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段阅读_第 269 章

我年纪轻轻想守活寡[穿书] 作者:公子闻筝

分段阅读_第 269 章

      床边的陆励行笑了一笑,随后轻手轻脚离开房间。

    回笼觉一睡也不知道睡了多久, 醒来时,窗外的阳光有缕缕透过窗帘的缝隙晒了进来, 有些刺眼。

    纪轻轻醒来的瞬间,浑身如被车碾过般的酸痛潮水般涌来,luo露的颈脖、手臂以及胸前, 印着无数斑驳的印记,提醒她昨晚发生了多荒唐的事。

    她掀开被子,悄悄看了一眼。

    惨不忍睹。

    她猛地将被子盖上,瞌睡瞬间清醒, 昨晚的记忆一股脑的向她袭来。

    “好累……”

    “痛……”

    “不要了……”

    面无表情看着头顶天花板,潮红从脖子渐渐红到了耳朵尖,被子蒙头,随后发出一声痛苦的哀嚎。

    喉咙有些疼。

    昨天晚上口不择言,她都说了些什么?

    那些难以启齿平时不敢说的话,昨晚被陆励行哄着说了个遍。

    太羞耻了!

    果然,无论男人表面看上去无论多么衣冠楚楚,多么正经,只要脱了衣服,都是禽兽。

    陆励行还是个没有自控能力的禽兽!

    说好了不来了,都抱她去洗澡了,却在浴室……

    没有信用!

    纪轻轻咬牙切齿起床,动作过大,身体一僵,下身的不适感让她倒吸了口凉气,强行忍住了,慢步走去洗手间,洗漱后坐在梳妆台前,看着自己脖子上的痕迹,无奈用粉底耐心遮掩。

    这么热的天,不遮一下她连房门都不敢出。

    粉底用了小一半,才堪堪将脖子手臂上的痕迹遮盖住,检查无误后下楼。

    陆老先生和陆励行正坐在沙发上谈事,她扶着楼梯慢悠悠的走到客厅里对陆老先生道:“爷爷,不好意思起晚了。”

    陆老先生上下打量了她一眼,“你这声音怎么回事?病了?”

    纪轻轻微楞,忙笑解释道:“昨天嗓子喊坏了。”

    说完又是一愣,过于虚心的纪轻轻脸又红了。

    这解释好像越描越黑。

    陆老先生点了点头,“昨天受了惊吓,是该好好休息。这两天你就待在家休息两天,正好也和爷爷一起准备你们结婚的事。”

    在陆老先生说话时,陆励行起身将纪轻轻扶坐在沙发上,以目光询问她身体的状况,被纪轻轻瞪了回去。

    见两人眉来眼去,陆老先生低低咳嗽了一声。

    “轻轻,你在听我说吗?”

    纪轻轻回神,连忙点头,“在听。爷爷您放心,这几天我就在家陪您。”

    “主要是你们两婚礼的事,还有励行,你公司事情不多的话就早点回来,结婚又不是我和轻轻的事,你一个男人怎么能甩手给自己老婆?”

    “不不不,”纪轻轻连忙道:“他公司的事忙,男人嘛,重要的是事业,我能理解,婚礼的事,不用他,这不是还有您和裴姨帮我把关吗?足够了。”

    有句成语怎么说来着,食髓知味?

    她是真不想夜夜洞房当新娘,太累了。

    男人还是忙点好。

    陆励行在她耳畔低声一笑,她耳朵莫名烧得慌。

    “对了,昨天那事警察已经调查清楚了,嫌疑人已经确定是个精神病患者,警察也找沈薇薇录过口供,沈薇薇也承认那天在电梯里确实和嫌疑人提起过你,但是她也没想到嫌疑人会对你做出那样的事。”陆励行眉眼微沉,眼底闪过一抹危险的凝重,“警方表示,这事和沈薇薇无关。”

    纪轻轻点头。

    这事当然和沈薇薇无关。

    除非有明确的音频录像证明嫌疑人绑架她是沈薇薇唆使的,否则这事和沈薇薇沾不上半点关系。

    门外传来火急火燎的脚步声,玄关处裴姨笑着喊了一句:“二少爷回来了。”

    陆励廷从外走进,头上汗还没干,气喘吁吁走到客厅里,目光直勾勾望着纪轻轻。

    陆老先生眉心一皱,脸上写满了不悦,“风风火火像什么样?先去洗把脸。”

    陆励廷一双眸子紧紧盯着纪轻轻看了一会,却因为身侧陆励行目光太过凌厉,而不得不将目光收回。

    “我听说,昨天你被人绑架了?”

    纪轻轻没想到他会问自己这事,但是估计应该是听说了这其中

分段阅读_第 269 章

- 新御宅屋 https://www.windows89.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