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雪贞

铃兰馆记 作者:唐宫谱

李雪贞

      “妹妹适才游园,可曾遇到称心男子?”身边一名丽人悄声问。宁蕴不置可否,目光在场上转了一圈,看住了之前聊天的几位监生,风流才俊。
    “这七夕高宴,高朋满座,妹妹可要留心为上。我呀,刚给国子监学生高阳送了帕子。”这位美人,正是莱王府二少爷夫人的表妹刘小元,端的是个泼辣勇敢的女性。
    宁蕴惊讶地道:“可是晚上宴会后要送出的礼物?”朵朵告诉宁蕴,需要在宴会后给旁人送出自己绣的礼物,宁蕴那个自然就是她随意绣的半成品手帕了。何况那个高阳,正是朵朵给她介绍的小郎君之一!
    刘小元却笑道:“有所不知,这局上,看人要趁早,倘若席前不送出去,好人早被抢了。”顿了顿,说:“好些而在宴席前就有些眉目了。”
    宁蕴有点沮丧,自知这一局她是败了。
    情场如战场,她总是输家。
    宾客已齐,王爷与王妃款款而至,又见小莱王爷站了起来介绍贵宾,特说靖远公府的小世子莅临,座中女儿们都忍不住骚动。小莱王爷仿佛知道女客们的心思,便道此番又特请到国子祭酒大人千金李钦小姐。
    众人听了,又是一番议论。
    那泼辣丽人鼓着掌:“我看呀,这一场就是要让京城人看看,这靖远公世子和李小姐是好上了!”
    宁蕴也跟着鼓掌,却自然而然地将脸挡在了玉掌之后。这主席和宁蕴这一席,也就隔着两桌的位置。她和陈苍野,正好相对方向,陈苍野头偏一点就能看到她。
    “这陈世子,好生俊雅!”刘小元仔细瞧了瞧陈苍野,讶道,转而向宁蕴低语:“宁妹妹,你告诉我,你在馆里日日见着他,对他就没想法?”
    宁蕴苦着脸:“我是他老师呀。”
    刘小元给了她一个眼神,道:“你是助教,又不是真真儿的老师。我看,靖远公府小世子不行的话,还有几个庶出的哥哥呢!”
    宁蕴哭笑不得,忙拿几个小果子塞给了刘小元。这下刘小元算是提醒了宁蕴,她打着扇子将她眼睛以下的地方都遮了起来。遇到陈苍野就没好事。
    王爷王妃已说了祝酒的词句,便不再逗留,还需往宫里赶去;小王爷做了主人,一时夜宴更是活泼松快。
    宾客一堂,谁都没有心思吃,只一个劲儿地钻研桌上的儿女情事来。
    “宁妹妹,我要去高公子那边去了。”刘小元补上胭脂,挤挤眼睛,一溜烟儿不见了人。
    宁蕴喝完一碗甜汤,拿出帕子印了印嘴角。这会儿朵朵吩咐来照看她的婢女也上了来,悄声问可是要赠七夕礼。宁蕴眼波转了一圈。抬眼一看,陈苍野仍悠然坐着和小莱王爷、容三公子、容五公子聊着。
    歌舞、花灯持续着,管弦之声直上天际。
    李钦还不见人影儿。
    宁蕴悄声和婢子道:“……其他各家小姐,可是都赠礼了?”
    婢子悄道:“席上已赠了四五成。”
    宁蕴只觉得刚才那红豆沙刮喉咙。她略起了身探出头去看了一眼,又回身跟婢女道:“那监生李雪贞,可是有人赠了礼?”
    婢女行了一礼:“小奴探探。”
    宁蕴回过身来扶了扶头上的珠钗,却见一道明亮的目光投到她身上,不是容迁却又是谁?宁蕴淡淡回报了一笑,别过头去继续张望。
    她顺着自己的目光找到了那个叫做李雪贞的监生,他也地喝着酒和旁人交谈着。这李雪贞,人如其名,一副敞亮飘逸模样。
    又上了一道雪婴儿。宁蕴夹了一个雪白团子放嘴里。
    小奴婢悄然又回了来:“李公子刚收下了一方手帕。”
    雪团子真真是雪做的!
    小奴婢又道:“宁小姐,有人求小姐所制的礼物。”
    宁蕴忙问是谁。
    “我府五公子。”婢子迟疑地道。
    宁蕴抬头看到容迁意味不明的微笑,又看了看正觥筹交错的朵朵。这朵朵也是第一次参加这种明显就是相亲大会的七夕宴,压根不知道怎么提示人。宁蕴叹了口气,取出那一方绣了一簇红莲、绣着她表字的湖州帕子,递了给那婢女。
    容迁好人,给她台阶。
    这一晚,无功无过,就这样结束了。
    酒也无味,宁蕴便专心看歌舞。她看着歌女款款从门口唱着雅乐、踩着金色毯子出场。
    歌声悠扬、清越,真是天仙一样。旁人也渐渐低了声音,放眼看着这美貌女子。歌女转到她跟前,渐渐撤下淡青色的面纱。
    主席上一行男子摒退了来敬酒的,都在细细看着。小王爷看着这歌女,不由得笑起来:“妙哉。”
    小王爷道:“李小姐还不到?”
    容进道:“按说已到了——去看看。”容三公子便着小厮去看去。
    不一会儿,小厮来报:“说是马车本已进了巷,不知怎地,又折回去了。”
    容进喟然:“难为李小姐煞费苦心。小世子,你还真是和从前在云贵那样,一点变化没有。”
    小王爷拊掌:“说他薄情,就直说嘛。”
    陈苍野瞥了一眼容迁和容三公子容进,道:“子鹤可没工夫使在闲人身上。”
    “这不是李小姐?”旁人讶道。
    宁蕴也惊了,凝神看去。
    不对,不是。非常像,但是气韵差了一大截。
    席间先是鸦雀无声,然后又开始窃窃私语。
    刘小元蹦了回来:“姐姐,旁人都说这歌女长得好像李钦小姐,是不是呀?”
    宁蕴沉声:“李小姐冰雪之姿,岂是歌女可以比拟?”
    小王爷带着宾客又喝了一巡酒。李钦还是不来。
    宁蕴心思都在情场失意上,压根没想到为何这歌女这样像李钦。
    “李小姐说是不来了……”朵朵得空踱步到她的桌上,看着宁蕴安安静静地吃东西,便问:“你帕子呢?”
    “送了。”
    朵朵松了一口气。“送谁了?”
    “你们五公子。”
    朵朵酒差点泼了:“你给那赖皮作甚!监生们呢?”
    宁蕴无奈道:“都被截胡。”
    朵朵一时懊恼,只恨自己嫁进王府时间短,压根没想到这种场面就是战场一般。“安小子也算好人。”说着气嘟嘟地吃起宁蕴桌上的果子来。
    容进远远看到妻子一脸不忿,哭笑不得,便向着身边的人一抱拳:“弟弟去看看内人。”
    小王爷一笑:“三弟弟神仙眷侣,真是片刻离不得。”容进看得自家大哥首肯,提着袍子往宁蕴的席上走了去。
    陈苍野顺着容进去往的方向看去,先是惑然,又是惊讶,两种表情飞快地在他脸上闪过。小王爷自然看到了,打趣道:“子鹤也晓得只羡鸳鸯不羡仙。”
    容迁打着扇子道:“李小姐倒是……可惜。”
    陈苍野好一会儿才回眸看他二人:“圣上说是要给小王爷定下赫连多罗的女儿?”
    小王爷冷笑一声:“好小子,给我喝酒。”说着给陈苍野倒了一海斗烧刀子。陈苍野豪饮之下,目光流淌。
    放下杯子,他按了按有些热辣的颧:“安然这扇子煞是好看。”
    容迁没料到他突然换了话题,道:“有啥奇特的,瞎题的字。”
    陈苍野夺了过来。黄花梨木的扇柄子上挂着紫色葡萄一样精致的小坠子;然而陈苍野恍若未见,只盯着上面遒劲的笔法。
    容迁笑道:“子鹤要是喜欢这扇面,我再给你弄一个;坠子,我这还有。”说着指了指自己的锦囊,也赫然挂着一串更红润的石榴石。
    陈苍野酒喝多了。他神色凝重看着容迁:“这一场宴会,有一个环节是未婚男宾客收女宾客绣品?”
    容迁点点头。小王爷皱眉笑道:“风流小世子,你今儿个也收了不少,我都给你挡了——呈上来。”仆从便呈上了一盘锦绣。
    陈苍野仔细翻了翻,表情更不好看了。“你收到啥了。”指着容迁。
    容迁也命人呈上来一盘。陈苍野也翻了下,眉头疏开了一点点。“都不好看。”陈苍野笑道。“李钦的绣工倒是不错的,可惜我们看不到了。”容迁喝了一杯。
    “你手里的帕子倒是还可以。”陈苍野看着容迁抓在手里擦嘴角的一方帕子。那帕子的角角赫然歪歪扭扭绣着“尘玉”二字。
    容迁笑道:“这个?市面上汇贤居出品的。”说着也扔到了那一堆绫罗绸缎里。
    陈苍野默默喝了一杯酒,目光远远投到不远处宁蕴身上。
    宁蕴正和朵朵说:“这席上也好无聊,我也乏了,先回去?”
    朵朵懊恼:“我再帮你留心着,你且去。”满心愧疚的朵朵说着让人备马车去了。
    宁蕴点点头,冷不防刘小元走了来,拉着她往一边儿去。“李雪贞你可看上的?”刘小元悄声道。
    宁蕴自然不否认。刘小元又道:“我看到李雪贞将那小姐赠他的锦帕给了小厮好生收着,看都没看,那脸蛋也是铁青,想来也是对那赠帕之人十分不满意,宁姑娘要不要去试试?”
    宁蕴为难:“可我没有什么其他的可以送的东西了。”忽地灵光一闪,宁蕴便喜上眉梢:“来,带我去李先生那儿。”
    --

李雪贞

- 新御宅屋 https://www.windows89.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