囚饶 作者:金银不要黄

      当着祁严的面,祁律也无所畏惧的将自己的ji8露出来,兄弟俩以前就经常一起上一个nv人——

    祁律走到赵又欢的身边,趴在地上的赵又欢毫无生气,头发短短的,他索x拎着她的衣领迫使她抬起上半身,整个人跪在地上,背部却挺得笔直,j蛋大的guit0u光是看见美人受伤的画面,马眼都忍不住吐出些yye。

    他捏着r0u柱,将guit0u在她的唇上细细的摩挲着:“给爷t1ant1an。”

    赵又欢抬头看他,眼睛蹭亮,x腔里的熊熊怒火燃烧,那双眼睛亮的出奇,满满的对他的厌恨。她被一个男人这样侮辱!她宁愿同归于尽!

    赵又欢张嘴过去想要把眼前男人黑黢黢的roubang用自己的利齿将它咬断,祁律看出来她的不对劲,连忙将她甩在一边:“c,还想咬我?”

    他直接挥了一巴掌过去,五个指头印在她白皙的脸庞上,很快就肿了起来。她倔强的眼神就这么直直的看着他,看的祁律心里有些没数,打过她的手掌烧的厉害。

    祁律将打过她的手背过去,不自然的咳嗽了一声:“你要是不给我口,我就把你交给酒吧里的领事,告诉他你是个t0ukui狂,来男厕所偷看男人。”

    赵又欢怒瞪着他,什么偷看男人,她自己就是个男人!但是她不能……赵妈年龄越来越大身t也差,再加上喜妹考大学要的是钱……她绝对不能丢了这份工作。

    想到这里,赵又欢缓缓闭上了眼睛,颤抖着身子将嘴唇凑到那根又黑又粗的ji8上面,张开嘴将它含了下去。

    她从来没有接触过男人的这种东西,就像一根r0u柱一样在她的口腔里戳来戳去,恶心得她直反胃。祁律才把ji8放了进去就觉得roubang被整个温热而又柔软的地方给包住。进出时候nv人的贝齿轻轻划过他的guit0u带来灭顶般的痛感。

    男人但凡在情事上称心如意,就连语气都要好上几分。

    祁律沙哑着声音,极为温柔:“嗯……好爽……ji8真爽……用你的舌头t1anguit0u上面的地方……”

    他闭着眼享受着这份快感,胯部一下下的挺进,ji8附近的那团杂毛刺的赵又欢脸皮疼,她双手握拳强忍住自己,那个身形健壮的男人在旁边就这么盯着他们的一举一动。

    她打不过那个男人,只好听从祁律的话尝试着用舌头t1an舐着guit0u上凹处的小缝。舌苔划过那个马眼,祁律立马都抖了身子,低头看着自己的roubang在她的口里进进出出,只不过总觉得有些地方不对——

    平时其他nv人给他k0uj的时候,祁律玩的起兴便会扯着对方的头发不顾她人的si活疯狂进出。眼前的nv人头发太短了点,他伸出手在她的头发上抓了一把,什么都没捞到。

    不过没关系——

    祁律开始加快速度在她口腔里进出,大ji8在她的口腔里不断的挺出,guit0u好几次到了她的喉咙让她有了恶心的感觉:“c!c!真爽……哦哦哦……csi你!”

    他拉着她的肩膀si命的将ji8挺到最深处位置,在最后关头,他终于忍不住抖了抖身子,子孙袋一缩,jingye直接s到了嘴里。

    把赵又欢刚放开,赵又欢立马从地上撑着在洗手池里面呕吐着jingye,用清水不断清洗着自己的口腔。

    祁律眯着眼看她,将ji8放到k子里,拉链的声音在整个卫生间里十分明显,这nv人头发应该续长一点——哪有nv人顶着个板寸头的:“你叫什么名字?”

    赵又欢没有回他。

    “我觉得你还不错,跟了我,以后你不需要来男厕所里再偷偷看男人。”祁律笑了笑,酒足饭饱后的他心情舒畅:“我ji8够大吧?”

    赵又欢面无表情的低头洗漱着口腔,对于祁律的话她选择闭嘴不答。

    “唉?你叫什么名字啊?你不说我就去找领事——”

    “张婷婷。”

    祁律一愣,没想到赵又欢有这么个娇弱的名字。

    站在旁边的祁严将所有过程放在了自己的眼里,语气淡淡的:“舒服了?可以走了?”

    他问的祁律,对于赵又欢根本就没有多加理会。只不过身下突出的一团出卖了他自己。在赵又欢给祁律口的时候,他就y了。

    “行,走吧!”祁律从口袋里掏出一把钱,数不清的百元大钞塞到她衣服里,趁机还m0了一把赵又欢的x,有点小,要多x1才能大:“爷下次再来找你!”

    这文的收藏太低了。。。可能会不写了。。。唉。。。有没有读者吱一声鼓励我一下qaqんàItàйɡshù Wù..△C⺋M

    -

    --

- 新御宅屋 https://www.windows89.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