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段阅读_第 115 章

重生八零小锦鲤 作者:云九朵

分段阅读_第 115 章

      柔美的女子身上,也同样发现了咒术,此咒却为情咒。

    葡萄:“……”

    这特么什么**子。

    不对!

    葡萄猛地抬头,又用神识将整个村子里的人,仔仔细细地扫了一遍,最后又找了七个被施了咒术的人。

    清一色的女子!

    咒术这种东西,多多少少都有一些后遗症。

    拆东墙补西墙,气场和本身就会有些不合,容易出现破绽。

    就像王湘,身体一日不如一日,鬼怪之类的,便会趁着她虚弱的时候,借机上身,指不定还会夺舍。

    葡萄再一联想,昨天自己抓到的几只,和今天陈神抓的几只,不多不少,刚好十只,至于路上的那几只,与它们这种专门□□用来附身的还是有些不同的。

    yin魂的修练也是有功法的。

    葡萄用了大半晚上的时间, 将那些被施了咒术之人的咒术清除,又用灵力将他们身体的恢复,这一切做完,已经过了夜里十二点。

    她在门口打了个禁制,倒头就睡。

    花花就睡在门后的扫把上。

    到了半夜三点,花花突然又叫了起来,葡萄猛地从床上坐了起,瞧见门口站着个人,黑乎乎的看不清脸。

    可她一眼就瞧出了,这不就是昨日把她骗去坟场,最后又借着王湘之手想要杀她的老头吗?

    花花的叫声很大,可偏偏整个王家人,都睡得死沉沉的,就连跟葡萄同睡一屋的王老太,都像是什么没听到一样。

    葡萄暗道一声糟糕,被人入梦了。

    梦境与现实最大的不同,梦境是心中生活的影摄,虚虚实实。

    葡萄缕清这一点,也仅仅是一息之间,花花尖叫着,拍着翅膀朝那人抓了过去,一爪子挥在他的脸上,一张皮从左眼一直扯到下巴上,半张脸就那么耷拉了下来。

    另半边的脸却笑,一只干枯的手,一把拎住了花花的脚,另一只手,将另外的半边脸扶了上去,一张脸在一瞬间又粘在了一起,中间一条深深的印痕,迈开步子朝着葡萄走了过来,“有人想要你的命,我也只不过是拿人钱财,□□!”

    葡萄心头一凛。

    这又是个纸……

    昨天那个人,应该比她想象中的还要厉害,或者说,所修的功法更为诡异。

    葡萄头皮发麻,调动体内的火灵之力,打出一道符,同时出手,向纸人的手腕抓了过去。

    希望能将花花给救下来,可偏偏纸人的手腕像是钢筋铁骨一般,纸人另一只手扣在了她的腕上,像上了锁一般,葡萄怎么挣扎都开不。

    花花尖叫着,朝着它的身体一直啄,腰间被啄出了个大洞,纸人不知疼。

    葡萄深吸了口气,将火灵之力,布满全身,那只扣在她腕上的手,开始发烫、发热,不一会就燃烧了起来。

    整个纸人也烧了起来……

    花花被烫得哇哇大叫,挣扎了纸人的钳制。

    葡萄不敢放松,神识全开,不出所料,在门口又出现了个人影,是纸张烧成的沫被风一吹,自动粘在一起,幻化而出的。

    “你就这点能耐?”

    纸人缓缓开口,嗖嗖地笑了两声。

    葡萄深吸了口气,花花警惕地挡在她的面前。

    “我的能耐不止这些!”

    既然火攻不行,好就试试水,她曾经摸到了风雨的边缘,风与水结合在一起的术法,可以变幻无穷,可偏偏她领悟的,也仅仅是边缘,就被人突然偷袭,元神受伤。

    葡萄抬手打了个复杂的禁止,水灵之力,加上土灵之力,一起融入了禁止之中,朝着纸人扑了过去,在它的身体周围绕了一圈又一圈。

    纸人嘿嘿笑道:“你以为这样就能困得住我?”

    “我以为这样还远远不够!”

    葡萄抬头,冲着对方嫣然一笑,手中又打出了一道禁止!

    水和土,混在一起便是泥泞。

    如果,再加上火,不知道泥土和纸灰混在一起,能变成什么样子?

    葡萄的好奇心一起,手上就只剩下一道道残影,念了一句:“去吧!烧死这个王八蛋,

分段阅读_第 115 章

- 新御宅屋 https://www.windows89.com