炖肉H

囚饶 作者:金银不要黄

炖肉H

      他捂着伤口站起身来,被台灯猛然地一砸,整个人都有些犯晕。他脸上的阴鸷在黑暗中很是吓人,特别是从伤口里源源不断流出的鲜血顺着脸颊滑落到下鄂处,然后滴落在洁白的床单上面。
    赵又欢对上他阴森的黑眸,脸上的巴掌印在月光下清晰可见,顺手拿起另一旁的烟灰缸在手里掂量:“你再过来试试?”
    杀了他,为算是除暴安良,也算完成了唐书记交代给她的任务。这样想着,她慢慢抬高了那只拿着烟灰缸的手,打算趁着对方不注意,一击必杀。
    祁严起身从床上下来,黑眸扫过她面无表情的脸庞,高高举起的右手,冷笑着打开房门走了出去。他捂着伤口,鲜血从指缝里漏出来,滴落在每一处他走过的地方。
    管家就在门口候着。
    三更半夜里,闹出这么大的动静,谁也睡不着。
    他站在门口,平日里一丝不苟整齐的着装也有些潦乱,看着就知道是刚从床上爬起来还没好好整理的模样。
    走廊上的声控灯应声亮起,他看到自家主人的模样,用手捂着伤口,半张俊脸都被鲜血染红,就连那双黑眸都似乎被鲜血染成赤红。
    他猛然一惊,赶紧凑上前去:“祁总,您怎么了?”
    “没事。”祁严皱着眉头,稍微有些动作就觉得伤口处疼得厉害,那个女人下手也是狠,这么重的一盏台灯毫不留情地往他脑袋上砸。
    他觉得有些晕,大概是失血过多造成的后果,抬着手的同时管家就赶紧凑上来扶住:“把医生叫过来。”
    祁严的头部被砸了这么一下,裂开了口子,正源源不断的往外流出鲜血。管家拿了干净的毛巾先止住,扶着他坐在沙发上。
    深夜里的大厅突然亮起了灯,一下子将他整个人都看得一清二楚。因为失血过多,脸色苍白,就连身上所穿的衬衫都带了血迹,整个人看着很是脆弱。
    医生来的很快,得了通知就赶紧往别墅里赶。
    得缝针,打针,还得吃药。
    虽然不是严重的枪伤,但在脑袋上出了这么大个伤口也不好怠慢。他苍白着脸,紧握双手强忍着痛意,就连额头上都冒起了细细的汗珠,一针麻药没打,硬生生的在脑袋上缝了五针。
    壁炉里烧起了火,他靠在沙发里闭目养神,偶尔抬起头来,黑眸凝视着二楼楼梯处的方向,也不知道在思索些什么。
    管家端了补血的食物过来,恭恭敬敬地放在茶几上。
    他沉默着,忽地抬眸看向站在身前的管家,朝着他招了招手。
    赵又欢狠吗?
    她自己并不觉得。
    说起来,下意识抄起台灯往他头上砸过去的举动只不过是脑中灵光一闪的动作而已。人没死,只不过脑袋碗大的疤,相比祁严付诸在自己身上的疼痛来说,她下手实在是轻了很多。
    那天晚上后,祁严便两天都没出现在她的眼前。
    她也不清楚对他造成了多大的伤害,该吃吃该喝喝,就等着对方什么时候放自己出去。
    只不过让赵又欢有些心烦的是,想要在他身边搜查到有关于贩毒的证据,就得呆在这个地方。但从她本心上来说,她是一刻也不愿意呆在这里。
    关在卧室里这两天也不能出去走动,如果祁严真要放她出去,那她下一次怎么进来。
    如果是祁律还好一些,祁严太过缜密老熟,估计很难从他身上下手。
    第三天吃过晚饭后,祁严又出现在她面前。
    他身材高大,背着光,站在她面前犹如一座小山似得投下一片阴影,一双黑眸阴森森地向她看过来。与之前不同的是,他的头上缠了厚厚的白布,即使是这样,也仍然威严不减。
    赵又欢再次拿起一旁的烟灰缸冷声道:“你是还要被再砸一次?”
    他对她的态度一点都没发怒,反而笑起声来:“你觉得你有这个力气?”
    她皱着眉,还没发应过来他话中的意思,就被他猛地抱起来往床上摔,整个人被摔进柔软的大床里还没起身,眼前高大健壮的男人就覆了上来。
    这时候赵又欢才发现,她竟然连个拳头都握不起劲!
    她瞳孔一缩,两只手摁在他坚硬的胸膛上几次想要推倒对方都发现丝毫没有作用:“你对我做了什么?!”
    祁严将整个人的重量全部压在她身上让她喘不过气来,看着她死命挣扎的样子觉得有些好笑:“让人在你的饭菜里下了点药。”
    “你他妈……”她咬牙,身上的力气像是消失了一般,根本撼动不了身上的男人,狠狠的吐了口唾沫在他脸上:“背地里干这种事你要脸吗?!”
    打不过,玩阴的,真有你的。
    他抹了一把脸,开始动起手扒她身上的衣服起来,笑呵呵的:“你再反抗试试?”
    他大手从衣服下摆伸进去,转瞬摸到女人的乳房,软绵绵的很有手感。
    药劲一上来,比刚才的更猛烈。
    赵又欢的脑子有些昏昏沉沉,身体却能更能敏感的感觉到对方的触碰。
    四年没碰到这具身体,祁严有些急不可耐,身下的肉棒胀得发疼。他动作很粗鲁,两三下就将她上半身的衣服脱了个干净。
    她的肌肤还是如以前那般洁白如玉,在军队里训练常年四季穿着长袖长裤,半点太阳都没晒到。
    他俯下身,叼起一颗乳头在嘴里啃咬,手上的动作也没闲着,探到她身下去扯开她的内裤。
    他将手覆在她的阴户上,温热的掌心贴在上面感受着柔软的肌肤,两根手指掰开阴唇轻轻地刺进花穴里去。
    他将自己身上的衣物脱干净,与她肉贴肉的躺在床上。身下的肉棒抬起了头,正对准湿润的阴户上下滑动着,阴蒂与炙热的肉柱柱身摩擦着,让她身子不自觉地发抖。
    赵又欢挥手,没多大力气扇他几巴掌,指甲倒划在他俊脸上好几道。
    他沉着脸,鼻梁和眼尾处被划了长长的好两道,两只大手握住她的腰肢,狠狠地将圆滚滚的龟头刺进花穴里去。
    这四年来,她都没有过什么性生活。
    与何劲那次也算水到渠成,不会觉得多大的痛意。
    但祁严没有做任务前戏,坚硬巨大的龟头凿开阴道时,只觉得疼的难受。
    明亮的灯光下,身下的女人肉体被赤裸裸的摆在眼前,馋得他双目赤红,胯部每一次都狠狠地撞在对方的阴户上,撞的洁白无毛的阴户泛起红晕。
    他喘着粗气,低下头细细的啃食她的脖颈:“还是你让我舒服。”
    其他女人,都感觉是走个过场,玩得不尽心。
    赵又欢咬牙,又没力气挥他几个巴掌,又往他脸上吐了口唾沫。
    他面无表情地擦掉,摁住她的腰,将粗大的肉棒用力往阴道里一顶。龟头凿开阴道的嫩肉,直直的顶到子宫颈口,疼的她叫出了声。
    “……祁严……你他妈……”
    “再骂?”
    他又狠狠地顶了两下,黑黢黢的肉棒插进来,捅开穴肉,恨不得连两颗卵蛋也一并塞进来。
    她不爽,用尽全身的力气又往他脸上添几道抓痕。
    祁严抓住她的手,鸡巴来来回回地往深处里插了好几下。到最后,两只手摁住对方的身体才射了出来。
    他下了药,又强压着她操了一回,对方早就没了力气。
    祁严也不勉强,还挺“贴心”的将她抱起来去浴室里给她洗个澡,只不过洗着洗着又在浴缸里摁着她又来了一次。
    王倩倩就在卧室门口,有些胆战心惊。
    这两天别墅里的动静她都听在耳里,她知道那个女人被祁严找了回来。只不过没想到祁严做的这么绝,直接带回别墅里,一点脸面都没给她留。
    那个女人和她住在一栋别墅里,明明知道最好不要去过问太多,她还是忍不住想要看看对方的模样。
    卧室里传来砸东西的声音,似乎隐隐约约就像打架一样。
    祁严这两年性格暴躁易怒,也不知道对方会遭多大的罪。
    说到这里,她反而还有些可怜那个女人。
    她将耳朵悄悄地凑近了房门,想要听听里面的动静,没想到祁严开了门,被抓个正着。
    她猛然一惊,被抓个正着的情绪里满满的羞愧。却发现祁严头上缠绕的厚厚白布和脸上的好几道抓痕,一时之间惊到说不出话来。
    从来没有人敢对祁严动手,乃至身为妻子的自己,都是战战兢兢。
    「本書發布于:3ω點И加2加q加q點c加ο加Μ(把加去掉)」
    --

炖肉H

- 新御宅屋 https://www.windows89.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