艳光

铃兰馆记 作者:唐宫谱

艳光

      童英略有点站不稳,鸨儿忙忙上千扶着。那鸨儿见她酥胸隆起,双颊飞红,那重重的桃花眼带着波光,真是个妙人儿;忙转头看着林思泸:“林公子,可是要带姑娘到房里歇着?”
    童英扶着鸨儿娇软的手,嚷道:“方才那旦很好。”
    林思泸站定了:“好?好什么?”
    童英笑道:“唱得好来,长得也好。”
    林思泸道:“长得有我好?”说着,从鸨儿手里劈手抢过这醉酒女子,半扶着要到包房去。鸨儿看在眼里,不由得弯起一双眼:“公子便去四楼得趣阁,那儿帐子、床褥都熏好了。”
    林思泸半扶着她,并不许鸨儿婢仆跟着,二人挨挨挤挤地便往了楼梯去。童英仿佛无骨蛇一样,整个人热烫,那软熟的身子隔着披帛贴在他身上。
    林思泸此刻恨不得就地将她办了,奈何等她酒醒了必然又是柳眉倒竖地跟他要割席而去,这又是他所不愿的。万般心情化作无奈,林思泸只好硬着头皮和下半身往厢房去。
    这宽宽的、铺着织锦地毯楼梯容不下许多人。
    迎面而来的是三个公子,看着都已饮了一番,脸上红润光泽,恣意狂放。步履之间,其中一人蓦地看到了踉跄地走着的林童二人。
    那男子看见童英,呆了呆,那扇子轻轻拍了下旁的那人,又指了指前方。此时三人都看见了林思泸和童英,都面面相觑。一瞬间三人便都往前而去。
    “林兄暌违?”为首的一名公子朗声走过去,堵住了林思泸的路。“近些日子少见林兄在此,可是有要务在身?”
    “闻说近期太子身体有恙,可是安好了?”
    “靖远公去了荆州,何时归程?”
    三人一叠声围着他二人问了起来,直将林思泸问得毫无说话的空档。正乱糟糟之际,林思泸要喝退此等人时,那其中一人猛然撞到童英和林思泸中间;林思泸若是不松手,那男子便要撞到童英身上去了。
    “哎呀呀!陆兄呀,你酒量不好便不要多喝……”仍是为首那个公子,一脸痛心疾首。
    童英被那个姓陆的搂着,一脸迷糊。
    姓陆的公子迷迷瞪瞪地道:“是了是了,我太不能喝了。这姑娘看着也是醉着,我请大姐来照看下。”说着大声喊人来。
    “你们……”林思泸正要喝止,不料那为首说话的男子道:“林兄我听说太子抱恙在身,朝堂之事便只能少操心了些去是不是啊?”
    “靖远公可是在荆州……那不是冀王的封地?”另一人说。
    这几句话,林思泸可是听了进去了。“太子上月陪伴圣上至羌部出巡,感染了风疾罢了。靖远公到荆州去那是督导荆州驻军,诸君联想过多了些。”
    “那……”那带头的公子道,“只怕九月羌王来访,太子也不便出席?”
    林思泸冷眼看着前面的欧大人,道:“欧大人还是将心思放在国子监事务中为好。”
    那欧大人哈哈一笑:“无论太子冀王,还是余下其他几位王爷,都是皇脉,吾等为国尽忠,自然是要为诸位皇子王公分忧的。”
    这欧大人絮絮叨叨说了一通,旁的杨大人不住地捧哏,直将他缠得毫无插嘴余地。然而这清香楼里的大姐已来了几个,搀扶着要将童英、饮醉了的陆大人送到房去。林思泸看得心急,登时便要去追上。那杨大人拽住他:“林公子可是要千万提点小世子,毕竟是未来的靖远公……我听说他新近负了国子监李家千金的芳心,那千金小姐现在在家里闹着不要去宫里做妃子,要去考宫中的女官呢,弄得礼部也忙得不行。”
    “宫中的女官也并非不行,真是这样的模样,可惜可惜了。也真是不明白,小世子不过长得俊朗一些、文采好些……”那欧大人忙忙地接话,“只是这位李小姐冰雪聪明人间罕见,若是做了女官得如何……哎呦!”
    话没说完便已被高大的林思泸撞了开去,两个文弱书生都被撞倒了在地上。二人搀扶着起来,哪里还见到林思泸的踪迹?末了只听得他远远地大喊:“林某少陪,须得去看看自家妹妹。”
    杨、欧二人对视着,那欧大人奇道:“那是他妹妹?”
    杨大人也是奇:“泸州林家早在新历二年年初初川蜀大寒便死绝了去,也就他一个婴孩匍匐在奶妈子襁褓里活了下来,哪还有什么妹子?”
    欧大人道:“不可能不可能,羌人来的时候围了蜀地几个城,早绝户了。林家就剩他们一支在泸州的,还妹子?谁给他生的妹子?”
    杨大人便微微一笑:“说不准便是托词罢了。”
    林思泸跑到走廊里,遍寻不着,便拉过一个小提壶来问。小孩子本正犯困,什么都说不出来,林思泸便急着一个一个厢房地去看,有些厢房正有客,见得人影攒动、笑语声声,林复生简直是百爪挠心。
    幸而此时尚只是戌中,还没到谈心谈到床上去的时候。林思泸冷静下来,下到三楼去找了鸨儿;老鸨子一听林思泸的人找不着了,吓得魂飞魄散,忙下令了去找,没一会儿便找到了已被藏到一小厢房的童英。
    林思泸闯进门去,见那陆大人衣襟都松了,满目春意,一时又没见到童英,便只好忍着怒火:“请问我妹子何在?”
    陆大人品阶不高,素来也并不知陈苍野和林思泸等人能耐,只知道靖远公府螟蛉子个个出类拔萃人皆称赞,不曾领教过其高下,此时便傲慢地道:“林公子,你唐突了。你那妹子在床上躺着呢,某是斯文人,大可放心了来。”
    林思泸忙去床上去看去。
    那陆大人又笑道:“你这妹子,端的可爱活泼,方才抱着我一个劲儿地喊着要听曲……如若林兄不能讨这姑娘欢喜,某也不妨可以代劳。”说着,整了整衣领,阔步往外走去。
    林思泸一字一句都听了,但他可没时间去管。童英和衣躺在床上,小脸红扑扑的,听见动静便转过头来,黑葡萄一样的双目看着他:“复生兄,你可回来了。那旦来了么?”
    就这时候,还想着听曲!
    他若是来晚片刻,这身衣裳估计就被那姓陆的都撕了去了。林思泸将她扶起来,轻轻拍了拍她的小脸。童英呆了一下,呜地哭起来:“你打我。”
    林思泸愕然。童英道:“你打璇玑做什么?璇玑不乖吗?不用功吗?不优秀吗?”
    “璇玑最乖,最优秀了。”林思泸哪里见过童英这样的情状,眼前人儿越哭越伤心,泪水如下雨一样,心疼得将她搂在怀里。
    “你不让我听曲,还打我,我哪里不乖了嘛。”童英呜呜地哭着。林思泸只感到怀里的人儿一下一下地抽搐,哭得竟如此厉害。林思泸也不是没调查过童英的身世,只知道她家只有这样一个女子,童英是铃兰馆的女官也倒算是光耀门楣。童家也是书香世家,家教极严,非高门大户绝不结交;尤其是那童家老奶奶,简直是母的老夫子,连旁的亲族也不愿来往;内庭情状,他却是探听不来的。
    “热死了。别抱我。”童英忽然挣开林思泸,皱着眉看着自己汗湿的衣裳。“穿得这样妖妖乔乔,成何体统?”说着便开始脱衣裳。
    林思泸要制止她,被她一叠声喝止了去。林复生便只好翘着手,看着童璇玑将自己脱了个光光。
    童英忙活完,饧着眼睛看着他:“我衣裳你藏哪里去了。”这姑娘盘腿坐着,身下的蓬门将开不开,一双翘翘的、圆圆的乳静静地看着他。
    ——————————————
    给点时间,让小世子老婆跑远点。
    --

艳光

- 新御宅屋 https://www.windows89.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