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事,我们用药

囚饶 作者:金银不要黄

没事,我们用药

      这个星期五的天气十分不错,整个天空呈现出清澈透明的蓝se,偶尔漂浮着几朵白云。这几天的天气都是出乎意料的好,连带着这几天的好事也接二连三。

    医生已经找到了相匹配的肾源正在和对方g0u通洽谈相关问题。而且还告诉他们,这段时间赵妈的恢复很不错,如果有可能的话这一个星期内可能会有醒来的迹象。

    赵又欢手里还拿着赵又喜洗g净的苹果大口大口的咬着,眯眼去看这八月份的太yan。没那么刺眼没那么炙热,淡淡的温暖从窗外透进来十分舒服。

    八月份,八月份?!

    她突然想起来赵又喜高考之后成绩应该就是早就在八月份就公布出来了,赵又喜坐在对面的沙发上低眉颔首,十分乖巧。

    赵又欢愣了一下,将嘴里的苹果迅速的嚼碎吞下去:“喜妹,你高考成绩应该出来了吧?考的怎么样?”

    赵又喜的成绩一直都很好,学习这方面从来不让家里人c心。

    赵又喜脸上表情淡淡的,目光投到赵妈的地方没有挪开,她的成绩早就出来了,七月底就出来了。那段时间因为赵妈生病的事情没有人注意到她,赵又喜凉凉开口道:“我通知书都要到了。”

    赵又欢这下子是真愣住了,这段时间太忙都把这么重要的事都搁脑后了。她抓了抓自己的头发有些许愧疚冒上心头:“对不起啊喜妹,这段时间太忙了……过几天我去给你买部新手机。”

    赵又喜抬头看向朝她咧嘴笑开的赵又欢,神se淡淡的。她想到那天她偷偷翻开赵又欢的手机,却什么都没有翻到。赵又欢不玩社交软件,手机没有任何的不对劲的短信和消息。

    唯一不正常的就是“祁律”。

    电话记录非常频繁,甚至一天之内高达三次。

    赵又喜低眉轻声说了一句:“不用了,我这个手机还能用。”

    “那能行?”赵又欢笑起来,对她而言没有什么b家人更重要的存在:“那什么……你考了啥学校?”

    “隔壁市的。”赵又喜:“a市的大学分数都太高,我的分不够。那个学校也是重点,只不过不在a市。”

    赵又欢虽然没什么文化,但是知道重点大学肯定差不到哪里去。她笑了笑:“没事,隔壁市离家近,只要能考上就行。”

    她手里的手机屏幕忽闪忽亮,喜笑颜开的脸瞬间就y沉了下来,赵又喜不动声se的观察她脸上的神情一言不发。

    赵又欢看了看手机来信,将手机放在自己的口袋里站了起来,强行拉扯出一个笑容朝着赵又喜笑道:“我有事,你在这里看妈。”

    “好。”她回答的很乖巧。

    房门被打开接着又被关上,才不过一分钟的时间,赵又喜就从病房里走了出去。护士站里有正在值班的护士,赵又欢的身影消失在了走廊拐角处的位置。她双眸紧紧盯着赵又欢的身影急急忙忙的跟护士打了个招呼:“姐姐,我现在有事出去一趟。我妈麻烦你照顾一下。”

    …………

    一个星期有一次的心理治疗,今天刚好落到治疗的那天。那家医院会按时给她发短信提醒她记得去做心理治疗。赵又欢与面前的这个心理医生待在一起,门外是等候的祁律和祁严。

    过了好一会儿,她才从房间里走了出来,陪着医生下楼时看到祁严和祁律正坐在沙发上抬头看着她。

    祁严朝她招手:“过来。”

    赵又欢眉宇皱起,眼神里闪过一丝厌恶。脚下的动作却不由自主的走上前去迎合男人的指示。身旁的心理医生在给这位病人做治疗的时候,除了发现她特殊的心理疾病之外,还发现她的x冷淡主要原因是对于这两位祁先生的抗拒与厌恶。病人的xa如果是强行或者被迫,长时间就会导致x冷淡的产生。

    她有些心疼这个nv孩的遭遇,微微顿了一下:“祁先生,x冷淡的患者在xa时最好不要采取极端的强迫手段……可能对加重病情。”

    祁严逗弄着怀里的赵又欢没有说话,反倒是祁律回了她一句:“嗯,知道了。”

    主人的语气很是冷淡,已经算是非常直接的驱客令。医生带着有些可怜的目光投向那个正在祁严怀中瑟瑟发抖的赵又欢,却没有什么办法,只能离开了这栋别墅。

    赵又欢坐在祁严的大腿上,男人身下的巨物如火bang一般的炙热隔着衣物紧贴着她的大腿肌肤。祁严的眼神漫不经心,修长的手指划过她锁骨处的位置朝着更深的地方移过去。他每动一下,赵又欢就抖一下。整个人成了筛子般在他怀里发抖起来。

    祁严轻轻叹了口气:“不是有在治疗?怎么反应还那么大?”

    只要一接近这两个男人中的任何一个,就忍不住的发抖,恶心,冒冷汗……那么迎面而来的压迫感就犹如一座巨山一样压在她的脊梁处让她喘不过气来。

    祁严b祁律还可怕——至少祁律的喜怒哀乐都会形表于se。

    她垂头,牙冠处微微颤抖:“不、不知道……”

    男人的手逐渐下移,从她的锁骨处到了x部的位置。r0ucu0了两下后又渐渐往神秘的三角地带滑过去……赵又欢一把握住祁严不安分的大手,强忍着内心的恶心,一字一顿道:“医生说了……我不能……”

    祁严挥开她的手,轻飘飘的动作却让赵又欢能够感受到男人身上的力量。他凑到她耳畔处低声笑了起来,让赵又欢感到毛骨悚然:“没事,我们用药。”

    划重点,“我们”。日常投喂,日常吞猪嘻嘻嘻,下章吃r0u,你们想看什么姿势?网不好,上po回复很困难,明天去问一下网络,可能不能全部回复啦对不起(t  .  t)んàItàйɡshù Wù..△C⺋M

    -

    --

没事,我们用药

- 新御宅屋 https://www.windows89.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