哥,这个女人的B好爽

囚饶 作者:金银不要黄

哥,这个女人的B好爽

      安静的别墅里,祁严刚上楼就听到房间里传来男nv的sheny1n。他拧眉有些不悦,没想到祁律把nv人带回家里来玩,还没敲门,祁律就穿着睡衣开了门笑嘻嘻的跟他打招呼:“哥,今天回来挺早的啊!”

    祁严脸上神情淡淡的,身上的黑se西装穿在身上给人一种不怒而威的气势,他站在门口,隐隐约约听到有nv人的sheny1n声:“你把nv人带回家了?”

    祁律天不怕地不怕,就怕祁严这个同胞兄长,什么地方都b自己强就算了,明明同样的年纪,看着偏偏要b自己成熟千倍。

    他讪笑着,作出一副讨好的态度:“那什么,哥,你去休息吧。”

    祁律的神se不太对劲,祁严挑眉,将手放在他房间的门把手上想要拧开一探究竟。他站在门口,堵着祁严不让进去,祁严从来不在他玩nv人的事情上多有过问,只不过要是让他知道自己给那nv人下了药,估计没自己的好果子。

    “哥……”

    “让开。”祁严淡淡的声音传来过:“我不说第二遍。”

    他吞了口唾沫,把身子侧过去两分,祁严便直接推门而入。昏暗的房间里,窗帘遮得厚厚实实的不让一丝yan光透露,房间里充斥着浓浓的q1ngyu味道,带着一gu腥酸味。祁严知道那是jingye的味道。

    锃亮的皮鞋踩在木质地板上发出清晰的声音,他往前走了两步,立在那铺乱成一团的大床旁,低头看见躺在上面的nv人。

    全身ch11u0着,双腿之间还带着一丝g涸的血迹。面部cha0红,额头上全是汗水,微微张开的小口不停的sheny1n着。他将目光移到她的短发上,觉得有些熟悉。转动自己的扳指,眯眼回忆这个nv人给他的印象。

    “祁律,这不是酒吧里打你的那个nv人吗?”

    “啊、是。”祁律往前走了两步,挡在昏迷的赵又欢面前,生怕祁严看出什么不对劲:“就是她。”

    祁严的黑眸深不见底,只刚才那一眼他就知道了这个nv人不对劲:“你给她下药了。”

    肯定的语气没有参杂一丝疑问。

    祁律讪笑着:“她、她太g了,我……”

    “祁律,我有没有说过你玩nv人也要有个限度?”祁严将目光看向这个跟他长得一模一样的弟弟,长兄为父,他的气势天生就压祁律一头:“给一个不愿意的nv人下药我可没教过你。这个nv人给我送回去。”

    他转身离开这个房间,不需要听到祁律的回答。

    祁律暗骂了一声,看着祁严离开的身影,低头坐在床边看着赵又欢满脸的cha0红。他将手指往她花x里搅了两下,里面还是sh的厉害。他心情有些不爽,伸手扇了她的小nzi骂道:“c!母狗只会发情!”

    他坐在床边不知道怎么做,祁严向来说一不二,可是他还没把这个nv人玩够不想送他回去。祁律抓了抓头发,脑子里灵光一现。

    祁严回了自己的房间,这一路上风仆尘尘让他身上有些疲倦,他在浴缸里眯眼躺了好一会儿,才拿起身旁的浴衣穿在身上,毛巾擦着黑发踏出浴室的门。

    他的浴室是卧室里自带的,只要出了浴室就直接是卧室里面。他身形十分高大,浴衣包裹身躯露出来的x肌十分显眼诱人。

    祁严站在浴室门,看向自己卧室大床上那对jiaohe的男nv,眉宇之间隐隐约约可见发怒的气势:“祁律……”

    祁律将赵又欢抱来了祁严的卧室,roubang塞在她紧致sh濡的甬道里来回进出,那里面的nengr0u就像生了爪一样紧握住他的roubang,爽的他眯眼叫唤:“哥……这nv人好紧啊……我c……太爽了……水好多……”

    roubang如同一把刀刃一样刺进赵又欢的肚子里,加上春药的缘由让她不断的sheny1n:“……嗯……呃……不、不要……嗯嗯……”ji8穿进去时里面的汁水就咕唧的叫出声。

    祁严被她曼妙的sheny1n所x1引,上前走了两步。浴袍下的巨物早就已经抬起了头一副要发作的模样。

    他的黑眸在赵又欢的樱桃小嘴上打了个转,想到那天酒吧昏暗灯光下,她不停吞吐祁律roubang的模样。

    就像被美人鱼引诱的渔夫一样,他掀开了自己的浴袍,自己的弟弟还在这个nv人的花x里冲刺着。他将自己ji8对准了nv人的小嘴:“给我t1ant1an。”

    休息一天,今天又是四更。后天再放r0u。

    祁律:我真他妈是个小机灵鬼!んàItàйɡshù Wù..△C⺋M

    -

    --

哥,这个女人的B好爽

- 新御宅屋 https://www.windows89.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