,那么大的校园养只猫很正常的,只不过刚好是只黑猫而已,不用想太多,平常心,平常心!
    也许是因为快高考了,同学们都来的很早,准备做最后的冲刺。当我好不容易踹开那些闹人的念头走进教室时,全身的毛孔一下子张开,脑袋嗡嗡作响。
    坐在教室的人都是自己平日熟悉的同学,可现在他们却都安静异常,既不看书,也不打闹,一个个呆滞的坐在哪里,不知道在看什么想什么。
    我吞咽着口水走过他们身边,还是习惯性跟他们一个个打招呼。刚落座,魏杰就转过头冲我说道:“救我!”
    “无聊!”
    我想也没想的冲了回去,对魏杰的印象并不好,他是我们学校数一数二的混子,长得难看不算,还自命风流,总喜欢用些上不了台面的荤段子泡妞。因为是前后排的关系,所以他就像是快狗皮膏药,一上课就逮着我开些莫名其妙的玩笑,这次又不知道要捣什么鬼。
    这种人,不能搭理,只要开口一个字,就会没完没了!
    从包里拿出,有重物落在身上,我低头一看,呼吸絮乱,浑身颤抖不已。
    羊脂白玉,祥龙玉佩!
    头顶传来奸笑声,我恼怒的冲着魏杰吼道:“笑什么笑!”
    魏杰像个小丑似得嘴角上扬,他双臂抱胸靠近我,在我耳边轻声唱了起来:“生人勿进百鬼避让鬼王圆亲通幽洞冥”
    我尖叫着站起身,几乎用尽了全身的力气,将砸向魏杰。
    盯着那张小丑似得笑脸,我感觉直觉快要崩溃!
    书签的锐角划伤了魏杰的脸,他像是没感觉似得抹去了血痕,转过身,反复吟唱着那四句话!
    我捂住耳朵摇晃着脑袋,可犹如女人般细声细气的声调不断回响在我耳边,仿佛自己又回到四年前的那个夜晚,那个满是白色的小木屋。
    这四年,我试图去相信老妈说的,我的初夜并非是被亡灵夺走,而是被某些不法之徒玷污。强迫自己去相信这个世上真的没有鬼怪,可那一夜,压在我身上,夺走我初夜的男子,我知道他是个死人。
    每每想起,我依然记得他留下的气息。他比冰山还冷,吹出的气息可以冻结我的心脏,在他身上没有半点生人该有的生气,那就是一具尸体,一个活脱脱的死人!
    我看了眼四周的怪异,拽进玉佩冲出教室!
    四年了,应该结束了!
    一口气跑出大门,站在校外的小河边。望着波光粼粼的河面,我露出坚定的目光,将玉佩抛了出去。
    湖面泛起涟漪,我冲着不断下沉的玉佩大喊起来:“滚!滚开!不要再纠缠我!”
    呐喊的宣泄下,我颓然的坐到在草地上,随着河面上的涟漪逐渐消失,我寄望着一切都可以随之尘埃落定。
    砰
    黑影从头顶掠过落在了前方不足三米的地方,魏杰歪着脑袋看着我,血水从他的眼角中流出,与他苍白的脸形成鲜明的对比。
    我惊恐的忘记了喊叫,呆呆的看着他不断痉挛抽搐。
    血从魏杰的身下不断向外蔓延,快速的来到我脚边,染红了我的白鞋。
    望着触目惊心的红,我就像是一滩烂泥般无法挪动分毫。
    “救我!”
    --

第2章 白玉

- 新御宅屋 https://www.windows89.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