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年

囚饶 作者:金银不要黄

过年

      快过年的这两天,赵又欢听了祁严的话将店铺关了不再开门好好休息。燕城还在下着大雪,整座城市都裹上了银装。家里的仆人也陆陆续续遣散回家,只留下他们三个人在这个偌大的别墅里。

    她靠在祁律的腿上,整个人蜷缩在沙发里懒洋洋的提不起精神来。

    今天是除夕,但是赵又欢丝毫没有过节的气氛。往年的这个时候,她还待在A市那个温暖如春的地方,然后一大早起来就要忙上忙下的,要帮忙洗菜打扫家里准备一个下午之后和家人坐在沙发上高高兴兴的看着春晚节目。

    但是今年什么都没有。

    只有她路过街道时,看着霓虹灯张灯结彩的灯笼,还有各种新年节目才意识到,第一年来了。

    祁律用手指绕着她的发梢玩弄,低头去咬她的耳垂:“你怎么这么懒?”

    赵又欢将身上的被子往上提,只露出脑袋:“我累,睡不饱。”

    每天晚上都死命折腾她,第二天早上又逼着她早起,还想她二十四小时精力充沛,怎么可能?

    “今天想去哪儿过年?”

    “你们不在家过年吗?”赵又欢觉得有些古怪:“过年还能去哪儿过?”

    祁律挑眉:“我跟我哥从来不过年,跟平常一样吃点东西就行了。为了考虑你,才问你一下。毕竟你们女人嘛,还挺讲究节日氛围的。”

    她默了一会儿:“就呆在家里吧,外面还下着雪,我也不想出门。”

    “行。”祁律点头:“我叫我哥买点东西回来。”

    祁严早上去了皇城,现在还没回来。客厅里烧着温暖的壁炉,落地窗的设计能够一览无余庭院的景象。赵又欢跪在沙发上,雪花就像柳絮一样飘落下来伴随着微风轻轻扬在空气里,庭院里点亮着五彩斑斓的路灯。她两只手扶在沙发上,一时间被这场景吸引的入迷。

    她看到有个高大的人影戴着帽子出现在庭院里,有雪花落在他黑色的大衣上,手上还提了许多东西。

    赵又欢推了下身边的祁律:“你哥回来了。”

    祁律从沙发上跳起来,赶紧拿过一旁的外套边穿着边朝外面走去去帮忙接他手里的东西。

    一大堆乱七八糟的东西被放到餐桌上。

    赵又欢走过去打开袋子看了看,里面买的猪肉,白菜,还有一些水果和鞭炮烟花。她指了指放在口袋里角落的那个东西:“这是什么?”

    “奶油。”

    “你们等会要做蛋糕吗?”

    “不是。”祁严抖了抖身上的雪花,别墅里的暖气驱散了不少的寒气。他将大衣脱起来挂在一旁:“等会你就知道了。”

    莫名其妙……

    祁律将这些菜全部拆开包装:“哥,你怎么就买了这些?这也太少了吧。”

    “超市没有多少东西可卖了,能买到就不错了。”

    祁严将他手中的东西抢过来,拿着进了厨房:“今天就随便吃点,包饺子吧。”

    她看着祁严将猪肉拿出来仔仔细细的清洗干净,然后放在菜板上切成片状再用菜刀剁成肉沫,祁律正拿起一颗大白菜把它一瓣一瓣的分开清洗着。剁肉声和洗菜声交织在这个冷清的别墅里,似乎还增添了几分过年的味道。

    赵又欢站在一旁静静地看着有些许尴尬:“要不要我帮忙?”

    祁严抬起下鄂朝着那一大堆袋子示意:“那里还有蒜,你把它剥皮了给我。”

    她乖乖的应好,拿起蒜苗盘腿坐在沙发上一颗一颗的剥开。手上没什么指甲,蒜苗又极为辣眼睛,赵又欢速度有些慢,那边的祁严就开了口:“好了吗?”

    她干净将自己手中剥好的蒜苗递过去。

    “不够。”

    祁严从她手里拿过装了蒜苗的袋子,将一颗完整的蒜苗用菜刀一拍,整颗蒜苗就脱离了外皮。

    赵又欢看得目瞪口呆,就这么简单就能剥皮叫她一颗颗的剥干什么:“你能拍为什么叫我剥?”

    他嘴角上扬:“让你打发点时间。”

    过年(很甜的二更)

    祁律努嘴不太开心就他们两的互动,推了推一旁的祁严:“哥,快点拌馅包饺子,饿了。”

    祁严将所有料放在肉馅里开始有模有样的拌起来,还往里面放了个鸡蛋。馅料弄好了,买来的饺子皮就可以直接包了。他将馅料和饺子皮一同放在茶几上,祁律和赵又欢围着他一同坐在壁炉旁烤着火,三个人一同开始包饺子。

    外面天已经全黑了,还飘着小雪。她与祁严祁律一同待在这个偌大的别墅里围着火堆一起包饺子。说来惭愧,她在家的时候,赵妈不会让她做这些菜,她顶多帮忙洗菜之类的,但是做菜就实在是不行,更别说包饺子。

    赵又欢看了看祁严手下的饺子,包的十分精致好看,圆鼓鼓的肚子就像一个金元宝一样。祁律包的也还行,虽然没那么样子没那么精致但下了水不会露馅就行。

    她的……

    赵又欢看了看被自己弄破的饺子皮,有些无奈。祁律还故意用手肘撞了撞她:“自己包的自己吃,你看你包的什么玩意儿!丑死了!”

    ——傻逼。

    祁严那儿很快就包好了一盘:“先下锅试试味道。”

    饺子咕咚咕咚的往下跳,不过一会儿又慢慢浮了上来。煮熟的饺子冒着热气腾腾的香味,一个个圆乎乎的十分好看。赵又欢咽口水,她的确有点饿了。

    别墅里没有电视,也看不了春节联欢晚会。祁律便拿了自己的ipad充当电脑特意给她下了个视频网站让她找直播看。

    饺子皮很薄,里面的肉多汁又美味,一口压下去都能在嘴里溢出来滚烫的汤汁浓浓的在嘴里散发开来。

    “怎么样?”

    赵又欢十分诚恳的点头称赞:“真好吃。”

    比赵妈做的还好吃。

    突然,她的牙齿被一个坚硬的东西硌到,牙齿有些疼,把嘴里的饺子给吐到碗里。赵又欢捂着牙齿低头看向碗里的饺子。被咬破的饺子皮肉馅给露了出来……还有一个圆圆的硬币…正躺在碗里。

    她一时不解,呆愣愣的看着祁严:“怎么会有硬币……?”

    “燕城这边的风俗,代表好运。”祁严眉眼缓缓展开,笑意浅浅:“新年快乐。”

    她的心突然快速跳动了一下,疑惑,不解,好奇,甚至还有一丝开心,她不知道怎么形容这复杂的感觉,硬币静静地躺在碗里,赵又欢低声也回了一句:“新年快乐。”

    吃完东西之后跟着就要去放烟花,A市的家是好几十户人家聚在一起的楼层,没有像别墅这样宽敞的院子,更别说放烟花。

    黑色的天空上还飘着雪花,烟花被放在庭院正中央的位置。她站在门口全身包的十分严实,即使是这样都冷得不行,寒风一吹过来连眼睛都睁不开,赵又欢有些急躁:“你好了没?”

    “快了,急什么啊!”

    祁律拿着打火机慢慢走近烟花,点燃了引火线,星火迅速燃烧着引火线,咻一的一声即将要窜至天空。祁律迅速的跑到门口与她并站着,温热的大手捂住她的耳朵大声道:“要开始了!”

    啪——的一声,光彩夺目的烟花腾空而起,宛如在黑色的幕布上释放出华丽的翡翠流苏,天空万紫千红,千姿百态的繁花穿过无边的黑暗让人眼花缭乱。

    巨大的烟花在空中绽放,花瓣如雨,纷纷坠落,似乎让人触手可及。漂亮的烟花,绽放,落下,整个天空随着它的绽放而光彩。

    烟花绽放在天空的那一瞬间,她回头看到祁律绚烂的笑颜:“赵又欢!新!年!快!乐!”

    Bgm:打上花火。

    一想到后面的虐就很难过唉……明天上肉,奶油,你们懂得,可以吃珠珠嘛!!想要点亮四颗星!

    毒品

    “给你看样东西!”

    祁律拉着她转身就跑,身后是绚丽璀璨的盛放的烟花。赵又欢被他强硬的拉回客厅里一个劲的带着她往楼上跑。别墅一共三层楼,第三层楼她从来没有涉足过。赵又欢看着祁律拉着她走过第二层楼的拐角继续往上走,隐隐约约觉得有些不对劲却挣扎不了。

    第三层楼极为宽敞的走廊幽暗着没有光亮。偶尔透过一丝光亮穿过窗户更添了两分冷清。

    别墅里开着暖气,她还是觉得有些冷。

    “你、你带我来这里干什么……”赵又欢站在楼梯口的位置,祁律的大手握住她的手腕桎梏:“下楼吧……我、我还想吃饺子……”

    “怕什么?!”祁律强硬的捏住她的手腕,朝着更为黑暗的走廊里走过去,走廊深处有一处她未曾知晓的房间,那里是他和祁严的秘密。

    她能感受到祁严就站在自己身后,高大的身影将她包裹在其中。

    房门还上了锁,看着十分隐秘。

    祁律用钥匙轻而易举的打开。

    房间黑漆漆的一片,没有点灯。借着窗外的亮光,隐约能够窥见一些乱七八糟的东西。

    赵又欢下意识的往后退了一步,她害怕,毛骨悚然。刚好撞到身后的祁严宽厚的胸膛上,被他用大掌扶稳:“别怕。”

    祁律开了灯,里面的东西就看见一清二楚。白色的墙漆刷满了整面墙,规整的各种仪器摆放在桌子上。有许多瓶瓶罐罐堆在上面,看起来就像一个设备齐全的实验室一样。

    有什么东西正在被慢慢的揭开……赵又欢不自觉的浑身发抖,她不想知道和了解的真相就像被破土而出的新笋一样不受控制的展现她的眼前。

    祁律极为骄傲的给她介绍着眼前一小包不明粉末状的物品:“看到没?这是我将近一年时间做出来的毒品!”

    他自言自语着将那一小包白色粉末拿起来在她面前显摆:“我做了好久啊,终于做完了。我比我哥也不差到哪儿去吧?!阿欢,我不是废物!”

    他眼睛亮晶晶的带着光,手舞足蹈的给她讲解:“我去A市就是为了去找这里面最重要的原料,没想到在A市遇到你!阿欢!我太开心了!我将你的名字给它命名好不好?!叫欢愉怎么样?!阿欢!你开心吗?!”

    她开心吗……

    不……

    赵又欢整个人如晴天霹雳一般震惊在原地久久不能平复下来,那白色危险的东西在她眼前晃悠着,她的脖颈极为僵硬难以转过去,就连喉咙也似乎被人遏制住,许久后,嘶哑的声音发出来:“你们……这是……犯罪……”

    她从小过的没有多如意,普普通通的生活。纵然回归里有许多避讳的事情,但是也从来没有这么直白的摆在她的眼前一清二楚。

    她想到程毅复杂的眼神,想到被判刑的何劲,他们一直在犯罪,只不过没有这么直接的让她看的明明白白。她似乎被两个恶魔拖进了万丈深渊里,无法撕开夜幕这一层屏障透一丁点儿光。

    赵又欢毅然决然的想要逃离这样,转身就想冲出去,却被祁严堵在了门口:“我不想呆在这里!让我走!”

    他锋芒似箭的眼神直直的向她射过来将她内心所想一览无遗的看的一清二楚:“你在害怕什么?”

    “害怕这些毒品?”

    “——还是怕我们这些贩毒的犯罪份子?”

    她额头上冒着虚汗,咬住苍白的唇瓣抗拒着他咄咄逼人的话语:“我没有……我……我没见过这种玩意儿……”

    赵又欢知道现在最重要的就是不激怒他们。

    这些跟她有什么关系……跟她无关的……她只要好好的……好好的过完两年,安分的等着两年后何劲从监狱里面出来就好。

    其他的,什么都不需要干。

    赵又欢强扯出一个笑容:“我、我们回去好吗?我没见过这种东西……我害怕……”

    “你不怕么?”他眯着眼,危险的光芒从里透出来,不知道从哪里拿出刚才买的奶油:“你要是不怕,我们今天在这里做怎么样?”

    奶油?舔逼?舔胸HHH(二更)

    不……不能在这儿……

    她往后退了一步,又撞到祁律的怀中,被他紧紧的抱住亲了亲脸颊轻声的哄着她:“阿欢,你别怕。”

    她僵硬的身子被祁律放倒在地上,坐在她的腰间将她身上的衣服一层层的剥开。赵又欢瑟瑟发抖,似笑似哭的强扯一个笑容:“我们回去好吗……”

    身下是冰冷的瓷砖地板,肌肤紧贴在上面冷得她发抖。祁律将空调开了起来,大手捏住她的乳房揉搓着还啜了一口:“别怕。”

    乳尖被男人粗粝的舌苔舔舐,痒痒的。敏感的身子很快就有了反应。

    室内的温度正在上升,祁严将身上的衣服脱掉丢在地上铺垫好,祁律便很自觉的将她抱在衣服上面躺着。

    她看着祁严跟祁律慢条斯理的将衣服脱完,两个男人露出宽厚而又温暖的胸膛,祁严手里还拿着奶油,乳白色的奶油用指尖轻轻一抹,粘在他手上。

    就像做一个精致的蛋糕一样,他一点一点地涂抹在她的乳房上面,最后在小奶头上轻轻的点了点。

    祁律迫不及待的伸出舌头在乳房上面一阵乱舔,跐溜的吮吸声在房间里响开来,乳头被他用牙齿轻轻的啃咬着,参杂着甜腻的奶油一起吃起来完全不会觉得腻人,最后意犹未尽的舔了舔乳头:“哥,你买这个真不错!”

    祁律玩弄着乳房好一会儿,最后开始转向她的两腿之间的三角地带。

    光洁的阴户,肥腻的阴唇,白白净净的惹人喜爱。

    他用温热的大手盖住整个阴户,炙热的温度从手心传到下体,赵又欢忍不住发抖。手指在穴缝上来回的按摩,轻轻的摁在黄豆大小的阴蒂上摁压打着转,最开始是轻轻的,慢慢的,随后便加快了速度在女人的阴蒂上使劲的摁压。

    赵又欢伸直了脚尖,只是摁压阴蒂就来了高潮。

    有蜜液从花雪穴里淅淅的流了出来,沾染到身下的男人衣服上打湿了一小块地方。

    他捧着她的蜜桃臀,大手揉捏着她的臀肉,将嘴巴对准了穴口,却突然停了下来。

    祁律转头就在祁严手里拿了一些奶油涂抹在她的穴口上,乳白色的奶油陪着光洁白皙的阴户,再加上诱人的淫液。祁律吞了口唾沫,张开大嘴就将她整个阴户含到嘴里。

    先是用舌头把阴户上裹得厚厚奶油舔干净,带着一股骚味流进口腔里,祁律用舌头分开两瓣阴唇舔了舔阴蒂:“好好吃哦。”

    她全身赤裸着就像被放在菜板上的鱼一样动弹不得,气温高升的空间里憋红了一张脸:“我们别在这儿……行不行……”

    “不……呃呃呃……”

    祁律突然对准了阴蒂用舌尖用力的舔舐,她脑中白光一现,第二次高潮又席卷全身。

    “小逼配着奶油吃好嫩哦!”祁律轻轻的咬了一口阴蒂,看着赵又欢在他怀里发抖,身下的巨物已经抬起了头。他抹了层奶油在龟头上,厚厚的,贴着她滑腻的洞口来回的摩挲:“奶油真是个好东西!”

    祁严的肉棒也涨成一根炙热巨大无比的铁棍,也将奶油抹在一整根肉棒上,捏着柱身朝赵又欢的嘴巴递过去哑声道:“张口,给你吃根棒棒糖。”

    Pó18導魧棢祉:PO-Ⅰ⑧.C◎M

    -

    --

过年

- 新御宅屋 https://www.windows89.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