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月七

铃兰馆记 作者:唐宫谱

七月七

      朵朵要宁蕴陪同的正是莱王府七月七的七夕宴。朵朵早半个月便吩咐了要带自己亲手刺的小物件儿作为礼品。宁蕴也不傻,早上街买了绣娘绣的半成品的帕子,回来歪歪扭扭绣上了她的字“尘玉”。
    是日,铃兰馆也放了假,几个王公、高门都设了宴会。莱王府的宴会也有一些排场,因莱王又是管尚书台的,莱王府的聚会自然文人墨客最喜;纵使不怎么铺张,却也来了不少名流高士。
    朵朵亲自接了宁蕴来。“蜜儿,怎不见你那相好来送送?”朵朵打趣道。宁蕴哈哈笑道:“早断了!”
    朵朵吐了吐舌头,一路说笑到了王府。朵朵带她到了房间里,拿出早准备好的宫装给宁蕴换起来。
    朵朵看着仆人给宁蕴梳头,忽道:“这靖远公世子和祭酒李大人家小姐,可是好事近?”
    宁蕴惊讶地道:“这风言风语已传到这份儿上?”
    自从陈李二人那“荷塘新翠”二画一同被圣上收藏,又合办了一个风雅至极的荷香宴,高门之间顷刻便开始流传二人之间正在秘密来往着。
    宁蕴笑道:“即便是,也是好事对不对?”
    朵朵哦了一声:“如这样,倒是美事一桩。对了,这宴会上有几个王孙高门,我料你未必喜欢。倒是有几个监生,你看下?”
    宁蕴点头,这才仔细看了看镜子里的自己:“你弄这样一头做什么!”好久不这样盛装的她,看见镜子里娇艳欲滴的模样,吓得不轻。
    朵朵给她戴上一个缀着金色流苏珍珠的耳饰,道:“你本就是高门贵女,我的傻蜜儿。”
    宁蕴不接话。“对了,你们府上师爷帮我写的扇子,可好了?”朵朵恍然道:“好了好了。”说着掏出一把团扇来:“这个,这个师爷可混账,非要给你题‘不尽长江天际流’,还给你画了几笔。”
    宁蕴拧着眉:“罢了罢了,我看看。”宁蕴接过扇子,果然看到几笔清雅的笔法,和以往比起来更是悠然;扇面上又多了几点远帆,意境悠远,十分雅致。宁蕴点头:“这倒不错。可是这团扇……”
    朵朵道:“手里没好的扇骨了,那湘妃竹的扇子,我好意思给你?恰好这个团扇的柄子,倒是有上好的黄花梨木。”
    宁蕴笑着谢过,将那一串石榴石的坠子挂到团扇上去。那关子敬写的折扇,便随便收在自己的扇袋子里挂腰上。
    王府宴会从傍晚开始。这天色仍是明朗,宁蕴跟在朵朵后面,处处稀奇:莱王府内玉树琼花,珍宝琳琅;女宾有聚在一起在花园吃茶点、讨论绣工的;男宾有聚在一起附庸风雅的;男女之间互相打量、结识,也不需多说;也有成双成对的眷侣在耳鬓厮磨,好不快意。待晚霞升起,府内烧纸乞巧、放灯,十分有意思。
    朵朵带着宁蕴玩了这一遭,又见了几个有封号的太太奶奶,只说宁蕴是她母亲那边的表妹;又特地带着宁蕴见了朵朵口中的一两个品貌双全的监生,宁蕴也便仔细留意着。
    “三嫂嫂,这是给妹子选郎君呢?”二人正见完一个监生,挨着廊柱坐着,不期然施施然走过来了一位公子。
    “五弟嘴巴最巧,这会儿又不会哄人了?”朵朵听了,哼道。宁蕴闻言,自知这是莱王五儿子容迁,便起来行了个礼。
    容迁一双秀眼亮晶晶地打量着宁蕴,笑道:“蜜儿姑娘,久闻大名,果然人美如蜜甜。”
    朵朵飒地站起来:“五弟弟,蜜儿可是你叫的?”拉着宁蕴就要走。宁蕴尴尬极了,便柔声道:“五公子若是不介意,可叫我表字尘玉。”
    容迁笑道:“尘玉姑娘,叫我安然便可。”莱王五公子容迁,字安然。容迁既不阻拦,也不挽留,笑道:“尘玉姑娘好生玩耍,宴上再会。”
    朵朵拉着宁蕴跑到人堆里,气呼呼地找了一壶甜糯米酒喝起来。宁蕴见状,安慰道:“你别气啊,我看五公子也不过一时口舌之快。”
    朵朵道:“你不知道,这是我们府里的混世魔王,王爷王妃、小王爷都拿他无奈何,偏偏和我们老三、和我年纪又是最近的,成天价和我们闹腾。都二十了,见着女眷这样不正经,还当是和我们夫妇一块玩儿呢。”
    宁蕴嗤地一笑,打着扇子道:“三奶奶不要生气,晚上给他灌酒去。”
    朵朵一拍脑袋:“我得去找老三了,宴会前得说点事儿。你先逛着,快开始宴会了到我房间来。”
    宁蕴目送朵朵走了,便攒到女孩堆里,到池边看锦鲤吃鱼食。这宴会说是高门清雅之叙,实际上都漾着暧昧的气氛。宁蕴倒是很想撇下朵朵去会会男宾们,然而又碍于身份不敢随意交结,一时情绪暗淡下来。
    同一块儿坐在池塘边沿的女宾里,忽有人细细声儿说:“可知道国子监祭酒李大人之女李钦,说是下个月要和靖远公小世子陈苍野订婚?”
    宁蕴仿佛听到了那女孩儿心肝儿碎裂的声音。“不行吧?他们,他们不是还在铃兰馆里上学?”
    “有何关系?”说话的女生道,“我姐姐像他们年纪,也在家塾上学,然娃儿都生了。”
    “不过……李小姐父亲只是国子祭酒,可是和小世子般配?”
    说配,也配——女儿高嫁一点,不稀奇。宁蕴想着。不过陈苍野会喜欢这样的女子么?
    宁蕴忽然想到她在清香楼被他细细舔着肚腹的时候。
    “你就不懂了,这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
    一番咕咕哝哝,宁蕴听得是胆战心惊。看着游动的鱼儿,一时宁蕴也呆住了。
    池塘倒影的天空也渐渐降下夜色,该去找朵朵了,宁蕴起身往内庭走去。这一起来,却扑到一个人的怀里去。
    “蜜儿,果然是你,你在这做什么?”撞到的人道。
    宁蕴抬起头,看着许韶君,挤出几分笑来:“朵朵让我来的。好久不见啊。”
    “我说……你能不能稍微想想自己身份。”许韶君皱着眉头,拍了拍自己皱了的衣襟。“你可是罪臣的女儿,来这里做什么?”
    宁蕴闻言,冷笑:“谢谢许大人告诫。少陪。”这许韶君,还真是一点都没变。
    许韶君还想追上来,宁蕴忙跟他说:“别跟着我,你妻晓得可怎么好?”许韶君的妻,正是金紫光禄大夫张元善的亲眷。
    许韶君闻言自然不动了,只看着宁蕴走远了去。
    正是月上中天,彩灯四起,琴声箫声热闹非凡。宁蕴作为陪同的女眷,也安排到了朵朵旁边的席上。
    宁蕴好久没来这样大的场面,上一次还是十年前昭儿的百日宴,真不由得局促。大家默默吃着头盘,低声耳语,等着小王爷来致辞。
    荧荧灯光下,宁蕴俏色跃然;喝了些许酒,更是添了一点娇俏的风情。
    “小娘子可是三少奶奶的亲眷?”一位贵妇人悄默声走到宁蕴身旁,弯下腰来。宁蕴忙垂手站了起来:“奴家三少奶奶的表妹,姓宁名蕴。这位太太好。”
    贵妇人拉着她上看下看,眼睛笑成了月牙儿:“我是皇商空谷舍人家的太太。宁小姐可是尚未定亲?”
    宁蕴局促地收回了手,摇了摇头。果然这七夕夜宴,也是相亲的大会场。商人嗅觉灵便,只怕早在白天就已物色了一遍。
    这太太便得意儿地开始讲他们家家世,又讲起自己家男孩子如何上进,如何已是举人云云。宁蕴听得腻乏,迅速瞟了一下四周。果然都好几处姑娘家离席闲聊,和她情况一致。
    贵宾席上倒是空着。不一会儿,场上突然静了下来。一队人马缓步往前,为首的是个俊逸的郎君,陪行的正是莱王府小王爷。
    半天这太太却悄声说:“……姑娘哪天到我府上来,我带你见见小儿夫妇,定有许多有意思的话可说的。”原是想要纳贵妾来的。
    宁蕴将名刺递过去。那太太看到铃兰馆的纹章,当场呆了。这姑娘尽管出身卑微,但是这确系铃兰馆的助教——这清高的学府之人,又如何可能做人妾室呢?
    陈苍野和小莱王爷走在前头,倒是未见他的几位兄姐。二人交谈着,也在主席坐下。宁蕴打发了皇商太太,松一口气,想着她铃兰馆人的身份也很快传出去,今晚也是无人来扰了,摇着扇子吃酒。身边的女孩子,都是莱王府上太太小姐的亲眷,这会儿知道她是铃兰馆的,也多了一份亲热。
    ————————————————————————
    清水章节真是写得好没意思。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

七月七

- 新御宅屋 https://www.windows89.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